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篇】與其要政府「多做什麼」,不如請政府「少做一點」
圖片

我在台南出生,小時候赴加拿大溫哥華接受教育,再回台讀了台北美國學校,然後再次出國,在紐約與波士頓攻讀學士與碩士。即使大部分的求學生涯接受的是外國教育,我從來都沒有忘記我是台南人,台灣人。

在 2009 年碩士畢業時,因為金融海嘯導致在美求職不易,加上父母親希望我回台幫助他們經營剛接手的環球水泥。在這雙重因素下我搬回了台灣,也就這樣過了 8 年。

我的學經歷大概與眾多讀者不太相同,因此或許會有人因為我的出身,立刻說我的經驗沒有參考價值。但我覺得自己或許能從一個傳統產業的家族企業後代,同時也對美國文化,各國與台灣產業界現狀有些觀察的身分,提出一些對於「台灣人才出走」的看法:

先天不足,後天失調,年輕世代揮灑空間相對受限

首先,我當然希望台灣的環境,能夠提供本土人才更好的條件回國貢獻,但這其實需要企業自己多努力才能達成,而非國家能做什麼──政府不要扯後腿,已經是種奢求了

眾所皆知的事實是:台灣小,市場小,公司規模也不比歐美、中、日的大企業。雖然很多人覺得台灣的集團規模很大,但是以我的公司環球水泥為例,在外資法人眼中,不過就是屬於「中小型股」而已。在先天不足的前提下,台灣公司在薪資上能開的條件,本來就難以與外國大公司競爭。如果因此要全怪「上位者不願給年輕人機會」,這個論點我雖不至於完全駁斥,但不免有所疑慮。

不過,對於年輕世代的揮灑空間,我的確深有所感:例如身為家族企業的後代,許多人認為我是「既得利益者」。但其實,我本身也處於一個「夾層」之中──雖然我代表管理階層,但在我之上還有我的父執輩,甚至是「祖父執輩」──在他們眼中,我不過是與受薪階層同仁溝通的窗口。

會議中,「祖父執輩」們常常講著 3、40 年前的昔日光輝──對他們來說,他們也對於我的「父執輩」抱持懷疑的態度,認為他們尚未做好接班的準備。我想,這應屬於台灣相對常見的企業/世代文化的問題,廣義來說這也是產業發展停滯,導致資源分配不均的經濟問題──上世代甚至上上世代的企業家胼手胝足打下江山,在沒有外部動機進行創新時,最了解這個產業的他們,自然不容易將棒子交給更年輕的世代。(其實我在之前的文章中,講過一些對於面試的經驗:我樂於給予有野心、有企圖心的人機會,但是我更樂於給予準備好的人機會,在此就不再詳述。)

但是,外國真的就比較好,就沒有世代、階級甚至族群的對立問題嗎?顯然未必。

人才跟著機會走天經地義,產業前景不具吸引力才是問題根源

真正的問題,恐怕是因我們長期處於世界眾多強大經濟體中間──如美國、中國、日本,並且時常向他們「看齊」,所以我們也因此把自己的標準訂得太高,覺得台灣辜負了我們的期望。但對我來說,「人才外流」其實就是資本主義的現實而已──小的國家如果無法有好的內需市場或強大的企業做後盾,就無法養活國民,國民自然會需要往外找工作

而全球年輕人才因為能夠承擔較高風險,於是跟著錢潮、機會、舞台走,更是天經地義──舉例來說,我們有許多年輕人喜歡去澳洲,而澳洲除了觀光旅遊及天然資源類的工業如採礦業(在台灣是黑五類)外,許多澳洲人也紛紛前往美國謀生。只是,以演員這個行業來說,我們可曾聽過到好萊塢發展的「雷神索爾」Chris Hemsworth、Nicole Kidman、Hugo Weaving 等澳洲演員抱怨因為如何如何,所以:「澳洲,我回不去了!」嗎?

真的要怪,只能怪台灣這十幾年來除了電子硬體業以外,其他產業政府砸下大量資源,仍無法成功地扶持發展吧。

盲目補貼綁樁,建立人為障礙──拜託政府,不如「少做一點」

但是產業轉型不成功,年輕世代人才外流,試問我們還要政府「多做什麼」嗎?以我一個小政府、自由市場的信奉者來說,我反而認為政府管太多,應該要「少做什麼」,或只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好最重要。

我認為,政府的角色是制定符合國際標準的遊戲規則、創造有利產業發展的環境,本來就不應該負責創造工作機會或扶持特定企業──政府帶頭「拚經濟」,往往只是變成基礎建設綁樁蚊子館大放送。

政府應該「少做些什麼」:如減少干預市場、簡化法規,用鼓勵性的租稅減免(tax credit)取代針對性的增加租稅負擔(tax burden),並採行有投資吸引力的稅務方案。而能夠做的就是減少「官僚、繁文縟節」(red tape)等大家(如各國外商商會)可能都已經講到不想再講的建議。

如果做不到,那麼至少尊重市場機制,停止為了選票考量,盲目地補貼特定產業或企業,或是建構人流、金流(包括移出或移入)的人為障礙。

當環境、法規更透明,不必要的管制減少,市場、資金與人才更自由流通,相信台灣人和台灣企業自能以我們的韌性和毅力,找到符合自身定位與價值的出路。

《關於作者》
侯智元,
對許多東西略懂,不學無術,不務正業的黑五類田僑仔。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畢業。
喜歡看球,打球,運動。
台南製造,溫哥華、台北、紐約、波士頓加工。
讀書時讀了戴季陶、吳濁流的憂國憂民,郁達夫、鐘理和的顛沛流離,畢業後卻改跑砂石廠、工地,現在則在認識電子業,完全跳 tone 的人生。

換日線專欄:逆襲的田橋仔

《關聯閱讀》
【年輕世代的四大困境】我們是否正在鼓勵穩定、懲罰創新?怎樣的青年政策才能真正有感?
「主管您好,請給我加薪」──台灣員工的「禁忌話題」,這裡可沒人在客氣

《作品推薦》
【觀念篇】我愛台灣,所以選擇離開──「人才走出去」不是問題,「世界進不來」才是危機
【教育篇】打破學閥壟斷,讓學術/高教恢復活力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winsterphoto@Shutterstock

【留下來,或是出國去】台灣人才的未來在哪裡?

台灣年輕世代的海外工作比例,不斷創下新高。由於台灣在薪資、勞權、發展空間上種種不利年輕世代的困境,「留下來,或是出國去──我的未來在哪裡?」也成了許多人迫切面臨的焦慮抉擇。
人才流動是全球趨勢,征戰國際舞台更絕對值得驕傲。然而,台灣人才「出得去,也要回得來」。為此,我們希望能夠拋磚引玉,結合海內外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台灣讀者,嘗試用正面的建言代替一昧的批評;用他國的經驗借鏡台灣;用群體的智慧取代只仰仗少數的官員或菁英──  
我們誠摯希望,能夠透過您的寶貴經驗與見解,嘗試替所謂「台灣人才淨流出」的現狀尋求解方:徵文活動辦法請參考此處連結。   
不分年齡、不論立場、不管您身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誠摯邀請您一起參與,為台灣的新世代,共同尋求一個更有希望的新契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