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篇】打破學閥壟斷,讓學術/高教恢復活力
圖片

身在基礎科學研究領域,我所認識的台灣朋友們在海外拿到博士學位後,大都抱持著滿溢的熱忱,想將在國外所學帶回台灣,提升台灣科學研究並教育下一代學子。但許多人嘗試之後,仍失望地打退堂鼓。對於回到這片孕育自己成長的土地,是什麼原因讓人裹足猶豫呢?

首先,台灣與歐美科學研究經費的差距是個不爭的事實,而經費多寡直接影響可使用的實驗設備器材。在國外可以用最先進的儀器技術進行研究,在台灣得因為經費限制退而求其次。前輩說:「留在美國做博士後研究員的資源都比回台灣當教授好;決定回台灣,就要理解自己不能再做同樣的研究。」

即便如此,應徵台灣有限的大學教職仍是十分不易。想像中教授招募的過程理應是應徵者各憑實力公平競爭,且校方會謹慎挑選出在學術研究上表現傑出、具有教學熱忱,並符合系所整體發展的人才。

然而,我所聽聞的幾件新進教授招募過程卻都不是如此。

滿懷熱忱回國投履歷,卻必須忍耐「另一種壓抑」

一位在台灣拿到博士,目前在美國做研究員的朋友分享,以前在台灣的博士班指導老師,希望他回去接手一位即將退休的老師位置。但老師直接表明對朋友目前所做的研究不感興趣,只希望有個「自己人」來填上這個教職缺

朋友為此掙扎許久,看似人人眼中的夢想職位,接受了卻代表必須放棄自己的研究、甚至獨立的機會,不難想像之後會繼續受到這些「大老」們的指揮。多位朋友回台的應徵經驗也幾乎皆是如此:除了感受不到面試老師們對他們專業的關心、不尊重年輕學者獨立性,動輒內定「自己人」的行為更是讓人憤怒。

經費固然重要,然而帶領科學和教育向前的另一股重要力量是人。朋友們申請台灣教職的負面經驗讓我不禁感嘆:台灣的大學在徵選人才時表現出一種不尊重對方的高姿態,而不少年輕學者更淪為學閥建立自己權力的一顆棋子──這樣的現象讓人倒盡胃口,熱心研究的人寧可留在國外,也不願回台灣受人指使。不禁令人憂心台灣的學術研究以及高等教育的品質,就如此被埋葬在大學院校的傲慢和個人利益的搶奪中

接受台灣的教職,代表的是接受了一個要用更少經費資源做研究與教育的挑戰,但如果校方和較資深的教授們能以一種尊重的態度,用自己累積的經驗智慧,盡力地支持年輕學者在家鄉盡快站穩腳步,相信台灣的教職會吸引更多的人才回國貢獻

《關於作者》
June Wang,
在台灣拿到碩士學位後,為了科學研究與愛情遠走它鄉。流浪過美國三個城市,目前在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從事基礎神經科學研究。著迷於生命和自然的奇妙,因為身在科學發現的前線,以及在遷徙中遇見許多不同人物風景而感到幸運;但也不時為了現實而懷疑自己的職業選擇。研究之外也關心教育,深信教育是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

《關聯閱讀》
你見過這樣的瘋狂教授嗎? 行銷學界的搖滾巨星──Micael Dahlén
不同角度看「西進學術移工」:東移、南向、西進、北漂,學術職場豈有容易的路?

《作品推薦》
【人才篇】一個地方的吸引力,不是只有錢而已──營造友善勞工的環境,才能留住專業人才
【觀念篇】外國機會多,又怎樣?有意義的「好機會」,一個就夠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otshock@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留下來,或是出國去】台灣人才的未來在哪裡?

台灣年輕世代的海外工作比例,不斷創下新高。由於台灣在薪資、勞權、發展空間上種種不利年輕世代的困境,「留下來,或是出國去──我的未來在哪裡?」也成了許多人迫切面臨的焦慮抉擇。
人才流動是全球趨勢,征戰國際舞台更絕對值得驕傲。然而,台灣人才「出得去,也要回得來」。為此,我們希望能夠拋磚引玉,結合海內外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台灣讀者,嘗試用正面的建言代替一昧的批評;用他國的經驗借鏡台灣;用群體的智慧取代只仰仗少數的官員或菁英──  
我們誠摯希望,能夠透過您的寶貴經驗與見解,嘗試替所謂「台灣人才淨流出」的現狀尋求解方:徵文活動辦法請參考此處連結。   
不分年齡、不論立場、不管您身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誠摯邀請您一起參與,為台灣的新世代,共同尋求一個更有希望的新契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