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篇】打破「學歷高才有好出路」的迷思,讓臺灣成為多元人才的搖籃
圖片

為何我們要出國?

我在台灣念大學,擁有歷史系及國際企業系雙學位,2013 年畢業後,我在台北工作了約一年,職務是外商海運的營運專員( Operation Specialist )。

2015 年,我辭職赴英國留學,攻讀工程與電腦科學 (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 )碩士 。

其實,原本我打算留在台灣唸研究所:我希望念資訊或科技管理相關的科系,因為在大學時發現,台灣在人文領域方面,非常缺乏管理科技的人才──例如除了故宮博物院擁有較先進的科技以及資訊系統外,許多博物館還是採用人工管理的方式。

此外,由於大學時曾經在科技業實習,我也希望可以藉由研究所的訓練,累積資訊相關技術,未來能多出進入科技業工作的選項。

然而一切直到開始申請研究所時,我才了解到──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台灣的高等教育體系問題

台灣的研究所多半採用美國制度,也就是所謂的「研究型碩士」:研究生考上以後,通常必須盡速選擇指導教授。研究所一般修業時間是兩年,然而大多數學生無法在兩年畢業──因很多時候指導教授只是為了讓研究生幫忙做事,便想盡各種辦法讓研究生留在身邊。而博士後研究員、助理教授等,更常有被大牌教授「凹」而有苦難言的問題。

當然,還有沉痾已久的所謂「學界派閥」問題:猶記得當時某位朋友,明明考上了台大資訊工程所,卻因為自己在學校時投入的研究領域,沒有任何教授願意收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進去交大;某位朋友,則因為父親與某大學教授關係良好,即使他的能力在班上沒有特別好,照樣進了頂大的資工所。

像這樣的現象,在台灣屢見不鮮,許多有志報考研究所的學生於是開始口耳相傳:「最好在大學時,就要積極和學校教授打好關係。」

此外,還有現實的「出路」問題:許多人在台灣念完博士班已年過三十,然而在台灣的社會,若三十歲才進入職場,很容易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職涯兩難───所研究的領域未必能與市場現有的職缺接軌,而一般公司開出的職缺,要的多是20出頭的年輕人,博士們最後往往只能選擇朝「僧多粥少」的研究機構或大學教職發展。

英國高教的吸引力何在?

讓我們來看看英國的高等教育體制:首先,大學只要念三年、研究所碩士班一年、博士班基本是三年。我大部分的英國朋友,若是有念 PhD,幾乎是在二十五、六歲左右就取得博士學位。光是這點就驅動了許多台灣人嚮往到英國留學。尤其在英鎊貶值後,去英國留學就更划算,畢竟青春寶貴。

此外,真的每個人都需要念「研究型」的研究所嗎?

以商學院來說,到底研究所在做些什麼?包含我自己在內,台灣有一大部分的學生是念商學院出生,然而在台灣的商科研究所,一樣是在做研究,且做的研究時常跟現實工作、業界趨勢一點也搭不上,要如何學以致用?

研究跟實務本來就不應該混為一談。所以英國除了「研究型」(research-based)碩士外,還有所謂的「授課型」(course-based)碩士──授課型碩士大多開放給完全沒有基礎的學生,讓你從頭學起。一樣要產論文,但所學課程通常與實務界大量接軌,論文指導老師也是到了最後一學期才會分配。

我到英國念的是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 底下的授課型碩士,班上不乏來自各領域的同學,有語言、金融、管理、通訊、工程,還有與我一樣的歷史系畢業生。其中男女比例約 1:1,與台灣相關科系的男女比懸殊,有很大的不同。

畢業後,有人留下英國念 PhD ──她來自中國,本科是念管理,她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有天也可以成為電腦科學的博士生──和我一樣,除了自己付出的努力,也受到老師們的鼓勵,讓我們可以成就另一個專業。

猶記得當時在臺灣申請了許多研究所,卻沒有一間願意收沒有相關學歷、相關工作經驗的我。原因是臺灣絕大多數研究所只有研究型碩士,走的是學術路線,非常講究相關基礎──在英國的研究型碩士,也多會有如此審核條件。然而英國授課型碩士的重點,是在於培養學生有「進入這個產業的工作能力」,因此多能夠不同領域的學生進入研讀。

授課型碩士並非我們所講的「學分班」,獲得的學位一樣是 Master degree。但台灣的頂尖大學,幾乎只提供研究型碩士,若台灣頂大也能廣設授課型碩士,相信將是培養多元人才、產學接軌的一個優勢。

人人都有大學學歷,高等教育的競爭力在哪?

