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駕和右駕並行上路?日本油電車征服首都?──烏蘭巴托的交通奇景,你意想不到的「蒙古邏輯」

左駕和右駕並行上路?日本油電車征服首都?──烏蘭巴托的交通奇景,你意想不到的「蒙古邏輯」

初來乍到蒙古國(Монгол улс)的臺灣人,一走出成吉思汗國際機場大廳之後,通常會先驚呼:「原來蒙古路上車子這麼多!

只見寬闊的馬路上,車陣塞得水泄不通,竟還有牛跟馬站在分隔島上覓食!接著你可能會發現,路上絕大多數的「國民車」,是豐田的油電車(Toyota Prius),再細看下去又發現,怎麼路上的車子左駕、右駕都有⋯⋯到最後你可能會忍不住問,到底蒙古人是怎麼開車的?

其實,即使來了蒙古許久,我也經常因為隔壁車道和對向車道的駕駛都在我旁邊,而忽然開始懷疑自己的方向感是否崩壞。從蒙古的日常生活小事中,就可以發現臺灣和蒙古之間的差異──在臺灣我們習慣遵守一定的規範,做事有一定的流程、時間、計畫;但在蒙古,則需要習慣一日數變的訊息,永遠都有你意想不到的「蒙古邏輯」發生:

「征服蒙古」的日本原裝進口油電車 

我們先來談談,為何右駕的日本油電車,會「佔領」道路設計以左駕為主的蒙古首都,在各大街小巷「趴趴走」吧!

在蒙古,各大車廠直營店不多,且蒙古進口關稅遠較台灣為低──蒙古汽車進口稅費合計約 15% 左右,台灣汽車進口稅費則包括進口關稅 17.5%、貨物稅 25%-30%(依排氣量而定)、預扣營業稅 5% 及推廣貿易服務費 0.0415% 等。再加上當地二手車的價錢常不到新車的一半,所以一般民眾都以購買二手車為主。

以「征服蒙古」,路上常見的 Toyota Prius 為例,五年左右的中古車,在當地售價大約「只要」12,000,000 蒙圖──別看後面這麼多 0,其實它相當於 15 萬元新台幣(新台幣對蒙圖匯率約 1:80)──而根據這篇深入報導單單在 2015 年,蒙古就從日本進口了19,494 輛「各種不同年份」的中古 Prius,超過蒙古全年度進口車總量的整整一半!

接著你可能要問:那為什麼偏偏是日本豐田的 Prius?

答案是,蒙古實行「低空污降稅」,油電車或電動車的每年稅負(如牌照、燃料稅等)均遠較一般車輛為低,加上日本接近蒙古,運費成本相對低廉──這也反映在車價上,因此便宜又造型新穎的中古 Prius,近年來快速成為蒙古都市一般居民,購買「國民車」的首選。

左右駕齊上路──交警睜一眼閉一眼

蒙古二手車市發達,除了日本車外,韓國車和德國雙 B 名車,在路上也不少。而因為進口地不同,自然呈現左駕、右駕都有,幾乎各半的現象──雖然道路設計是「左駕導向」(雙向道靠右行駛),但蒙古政府對此沒有特別的罰則,警察在交通取締上,也是爭一隻眼閉一隻眼,造就了烏蘭巴托道路駕駛「左右齊發」的特殊景象。

既然日本二手車在蒙古這麼便宜,那現在誰開左駕的車?答案是「有錢人」居多:

其實從蒙古的日常生活中,可以明顯感受到貧富落差──從住宅區、餐廳和購物的區別,就能看到明顯的差異。加上蒙古人普遍重視「面子」,所以商人、政治人物或是接待外國旅客的旅行社,就會選擇 Toyota Land Cruiser(美規)、Lexus570(美規)、Mercedes Benz(歐規)的休旅車,或其他的 SUV 車款「彰顯身份」。

當然,左駕車並非只是有錢人的專利,許多由歐洲銷售來的便宜國民車款,也在中古車市場流通。

日系、韓系、歐系甚至美系車種,加上早期蒙古普遍使用的「俄羅斯麵包車」,以及多款不同造型的公車,在烏蘭巴托的道路上,真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畫面。近期在機場附近開了德國名廠 Porsche 的販售點,更不禁讓人好奇,「嬌貴」又底盤低的 911,要如何在蒙古崎嶇的柏油路上行駛?

「左右駕並行」的邏輯,在蒙古隨處可見
 
左右駕並行,其實存在著很多潛在危機──在原本就塞車的道路上,因為右駕的視線差,經常會導致擦撞事件的發生。再加上冬季下雪路面濕滑、以及習慣「在狹縫中走出自己康莊大道」的蒙古駕駛⋯⋯等因素,在蒙古看到保險桿掉落的車子,也是一種「常態」。

而正如同道路駕駛「左右並行」,在高速邁向現代化的蒙古社會中,也經常出現「左右並行」的狀況。

例如:免繳學費的公立學校,卻優先讓「願意繳費」的學生入學;同一項業務,因政府承辦人不同,而衍生截然不同的辦理方法;今天還合規的稅務申報,到了明天就告訴你法規變動需要補稅⋯⋯。

這些現象,對許多臺灣人來說,常常讓人完全抓不著頭緒,但又需要小心翼翼地配合,因為在蒙古,對於外資的企業,往往都以較嚴格的法令規範執行作業。一個不小心,除了賠償金外,還可能導致公司的營運中斷。所以對有意投資當地的商人來說,如何和政府人員(不只官員,更包括所有事務人員)打交道,也成了一門大學問。
 
「以不變應萬變」:入境隨俗,在當地留下「對臺灣的好印象」

在發展中的國家,許多制度和規範總是一直在變動,但礙於訊息傳遞的關係,許多時候連政府承辦人員,都不一定知悉最新的規範。

不論是企業、NGO 組織或外交相關單位,哪怕是個人來到蒙古求學或旅遊,我們要如何在語言不通的狀態下,獲得最正確最新的資訊?答案依舊只有仰賴當地人的協助。所以與當地人發展互信的夥伴關係,也變得格外重要。

換言之,在政府外交互動的限制之下,每個臺灣人在海外的行為,都變得相對重要──畢竟人民間長久經營的關係,在當地人心目中的印象,遠比政府傳遞出來的形象來得深刻。

「千萬不要因為你一個人的違法行為或惡劣行徑,打壞了大家長久經營的(海外)關係和友誼。」

經常可以在不同的海外臺灣人社團中,看到前輩們苦口婆心地道出這句話。而我也時時拿來提醒自己,這是每個海外工作者,需要放在心中的核心價值。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許麻糬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