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努力也難以翻身,政府的稅收都到哪去了!?──零下 30 度中,蒙古人民對「新稅政策」的怒吼

再努力也難以翻身,政府的稅收都到哪去了!?──零下 30 度中,蒙古人民對「新稅政策」的怒吼

2018 年 1 月 12 日,在烏蘭巴托市中心的成吉思汗廣場(舊名蘇赫巴托廣場)上,有超過一萬名蒙古人民,為了抗議 2018 年個人所得稅增加和退休年齡調高,在接近攝氏零下 30 度的低溫中,上街遊行。

這是在蒙古少見的大型街頭抗議活動,近幾年的抗議活動都以空氣汙染為主,但人數也很難超過萬人。

月收等於 4.1 萬台幣,要繳 25% 所得稅──蒙古個人所得稅上調

今年起,蒙古政府提高了多項稅率:包含酒精飲料和煙草消費稅、個人所得稅、儲蓄利息稅、煙草和汽車消費稅、燃油稅等, 並開始對油電混合車和低排放車輛徵稅。

其中多數人對個人所得稅的提高特別有感──2018 年起,月收超過 150 萬蒙圖(約新台幣 1.8 萬元)需繳交 10% 所得稅,月收 150—250萬蒙圖者繳 15% , 250—350 萬蒙圖者稅率 20%,而月收若超過 350 萬蒙圖,相當於新台幣 4.1 萬元以上,則要繳 25% 的所得稅(蒙圖:台幣約為 80:1)。這些費用,還不包括今年也同步調高的社會保險費用。

在過去,蒙古的所得稅除特殊高資產人士外,一率採行扣除免稅額後 10% 的稅率,如今「大幅稅改」,首當其衝的便是都市中的中產階級。新法上路後雖與台灣同樣採行「累進稅率」,但對照台灣和亞洲各國的稅收制度,蒙古的個人所得稅率在同樣的月收級距中確實明顯偏高,加上民眾看不見稅收提高的好處,於是紛紛走上街頭,表達個人述求。

稅改「求公平」,為何反而惹民怨?

事實上,蒙古政府開始所得稅改,從政府的角度來看,除了增加稅收外,其實也是「求公平」──

依蒙古政府 2016 年的公告,全國人民的平均月收入約為 90 萬蒙圖(約新台幣 1.08 萬元),但最低基本薪資僅有 24 萬蒙圖(2,900 元新台幣),而在實際工作上可以發現,多數基層勞動者的收入約在 50 萬蒙圖上下(清潔工約 40 萬蒙圖、廚師約 60 萬蒙圖)、而中產階級的收入也常低於 150 萬蒙圖,如大學講師約 90 萬蒙圖、大學系主任約 150 萬蒙圖、醫院醫師約 80 萬蒙圖、醫院系主任約 180 萬蒙圖等,另外還有許多臨時工作者的收入並未登記。

如果單看工作收入,那麼這次增加稅收受影響者,大概多是高階主管階級,或是在外商、礦場工作(領取外商承包商高額薪水)的人民──收入較高的人付較多的稅,單從觀念上來看,沒有太大問題。

但問題是,由於現在蒙古都會地區物價不斷上升,多數都會地區人民不得不兼差維生,所得均比名目上高。加上目前累進稅率的基準太過苛刻,造成許多「好不容易熬出頭」進入外商、或成為高階主管的中產階級,只要一被扣稅,其實際稅後收入立刻變得跟一般工作人員差不多,讓許多人覺得不公平。

根據蒙古工會聯合會(CMTU)統計,稅改生效之後,個人所得稅的增加,將實際影響超過 11.7% 的人口,遠高於之前官方估計的 8 % 以下。

再努力都不可能翻身──政府政策加速貧富差距,民怨背後的真正原因

圖/Tserip@Shutterstock

除了稅改造成薪水收入明顯的減少外,政府的政策並未能讓人民有感,反而備感遭到剝削,更是人民憤怒抗議的深層原因。

正如我曾於《樣板都市的背後──在烏蘭巴托流浪的蒙古人》中所述,在 90 年代中,蒙古政府於全國實行「國有資產私有化」後,造就了一批政商新貴──他們透過土地開發、金融放款和關係人交易,不斷炒高都會地區的資產價格,獲致鉅富。而眾多看似「有利全國經濟」的政策,實際上也只是造福特定掌握天然資源、土地房產和金融權力的「層峰人士」而已。對一般人民來說──無論是中產或基層,無數看似嶄新氣派的高樓大廈、無數國家級的重大建設、「開放自由貿易市場」的「種種好處」,其實都和他們沒有太大關係。

而少數當地人透過自身的努力,好不容易躋身中產階級或外商幹部,如今的稅改政策卻等於將他們的收入「打回原形」──反觀佔總人口極少數的政商新貴們,早已在海外擁有大批房產和控股公司、避稅手段千百種,所得稅的增加,根本不會影響到他們。

「綁樁」優先的社福政策,同樣惹議

此外,政府拿了更高稅收,總該加強社會福利,嘉惠弱勢族群吧?但很顯然對許多中產階級而言,蒙古政府目前並沒有完整的社福規劃,多半還是「綁樁」式地討好選民,卻犧牲了公平性。

例如,蒙古最近新推出的社福政策為「凡媽媽在家照顧 3 歲以下幼兒,每月每童可以領取 5 萬蒙圖的津貼補助。」而根據政府統計截至 2015 年止,約有佔全國近三成人口, 91,700 位專職家庭主婦居家照顧小孩,並未外出工作。

但這樣看似「嘉惠婦女」的政策,首先完全無視不同婦女間的經濟狀況差異,採取「齊頭式平等」的補助;此外也讓許多都會區的職業婦女認為非常不公平──這樣的政策讓那些原本就不用出門工作的有錢媽媽更有「本錢」在家照顧小孩了──多數我所認識的蒙古職業婦女都表示,這樣的政策,根本就是民粹和愚民政策。

以前剛來時,我一度很羨慕蒙古的《勞基法》部分條款,如工作第一年就享有 120 小時(約 15 工作天)的年假──相較台灣的《勞基法》下新人顯得很「苦命」、轉換職業更要重來一次。

但現在我更了解生存在不同國家的工作者,都有其不同的困境(唯一相同的大概只有能夠政商勾結與海外避稅的「特權階級」),而整體勞動和稅收的規劃,更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實在不應草率為之。

看著當地員工們因為新的稅收政策,面對自己的薪資哭笑不得──去年底才為了加薪感到愉悅,年初就發現多賺的錢又都被政府「A走了」。

不知為何,雖然身為「外人」,我也難免「心有戚戚」。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ulguun Bayarsaikhan@The UB Post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