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這裡不是政客訓練班」──哈佛甘迺迪學院最受歡迎的一堂課:政治人物的養成(一)
圖片

每學期初,哈佛大學的甘迺迪學院,總是有幾位名師的教室,被熱情殷切的學生擠得水洩不通。這般景象通常會熱鬧上一兩個禮拜,在加退選期間結束後逐漸回復平靜──唯一的例外是 Steve Jarding 教授開設的「政治人物的養成」(The Making of a Politician)──這堂課從學期初到學期末,永遠坐無虛席。


如果你的選課籌碼(註)不夠多,絕對選不到這堂課,甚至因為教室座位有限,連學生是否得以旁聽,都必須抽籤決定。而儘管許多旁聽生必須(違反學校規定地)坐在地上聽課,他們仍然毫無怨言,堂堂來報到。

究竟哈佛甘迺迪學院最受歡迎的這一堂課,有什麼魅力呢?

「抱歉,我們不(只)是政客培訓班」

先從 Steve Jarding 教授說起。和其他許多甘迺迪學院的教授類似,Jarding 教授有著豐富的實務經驗──他專門為政治人物進行口說表達及媒體訓練,並多次擔任不同政治人物的選舉總幹事。

Jarding 的客戶不僅遍及美國不同層級的政府,甚至時常飛越各大洲,訓練(不見得會說英文的)各國政治人物。

第一堂課上,Jarding 開門見山地說,「政治人物的養成」這個課名取得不好,容易讓人以為是「政客培訓班」。其實政治人物所需要的許多表達與溝通技巧,同樣適用於其他各行各業。

但其實這個課名也沒有那麼差:因為儘管各行各業對社會都有或大或小的貢獻,但沒有一個行業像政府一般,能夠觸及社會的每個角落。

因此,「如果政府與政治對人類社會如此重要」,Jarding 問台下的同學們,「為什麼你們這些最優秀的人才,常常不願意投身其中呢?」

為什麼呢?因為很多人認為自己不是天生的演說家,很多人認為自己不知道如何籌措競選經費或如何選舉,還有很多人認為政治太過腐敗骯髒,因此避之唯恐不及。對 Jarding 來說,他的使命就是訓練有潛力的未來領導者克服這些障礙,讓他們能在政治領域中施展所長,貢獻於社會。「政治人物的養成」這堂課,就是著重於學生的口說表達及媒體訓練。

有效溝通的重要──比爾 ‧ 柯林頓四年內的轉變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口才能訓練嗎?很多人認為好的口才是天生的。看看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就知道,從三十年前的年輕氣盛到如今的滿頭白髮,不變的是他那口若懸河的口才及迷倒萬人的群眾魅力。難道他不是天生的演說家嗎?

還真的不是。

讓我們倒帶回到 1988 年的民主黨代表大會。當時的阿肯色州州長柯林頓受邀擔任主講人,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又帥又年輕的政壇新秀柯林頓,演講起來卻又臭又長,完全沒有魅力。台下觀眾聽到發呆的發呆、聊天的聊天、喊口號的喊口號──這些畫面在全國電視機前放送,連記者都毫不留情地虧柯林頓話太多了。



黯然走下講台之後,顏面盡失的柯林頓要求幕僚立馬替他找一名演說訓練師。在短短四年內,當柯林頓以總統候選人之姿出現在全國媒體前時,他已經是一位口條極佳、充滿群眾魅力──我們後來所認識的那個他了。



柯林頓的轉型,無疑是打破「天生演說家」迷思的最佳例子。學期之初,Jarding 教授就向我們保證,口才及表達能力可以經由後天訓練而增進。不論你的起跑點在哪,永遠都有進步的空間,而任何人經過有系統的媒體訓練,絕對都能突飛猛進。而「媒體訓練」(media training)包含的不只是口說,更是透過聲音、表情、肢體語言等傳達訊息的一項技能。

這項技能不只適用於政治領域,其實從談情說愛到商場談判,無一不需要良好的口說及表達技巧。可惜我們太常直接假設好口才是天生的,因而放棄訓練、改進及磨練的機會。就連在哈佛甘迺迪學院,這樣的課也都是鳳毛麟角。所以 Jarding 教授「政治人物的養成」這堂課,才會成為哈佛甘迺迪學院最受歡迎的課。

在這堂課上,Jarding 則用實際演練的方式教學,要求我們練習演講、接受採訪,甚至模擬總統辯論,此外還要製作兩支總統競選廣告。

你現在相信口才是可以訓練的了嗎?你把「選課籌碼」準備好,要一起來進一步探究這堂課了嗎?(待續)

註:哈佛大學每一個學院有不同的選課制度,其中甘迺迪學院採競標(bidding)方式選課。每一位學生手上會有一定的(虛擬)選課籌碼(bids),若一堂課的選課人數超過修課人數上限,則會進入競標,以學生的「出價」高低決定修該堂課的優先順序。

《關聯閱讀》
哈佛大學最「狂」的一門課──「如果你沒聽過 CS50,請別說你讀過哈佛」
【台灣人的哈佛故事】聯合國總部擔任友邦代表,讓她決定重回哈佛校園──專訪甘迺迪政府學院、台灣哈佛同學會會長謝佩芬(上)
【台灣人的哈佛故事】「領導與溝通,不該是少數人的專利」──專訪哈佛台灣同學會會長謝佩芬(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teve Jarding on Money and Politics 影片截圖、附圖/謝佩芬 提供

謝佩芬/Taiwanese Table

謝佩芬,台北人,在波士頓和曼哈頓繞了一圈後,又回到台北。
哈佛法學院法學碩士畢業後,投身紐約聯合國總部,擔任友邦的外交代表人員,之後重回哈佛甘迺迪政府學院。
結合法律人的理性和雙魚座的浪漫,是一個現實的理想主義者。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