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疾病要去牧區休養,」── 享受蒙古自然療法的同時,反思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疼痛
圖片

外出遊子間常流傳一句話,如果你在當地生病那就購買當地的藥品,這樣最有效,而在蒙古,除了隨手可得的成藥外,最好的藥劑就是大自然的洗禮了。

許多蒙古人都會說夏天要到牧區呼吸新鮮空氣,這樣冬天才不會感冒,連診斷腎功能不佳,起因於腎保暖不足的蒙古大夫也常說:「你這個疾病要到牧區去休養,呼吸新鮮空氣才會好。」

因此,對蒙古人來說,夏天到郊區度假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除了連繫與親友間的感情外,也同時享受大自然的療癒,而我也趁著那達慕假期(註)到庫蘇古爾湖(Khovsgol Lake)感受自然療法的魅力。

庫蘇古爾湖(Khovsgol Lake)午後兩點。圖/許麻糬 提供


蒙古的自然療法到底有多神奇呢?在出發旅行前就因為乾燥氣候,乾咳多日的我,居然真的在到達庫蘇古爾湖後症狀止緩了,隨著太陽下山、溫度下降,家家戶戶燒起爐火取暖,從柴火中飄出的煙霧,引起我喉嚨不適,輕輕的一咳才意識到我已經整天沒有乾咳了。

這一刻我發現原來大自然的空氣是如此的美好又神奇,但同時也感嘆:近幾年蒙古空氣汙染引發的呼吸道相關疾病,居然和大自然變化息息相關。

空氣汙染最嚴重的城市──烏蘭巴托

在蒙古郊區因空氣汙染引發疾病的機率遠不及蒙古首都烏蘭巴托(Ulaanbaatar),烏蘭巴托位於蒙古高原中部,海拔約 1,000 米左右,四周被高山環繞,夏天這裡是旅遊勝地,但進入冬天後就成為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

根據蒙古政府網站上公布的 PM2.5 記錄,2017 年 1 月 6 日下午 3 點,烏蘭巴托北部的巴陽浩樹區(Bayankhoshuu)PM2.5 值高達 1,526 微克/立方米,附近的淘樂蓋特區(Tolgoit)為 706 微克/立方米。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PM2.5 安全值為 24 小時平均值不超過 25 微克/立方米,而巴陽浩樹區 2017 年 1 月的 PM2.5 日平均值都在 600 微克/立方米以上,除了 1 月 1 日的平均值為 232 微克/立方米,對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巴陽浩樹區平均超過了 20 倍以上,甚至到達 60 倍,可見空氣汙染的嚴重性。

蒙古並沒有重工業發展,空氣污染的來源其實就來自於家中。每到冬季為了保暖,蒙古包區的家庭就必須燒煤炭取暖,煤炭的品質不一加上過度密集的居住環境,煙害就這樣一直停留在住家上空,許多孩童都曾表示早晨上學的路上根本看不見來車,我也曾經在冬季夜晚的路上忽然被前方車燈嚇到,驚覺原來眼前不只是黑夜還有黑煙

空氣汙染的嚴重性是什麼呢?在蒙古 5 歲以下孩童經常因為急性呼吸道感染、肺炎過世,特別像是巴陽浩樹這樣的蒙古包區發生的機率更高。

發展帶來便利的生活,卻也帶來病痛

根據調查,居住在烏蘭巴托重污染地區的兒童肺功能比居住在農村地區的兒童低,間接影響其成年後患有呼吸道疾病的風險。在郊區度假的我,深刻體驗農村空氣和都市空氣的差異,也感嘆這樣的差別其實來自於現代化的困境。

隨著時代的變遷,蒙古已經無法依靠農業生活養家,經歷過幾次的雪災後,許多農民紛紛搬至都市,尋找工作機會,無奈蒙古工作有限,許多人無法獨立生活,只好依靠親友資源一起擠在蒙古包區生活,狹小的土地上居住人口過多,夜晚的煙害無法及時散去,僅能累積在霧霾中由人類吸收,如此的惡性循環導致疾病接踵而來。一刀兩刃的現代化過程,帶著人們朝向更便利的生活邁進,同時也帶來身體的病痛。

烏蘭巴托蒙古包區冬天下午的樣貌。圖/許麻糬 提供


蒙古冬季漫長,最冷的時候可達到零下 40、50 度,如何在寒冷的冬季取暖又不造成空氣汙染成了最關鍵的問題,烏蘭巴托的人口有 130 萬,其中近一半生活在蒙古包區,政府雖然一直有計畫要改善公共設備,減少煤炭的燃燒,但目前能力依舊不足,進度十分緩慢。

所幸有許多團體發起空氣汙染的教育宣導計畫,期待透過自身的保護改善身體的狀況,但能力依舊有限,改善整體大環境才是根本解決的辦法。

從蒙古的經驗中再次反思現代化是否是人類發展最好的路徑,抑或保留著原始單純的美好反而可以輕鬆自在。這些問題始終沒有一定的答案,不論在哪個國家、哪個族群、哪個年代,一個猶如雞生蛋、蛋生雞難解的疑問。

註:那達慕假期,蒙古的國慶節,7 月 11 日至 7 月 15 日。

《關連閱讀》
內蒙古的草原上,沒了牛群的牧人
霧霾,最吞不下的一口氣──中國父母無懼壓力,發起「對抗霧霾SOS」自救運動

《作品推薦》
「你是騎馬上班嗎?」──我在蒙古的繁華首都塞車中
樣板都市的背後──在烏蘭巴托流浪的蒙古人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Martazmata@Shutterstock、附圖/許麻糬 提供

許麻糬/在世界盡頭探索社會工作

出生於熱情的高雄,成長於幽靜的花東,喜歡城市便利的生活,卻嚮往花東緩慢的步調,人生目標是當個環遊世界的旅人,卻又難以割捨一個穩定的生活模式。目前用社工師的身份在蒙古流浪,透過社工專業在工作中感受人與人互動的溫度,同時透過旅行者的身份,在休假時和世界交流、學習、成長。在工作和旅行中探索自我,在矛盾的自我中持續享受人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