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杜拜的「飛行汽車」到中國的「共享飛機」?──航空創業百花齊放,誰真誰假,誰有機會?

從杜拜的「飛行汽車」到中國的「共享飛機」?──航空創業百花齊放,誰真誰假,誰有機會?

上週日剛跟一群在北京的台灣人吃飯,他們個個都有著有趣的故事:有人在學生時代就擔任「學生投資人」,專門看學生創業的項目;有些人則是在科技前沿的「AI 圖像化識別公司」從事戰略顧問,談著幾個億的生意。不過,我最感興趣的還是坐在我身旁、初次見面的 Grace ──她在香港的航空公司,經歷了 10 年的地勤和空服員生涯。

「我對你們的生活很感興趣,」Grace 說。雖然同桌的每個人都對她在機艙內的工作或是八卦特別感興趣,但是我卻從 Grace 身上,感覺到她對於其他領域的好奇心。

通常在航空圈工作的人士,具有高度的專業,經過標準化的訓練,能在細部領域的分工下大放異彩。然而,現今的時代要求人才走向「T 型化」甚至「π 型化」,加上新科技帶來的破壞式創新力量,使得市場每一兩年,就有一次重大變化:當我還沒當飛行員時,聽到的是「無人機」,當我離開飛行崗位後,杜拜竟已經研發出「飛行汽車」了!十年後,天空上流行的會是什麼樣的一幅畫?已經很難用現在的想像力填補了。

在幾杯威士忌下肚後,Grace 在我耳邊繼續說,「其實現在有些空服員,已經會做代購甚至電商,只是能做多久呢......?」以 Grace 在航空界 10 年的經歷,言談之中,聽得出來她對於自己的專業自豪,但也對這個時代變動之快也感到不安。

圖/pio3@Shutterstock


「共享飛機」?!──中國航空創業的「百花齊放」

在中國的航空領域,也有許多人正在嘗試透過新的方式,來結合自己的專長,以及滿足這個時代的市場需求,譬如我在上個月參加的一場活動上,偶然間加了 Sabrina 好友,她正在通航領域創業,同時也是一位女飛行員。
 
目前的中國流行的「航空創業」方向,總共分為幾類:首先是實際的飛行體驗,譬如結合奢侈品市場的生活休憩類服務;第二類則是帶著點風口色彩的科技應用,譬如利用擴增實境(AR)來強化模擬飛行體驗等的產品;最後則是涉及底層技術的建立,比方說建立航材的優化管理系統,或是低成本的自動駕駛電子儀表等等。

然而,在互聯網的時代,若不帶點「互聯網思維」,則難以在高資本高技術門檻的航空領域有所突破。

Sabrina 正是希望利用互聯網來達成「航空創業」:「通航(通用航空)的瓶頸,在於對整個行業的定位錯誤,」Sabrina 帶著飛行員獨有的氣質,略為豪邁地繼續說:「去年早在單車前,我們已經共享了飛機。大眾參與進來,這個領域才有廣闊空間。」 

號稱「共享飛機」的賭博 app。圖/Henry 提供


聽到 Sabrina 這樣說,讓我相當期待她的商業模式,畢竟類似 Uber 透過對接閒置資源的演算法平台,能應用在航空上,可說是少之又少。

然而當我看到她的軟體後,覺得相當傻眼。Sabrina 的平台是透過消費者在線上購買「飛幣」,然後以一種類似賭博的方式,購買飛行體驗服務的可能性──換言之,買愈多,則愈有可能得到「飛行體驗」。

扯。

失望之餘,再仔細看了 Sabrina 的照片,不外乎是同時經營高爾夫、網球或是帆船等休憩娛樂活動,可以理解為她的商業模式──消費者端是博彩性質的一般平民,以及追求高端享樂的高資產高所得者。

然而在這樣的商業模式下,企業端的收費模式較弱,也完全沒有「共享」的精神,即使在「互聯網+」的概念下,仍沒辦法提出一個有效的方式,來真正解決懷抱飛行夢想人士的痛點。

AR、AI 應用於航空,先行者將握有優勢

AR 應用是另一個創業方向。一家位於東北哈爾濱的公司,透過 AR 應用的方式,切入了航空教育的市場──包括航空英語教育、飛行模擬機培訓等等。由於「AR+」的概念,讓通用航空市場多了更多互聯網科技的元素,在融資上也會因為而相對順利。這家公司目前已經進入了 Pre-A 輪,並且由市場上著名的投資機構「新東方」投資。

目前在中國最流行的是人工智能(AI),現在各行各業都在提倡「AI+」,市場應用得最深和前景最豐的是無人駕駛,在資本高度注入下,汽車的無人駕駛從感應器到算法與芯片再到控制層面的整合,成熟度都已經很高了,只差將價格降到市場接受的水準。

相對於此,飛行器雖然早有自動駕駛的功能,但是整體的飛機成本高;另外,人工智能在整個航空市場的應用仍相當少──這也代表在人工智能的航空解決方案上,先行者將有巨大的優勢。

台灣的「航空創業」,有機會嗎?

相比中國,台灣的通用航空市場,由於先天缺乏市場規模以及空域狹小,所以過去航空公司培訓或是自訓,總是選擇美國、澳洲等航空市場成熟的地方訓練。一直要到 2014 年,台灣才出現了第一家飛行學校。

飛行學校的出現,讓許多航空愛好者,也能在台灣進行飛行體驗,滿足了市場需求,但也凸顯了這樣的市場只能做得更細緻與垂直,否則盈利的天花板相當低。

此外,想當飛行員的人,能夠選擇的台灣航空公司不外乎兩大家,國外的航空公司則因所在國家的政策,多只歡迎成熟的飛行員應聘,並不收培訓飛行員和資淺的副駕駛。

在這樣的資方市場下,加上飛行員的社會地位、薪資及飛行市場的壟斷等因素,使得藉由資訊不對稱獲利的「人力仲介」與「航空補習班」大行其道──這些中間商看似滿足了職業工作者對航空資訊的需求,但在訊息加速互通、扁平化的互聯網時代下,資訊被壟斷於航空公司及航空中介手上的現象,很可能是不符合趨勢的。

也因此,我認為若能夠有效利用互聯網的特性,真正消除航空資訊的不對稱和不透明,將會創造下一個航空界的「風口」。

航空,是一個令人著迷的產業,有著比汽車產業更複雜的產品,更嚴格的法規規範,更苛刻的安全要求,以及更令人陶醉的體驗。航空領域具有的資本集中、技術門檻以及資訊過度集中,會使得「互聯網+」的概念更有意義,應用上也將掀起更強烈的破壞式創新能量。

喝完酒後,Grace 問我:「那你呢?來中國想做什麼?」

我在心裡思考了幾秒,儘管認識愈久愈覺得「水很深」,但是我仍然緩緩吐了了兩個字。

「創業。」

P.S. 下期預告:中國創業的科普文──你必須知道的創業方法。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Nadezda Murmakova@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