外國人都比較厲害?錯!過度的謙遜只會讓你更沒自信
圖片

剛到哈佛法學院的時候,我很害怕。同學各個年紀輕輕,卻都像有著三頭六臂。聽他們自我介紹,堪比觀賞好萊塢大片。每個人的豐功偉業,我就算用三輩子追趕,都似乎看不到車尾燈。那種不如人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時,同儕在我心中,可謂仰之彌高、望之彌堅。我帶著一顆滿滿的敬畏之心,戰戰兢兢地過了大半學期,感覺自己就像披上了隱形斗篷一樣,毫無存在感。

冬日午後的一堂研討課上,當我再次又敬畏又無助地看著侃侃而談的白人男生同學,腦袋正默默地打算登出之時,一瞬間,我的任督二脈好像被打通了。我突然理解到,他說話的內容其實一點都不怎麼樣!他很有自信、很會包裝,但他天花亂墜的表面下,其實也不過爾爾。

我驚訝極了!那一刻,我真不敢置信我被像他這樣自信爆表、能言善道、金玉其外的外國同學們,嚇唬了大半學期!

就是嘛!台灣學生在高度競爭的教育體制洗禮下,可以說都是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實力怎麼就會不及其他人呢?

但若果真如此,為什麼我們在外國人面前,往往感覺自己矮人一截,好像連講話的勇氣都沒有了呢?

不展現出適度的自信,在美國誰也看不見你

最關鍵的原因是:在台灣學生身上,很難找到美國學生散發出的那股渾然天成的自信。

台灣學生往往實力不比人差,卻因為沒有自信而不被聽見、不被看見,更不被重視。人在做,天不知道有沒有在看,但老師和老闆就是看不到,久而久之,甚至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能力了。於是,我們親身體驗了「外國人都比較厲害」的迷思,它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覺得自慚形穢。

台灣學生從小被環境訓練,要以謙遜、不出頭為美德:考了一百分時要推說是自己運氣好,選班長時眼睛要瞪著地板看,頭要越低越好,恨不得鑽到桌子底下,不要被老師發現,就算倒楣被點名了,仍然要大力推辭一番。

這種「謙遜」文化不鼓勵會招風的大樹,更不鼓勵個人的獨特性。它讓我們常常把十分的實力講成七分,只因為我們害怕和別人不一樣。

在台灣,這種潛規則或許行得通──畢竟嫻熟遊戲規則的我們,都知道要把別人謙遜過後的七分加回該有的十分。在這個情境裡,謙遜是做人的美德,而裝弱是生存的手段。

但是,美國社會普遍崇尚有自信的表現,過於謙遜可會讓人吃盡苦頭──重自信、重表現的美國學生,常會把十分的實力表現成十二分的樣子。於是,假設台灣學生和美國學生原本同樣是十分的實力,在一來一往之間,看起來就像差了一倍。

過分的謙遜,只會讓你更不敢表現自己

更慘的是,我們常將自己所習慣的謙遜,投射在身旁的外國同學身上,自動又把他們已經吹牛成十二分的實力,視為是從十五分「謙遜」下來的。如此一來一往之間,真的是不嚇死自己才怪。

而這樣的惡性循環,不只讓自己在美國的老師、同儕眼裡成了隱形人,更會嚴重打擊自己的信心,甚至導致連應有的實力、應有的表現都無法發揮,讓本應發光發熱的留學/工作生涯,加倍辛苦吃力。

在美國過了大半學期,我終於理解到這一點,我終於停止自己心中無限輪迴的造神運動,開始以平常心看待身旁的外國同學。

我發現了一件再平凡不過的道理──就算在哈佛法學院,身旁的同學也如同任何地方一樣有弱有強,而身為留學生的我,能夠身處其中,也代表自己擁有一定的實力和潛力,絕不是「每一個外國人都比較厲害」。

我更體會到,儘管有些外國同學的「吹牛功力」有點太過頭並不可取,但我從小習慣的謙遜、裝弱文化,在這裡也無任何用武之地。於是漸漸地我開始主動發表意見、擔當領導討論或報告的負責人,一段時間後,便成功讓老師和同學正視到自己的表現,對自己的信心也油然而生。

在此想鼓勵所有和過去的我一樣,陷入過於謙虛與自我懷疑輪迴中的朋友們:過分的謙遜會讓你看不清別人的實力,更會讓你不敢表現自己的實力。過分的謙遜,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畢竟,那份對自己的信心,不正是身而為人,最自然、最基本的表現嗎?從今以後,請不要再用謙遜偽裝你的沒自信。一個有實力、有自信的人,不應該為了害怕而不表現。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美國學生,你們沒有比較聰明:關於教育,我有話要說
「出國一條蟲」的亞洲學生──其實,外國人真的沒有比較厲害
【台灣人的哈佛故事】聯合國總部擔任友邦代表,讓她決定重回哈佛校園──專訪甘迺迪政府學院、台灣哈佛同學會會長謝佩芬(上)

《作品推薦》
「抱歉,這裡不是政客訓練班」──哈佛甘迺迪學院最受歡迎的一堂課:政治人物的養成(一)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arco Saroldi@Shutterstock

謝佩芬/Taiwanese Table

謝佩芬,台北人,在波士頓和曼哈頓繞了一圈後,又回到台北。
哈佛法學院法學碩士畢業後,投身紐約聯合國總部,擔任友邦的外交代表人員,之後重回哈佛甘迺迪政府學院。
結合法律人的理性和雙魚座的浪漫,是一個現實的理想主義者。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