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篇】低薪只是幫兇:台灣劣質企業文化,才是逼走理工人才的真正兇手
圖片

近年來台灣社會多強調「低薪逼得人才出走」。但別忘了,擁有全球頂尖半導體產業鏈的台灣,有著許多世界知名且穩定營利的高科技(半導體)公司。由於這些公司所給出的薪資非常高,甚至高於許多歐美企業的水平,因而普遍被稱為「幸福企業」。

筆者 2010 年自台大畢業後,身邊許多朋友選擇繼續升學,研究所畢業後也順利進入各大「幸福企業」領極高的薪水,年薪甚至是德國同產業稅後薪資的 1.5 至 2 倍。但許多朋友卻做不滿 2 年、甚至 1 年不到就選擇離職,轉而在國內自行創業、轉行,或是出國深造念博班、讀 MBA 的人比比皆是。為什麼?

為何台灣企業,即便提供高薪仍留不住人才?

我的答案是:台灣普遍劣質的企業文化,才是人才外流真正的兇手。

高壓高工時怒罵文化:不合理的要求不是磨練,只是折磨

我見聞過的德國職場,從來沒有怒氣沖天的咆哮,但在台灣職場無論是上司的歇斯底里怒罵,或是同事間的酸言酸語,在台灣職場卻從沒少過。許多人為了避免成為目標,只好在上班時間經常性地假裝忙碌,或在公司無薪加班營造鞠躬盡瘁感,就是不敢在上司下班前離開公司。如此高壓高工時的「企業文化」,造成許多人鬱鬱寡歡,甚至最終患了憂鬱症。

自前幾年開始,台灣報導了許多年輕人的創業故事。無論是開咖啡店或是開餐廳,這波「自己當自己老闆」的創業潮與人才出走國外,除了本身「實現夢想」的成就感外,我認為背後更不可忽視的深層原因,恐怕也包括逃離無理而無所不在的劣質企業文化。

對企業文化進行革命才是解方

相較之下,德國企業普遍能藉著改變根本制度,進而創造正向的企業文化。

以目前我所在的公司為例,儘管德國法律僅保障每年 20 天帶薪假,但如同其他德國公司,敝公司也自行加碼至 30 天作為基本標準。而且請假十分容易,即使申請連休半個月也鮮少被拒絕。此外,公司執行每週 40 的彈性工時制度:進出公司都須打卡,若當日上班超過8小時就會產生正時數;相反地,未滿 8 小時則產生負時數──而每人每月底前,正負時數皆需歸零。換言之,公司員工每月的工時統一,也自然使得「準時完成任務」回歸成為評鑑標準。

而德國的低工時與 30 天帶薪假等制度,並沒有帶來台灣老闆普遍擔心的「競爭力流失」,反而是連年國際貿易出超世界第一的成績

解方:是時候讓台灣正視企業文化與員工精神健康了

正如同日本政府開始立法對抗加班文化與不合理的職場倫理,台灣也該進行一系列的立法改革,規範大企業的員工政策。我們毋須立即與歐美高標準看齊,但應立即正視高壓高工時問題,並循序漸進地作出努力。除此之外,政府對中小型或新創企業,也應同時進行補助與輔導,進行職場文化再造,從上至下對台商企業文化進行全面革新。

當台灣企業停止奴役員工,並開始照顧員工的精神健康時,想家想到以淚洗面的我們,又何嘗不願意回到爸媽身邊?

《關於作者》
劉岦崱,
2010 年自台大畢業,2012 年底開始了在德碩士班學業,四年間分別完成了三份實習工作,分別為:在德企業實習 、在台德商實習以及位於荷蘭的諾貝爾獎得主實驗室學術實習。參加過十餘場德國國際工商展會,擔任現場德英中三語翻譯人員。碩士畢業後,目前在德國薄膜太陽能電池製造商總部擔任國際技術轉移專員。

《關聯閱讀》
德國漫漫求職路──海外競爭的殘酷現實中,只能靠一顆強大的心臟堅持走下去
想在德國工作嗎?聽聽國際人資顧問怎麼說

《作品推薦》
【政策篇】與其要政府「多做什麼」,不如請政府「少做一點」
【觀念篇】我愛台灣,所以選擇離開──「人才走出去」不是問題,「世界進不來」才是危機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otshock@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留下來,或是出國去】台灣人才的未來在哪裡?

台灣年輕世代的海外工作比例,不斷創下新高。由於台灣在薪資、勞權、發展空間上種種不利年輕世代的困境,「留下來,或是出國去──我的未來在哪裡?」也成了許多人迫切面臨的焦慮抉擇。
人才流動是全球趨勢,征戰國際舞台更絕對值得驕傲。然而,台灣人才「出得去,也要回得來」。為此,我們希望能夠拋磚引玉,結合海內外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台灣讀者,嘗試用正面的建言代替一昧的批評;用他國的經驗借鏡台灣;用群體的智慧取代只仰仗少數的官員或菁英──  
我們誠摯希望,能夠透過您的寶貴經驗與見解,嘗試替所謂「台灣人才淨流出」的現狀尋求解方:徵文活動辦法請參考此處連結。   
不分年齡、不論立場、不管您身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誠摯邀請您一起參與,為台灣的新世代,共同尋求一個更有希望的新契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