在英國,只有約 50% 的大學升學率。台灣則接近百分之百。在這樣的情況下,產學更加脫軌,大學的學歷變得不值錢,所謂的競爭力也隨之消失。

與台灣不同的是,在英國即使沒念大學,大部分公司都提供了 Apprenticeship──類似台灣的儲備幹部方案,提供高中畢業生直接進入企業受訓,受訓後一至兩年,可以轉為正職。

以我目前所任職的公司來說,不論是 HR、行銷部門、產品策略部門,都有 Apprenticeship,即使員工沒有上大學,在公司的培訓以及主管的輔導下,也都為公司貢獻良多,且依據表現,有很不錯的薪水收入。另外在工程師部門也有Apprenticeship,提供機會給類同台灣高職的資處科學生,培訓他們專業技能──即使不用上大學,也可以成為一流的工程師。

如此一來,在英國職場,不用所有人「都要念大學才有好出路」,而能各有各的優勢。

女性在英國工作的福利

最後,身為女性,不得不提英國政府保障女性職場權益的相關作為:法律規定女性工作者有六個月的帶薪育嬰假,加上法定二十天年假,大部分的公司甚至提供到二十五-三十天年假,讓女性可以兼顧家庭與工作,這是非常吸引人的。

英國政府近年更積極推動女性投入 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科系。提供更多女性成為工程師、科學家、研究人員的機會。

反觀台灣從基本教育開始,女性幾乎是走人文社會科系為主,台灣整體社會風氣,也仍然存有「男主外女主內」的陳舊概念。職場上的男女不平等更是嚴重:女性主管可能會因為育嬰假失去升遷機會;平時不敢隨意請生理假;更不能因為要接小孩上下學而彈性上下班。

在此狀況下,許多職場上表現優異的女性,會在碰到「玻璃天花板」後,乾脆選擇離開台灣社會,到國外打拼。

最後,大致總結一下我所提出的人才外流解方:政府若要吸引海外人才回流,需要積極改變高等教育政策,讓「研究」和「實務」並重,且加強技職教育的產學合作配套,避免「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弊病。同時應該屏除沉痾已久的高教機構「人治」弊病,並且積極改善勞工權益,重視男女比例在 STEM 領域失衡的問題。

《關於作者》
小吃貨,
2013 年自東華歷史系畢業,雙主修國際企業學系,喜歡歷史,但家裡覺得要唸個商管才能在台灣混口飯吃。曾經到韓國釜山交換學生六個月,不能吃辣但喜歡韓國料理。
在台灣工作約一年多,申請教育部留學貸款到英國Durham University 念 MSc Internet System and E-busines 約十一個月。畢業後留在英國劍橋擔任軟體工程師。
興趣是吃美食、做料理、餵鴨子還有日本動漫遊戲。更多關於我目前的工作跟生活,可以到小吃貨的英國生活日記♥ 

《關聯閱讀》
「別人申請研究所都主攻歐美,但我卻選擇泰國」── 我不奇怪,相反地我慎選所愛
等了三年,我終於當上小英學妹──出國留學,是不斷探究自己的攻頂之旅

《作品推薦》

作者大頭照

【留下來,或是出國去】台灣人才的未來在哪裡?

台灣年輕世代的海外工作比例,不斷創下新高。由於台灣在薪資、勞權、發展空間上種種不利年輕世代的困境,「留下來,或是出國去──我的未來在哪裡?」也成了許多人迫切面臨的焦慮抉擇。
人才流動是全球趨勢,征戰國際舞台更絕對值得驕傲。然而,台灣人才「出得去,也要回得來」。為此,我們希望能夠拋磚引玉,結合海內外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台灣讀者,嘗試用正面的建言代替一昧的批評;用他國的經驗借鏡台灣;用群體的智慧取代只仰仗少數的官員或菁英──  
我們誠摯希望,能夠透過您的寶貴經驗與見解,嘗試替所謂「台灣人才淨流出」的現狀尋求解方:徵文活動辦法請參考此處連結。   
不分年齡、不論立場、不管您身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誠摯邀請您一起參與,為台灣的新世代,共同尋求一個更有希望的新契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