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篇】「小確幸」創業,真的無法立國嗎?
圖片

台灣一向以中小企業為經濟發展主力,40 年來都是如此。數十年前,當台灣老闆,成立了一家一家手工代工廠,做鞋子、做皮帶、做電子零件,然後提著一只皮箱推銷自家產品走遍天下時,都是小規模的經營型態,可能從家裡的廚房、客廳、房間開始,慢慢地演化、進化成如今我們所熟知的製造業巨擘。

時代前進了,相同的是,台灣的年輕人血液裡仍然流著創業的基因。不同的是,創業的商品跟著時代不同了,如今年輕世代的創業已經不是工廠、不是代工,而是走向了設計、走向了文創、走向了網路、走向了餐飲。

很多人說,「經濟發展不能只靠年輕人的小確幸」。經濟景氣不佳,世代流動緩慢,許多選擇「留下來」的年輕人,在台灣創業成為顯學,卻常被批評多以開創特色小店、咖啡店、應用軟體等「小確幸」為滿足。

現在,先讓我來說一個故事。

2004 年開始,藍瓶咖啡(Blue Bottle)在舊金山 Ferry Building(渡輪大廈市場)設的小攤子,是市集開張時,才推出來的流動攤販;2005 年在舊金山的倉庫營運點;2008 年在 Mint Plaza 的第一家店面,以及 2009 年在舊金山當代美術館頂樓開的咖啡吧。

接著,藍瓶咖啡到了東岸,再過幾年的現在,開始征服海外、大放異彩。然後,媒體們開始說,他們正在引領全球第三波的咖啡革命。

美國的咖啡店從來不嫌少,前仆後繼的很多創業都是從開咖啡店開始,就跟我們的茶飲、文創一樣蓬勃,只是我們的故事往往停留在島內幾家店面後,無以為繼。

幫助台灣的「小確幸」產業走向國際,才有機會創造新的商機

走出海外,要靠的當然就不是當年那一家小店的小老闆,是需要更多人合資、入股,更專業化的經營模式,只是許多的國際連鎖大品牌,很多一開始也都是家「小確幸小店」,藍瓶子也是。並不是只有已經很茁壯、很集團化的餐飲業才可以走出國門,任何一個有特殊創意的小店,只要願意,都應該可以得到友善的協助與諮詢管道。

所以,該如何有系統地幫助國內「小確幸產業」走向國際,到其他國家設立據點?如何幫助這些創業者了解當地法規、消費者習性,以及擴大資金的募集,讓出走海外的成本降到最低?深入研究這些問題,才有機會讓這些「小確幸」發展成大幸福。

至於咖啡廳的產值能不能比擬科技業?

過去,星巴克、麥當勞走向了全世界。到現在藍瓶咖啡、shake shack 漢堡接力的在全球各地開幕,你說,「不管怎樣,還是 Apple 的產值高啊。」但是服務業輸出的不只是服務,還有文化、還有人力,這些就不是單純數字可以衡量的價值。

這個世界變動了,叫年輕人回頭去開設代工廠,或怪罪於年輕人只想美美的開咖啡廳,搞小文創,不想苦幹實幹的做工廠,也有點啼笑皆非。

「小確幸」並非無法立國,而是該如何讓這些小小公司,有一天也能站上世界,拋棄只有工廠、只有技術、只有產品才能外銷的想法,人才、服務模式、文化價值一樣可以外銷,一樣可以征服這個世界。

(本文同步刊載於本期《天下雜誌》:我為何買了單程機票

《關於作者》
在台灣完成了所有可以完成的學歷。大學主修是國際企業,研究所、博士班的主修是能源。接著來到諾貝爾獎得主最多的芝加哥大學進行研究。卻不務正業的在華盛頓 DC 開起一家賣著小吃與珍珠奶茶的 Cafe 館。最後提著一只行囊的帶著天光咖啡的初心離開了華府。現任職於智庫。

《換日線》專欄:Euphie Chen/天光 Cafe

《關聯閱讀》
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大人」們,你有什麼資格批評小確幸?──從「再假都有人信」的美國夢談起

《作品推薦》
【人才篇】當台灣國際影響力日減、低薪已成常態,外商來台一樣"Cost Down"
【產業篇】台灣「菲律賓化」?菲律賓的現狀與啟示,我們清楚嗎?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Nisa yeh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留下來,或是出國去】台灣人才的未來在哪裡?

台灣年輕世代的海外工作比例,不斷創下新高。由於台灣在薪資、勞權、發展空間上種種不利年輕世代的困境,「留下來,或是出國去──我的未來在哪裡?」也成了許多人迫切面臨的焦慮抉擇。
人才流動是全球趨勢,征戰國際舞台更絕對值得驕傲。然而,台灣人才「出得去,也要回得來」。為此,我們希望能夠拋磚引玉,結合海內外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台灣讀者,嘗試用正面的建言代替一昧的批評;用他國的經驗借鏡台灣;用群體的智慧取代只仰仗少數的官員或菁英──  
我們誠摯希望,能夠透過您的寶貴經驗與見解,嘗試替所謂「台灣人才淨流出」的現狀尋求解方:徵文活動辦法請參考此處連結。   
不分年齡、不論立場、不管您身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誠摯邀請您一起參與,為台灣的新世代,共同尋求一個更有希望的新契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