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婚多子、不同父母的大家庭,在蒙古一點也不奇怪──蒙古兩性觀念和臺灣的差異
圖片

站在女廁門口,一位大嬸對我大吼,我用一臉茫然回應他的怒吼,接著從比手畫腳中,猜出她在對我說:「這是女廁,男廁在隔壁!」

健身房的管理員給了我男生更衣室的鑰匙,在我和他說謝謝後,他抬頭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換了鑰匙給我。

上述情況,都是身為一個中性打扮的臺灣少女,在蒙古常會遇到的困境──面對蒙古對於性別的傳統觀念或刻版印象,從我們的觀點來看,不免覺得十分特異;反過來說,臺灣人已習慣的很多行為或習慣,也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早婚、高生育率的蒙古

好比說,蒙古對臺灣人最常見的困惑,是「怎麼會 30 歲還沒結婚」、「沒有同居人」、「沒有小孩」?

在蒙古,法定的結婚年齡為 18 歲,但在工作中,常見到中學 11、12 年級的學生(相當於台灣的高二、高三)結婚或共組家庭。大學生也幾乎都在畢業前就懷孕生子,即使求學過程因此斷斷續續,也有許多人陸續完成碩士學位,甚至到海外留學。

這讓我不禁覺得,在蒙古生小孩似乎就跟吃飯一樣稀鬆平常──相較於在台灣,如今年輕世代決定是否生小孩前,往往瞻前顧後、擔心經濟來源等等,不禁感嘆蒙古獨立近一世紀(蒙古共和國於 1924 年宣布獨立),人口由獨立時的 40 多萬人,增長到如今的 302 萬人,不是沒有道理。(編按:目前蒙古生育率為 2.64,70年代更高達 7.58,臺灣生育率為 1.12)

忙碌而辛苦的蒙古女性

不知道是所謂「女性照顧家庭」的天性,或者是文化、家庭的觀念養成了根深柢固的傳統,在蒙古,女性的日常家庭生活,是非常忙碌的。

以牧民來說,一早開始餵養牲畜、準備餐點、擠牛奶、整理家務、製作奶製品、照顧子女⋯⋯等等工作,幾乎全數落在蒙古女性的身上。而男性的工作就是出外騎馬放牧、和其他牧民聊天,或者等待客人拜訪時,位居大位接待對方(招待的餐點與飲料當然也都是由女性準備)。

而在另一半「現代化的蒙古」(編按:蒙古城鄉差距極為明顯,可參考作者此篇文章),因為男女幾乎都會出門工作,性別分工的差異,相較之下沒有這麼明顯。但帶小孩與操持家務的工作,幾乎都還是由女性擔任。當面臨婚姻離異時,小孩的照顧撫養工作,也自然多由女性承接。

而不論在「都市」的蒙古或「牧民」的蒙古,每次了解服務家庭的概況時,都再次見證了蒙古女性堅強的韌性,以及蒙古和台灣男女關係的差異:

重組家庭,在蒙古一點也不奇怪

例如,蒙古女性即使有過多段共組家庭的關係,一人扶養著父親不同的 3、4 名子女,還是有意願、有機會再度組成一個新的家庭。一個蒙古家庭,擁有彼此無血緣關係的一大家子兄弟姊妹,也一點都不奇怪。

這對於許多台灣人來說,可能是件頗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我們如果回顧蒙古遊牧民族的歷史,看看成吉思汗的成長故事,再想想蒙古的生活環境,應該就不難理解這樣的文化:

成吉思汗年幼的時候父親被毒死,由媽媽獨自撫養長大,在很多蒙古歷史中,都提到當時多數人認為,一個女性要照顧小孩是不可能的,因此這家人很可能在逃亡中已經死亡。由此推測,在遊牧民族的傳統觀念裡,一個家庭還是需要有男性的存在,也因此即使在現代社會,許多單親的蒙古媽媽,依舊積極尋找一個男性的依附對象,確保「家」的樣貌。

而由於前述蒙古人男女分工的差異,蒙古男性對「家」的想像與實際上的經濟需求,同樣高度仰賴女性。因此在蒙古,男女雙方面對婚姻、再婚、再次共組家庭等觀念,相較之下都比凡事瞻前顧後的臺灣男女要顯得更為開放。

尊重不同:「早婚」或「晚婚」、家庭的樣貌,沒有對與錯

某次我和蒙古同事,討論對蒙古人「很早結婚生小孩」的觀察時,蒙古同事笑著說:「因為我們比你們早死,所以當然要早點結婚生小孩呀!」

雖然覺得這是個簡單有趣的推論,但看起來也真的有一番道理:目前蒙古人平均壽命約 65 歲(男性 64 歲,女性 70 歲),對照台灣平均壽命 80 歲(男性 77 歲,女性 83 歲),這樣對比下來,我們的結婚年齡似乎也不算「太晚」。

除了平均壽命的問題外,蒙古的生活環境、健康問題,以及意外死亡發生率等因素,可能也都是在傳統之外,蒙古人傾向早點結婚生子,而且還要多生幾個的原因之一。

而隨著社會環境的變化,蒙古的婚姻、家庭觀念也慢慢出現了改變。以我所在的工作場域為例,近期也出現了早婚、晚婚兩極的現象──通常晚婚的因素來自於求學,如因為海外留學,攻讀碩、博士學位而延後進入男女關係。這樣背景的蒙古女性,反應頗為極端,有人會焦慮於沒有對象、子女而積極尋覓機會;也有人是看淡一切,等待機緣。

看著蒙古的狀態,再次聯想到在西方強勢文化下,主流價值逐漸趨於一同的所謂「世界地球村」,是否也同時讓各地的文化獨特性慢慢喪失?讓許多人文景象變成了世界一致?

也許,在急於批評或論斷不同文化的「好壞」、「對錯」前,我們可以先用更開放的心胸,去認識、去了解這些與我們不同的生活方式與價值。

《關聯閱讀》
「五頭牛換一套房」──我在內蒙古,體會全然不同的價值觀
內蒙古的草原上,沒了牛群的牧人

《作品推薦》
「你這個疾病要去牧區休養,」── 享受蒙古自然療法的同時,反思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疼痛
「你是騎馬上班嗎?」──我在蒙古的繁華首都塞車中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許麻糬 提供
 

許麻糬/在世界盡頭探索社會工作

出生於熱情的高雄,成長於幽靜的花東,喜歡城市便利的生活,卻嚮往花東緩慢的步調,人生目標是當個環遊世界的旅人,卻又難以割捨一個穩定的生活模式。目前用社工師的身份在蒙古流浪,透過社工專業在工作中感受人與人互動的溫度,同時透過旅行者的身份,在休假時和世界交流、學習、成長。在工作和旅行中探索自我,在矛盾的自我中持續享受人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