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上穩定人生,也要當下一個馬雲」──在中國「皇城腳下的創業村」工作,是什麼滋味?

「賭上穩定人生,也要當下一個馬雲」──在中國「皇城腳下的創業村」工作,是什麼滋味?

「北京有個中關村,中關村內有條街──以前叫它『電子一條街』,現在叫它『創業一條街』。」

中關村,一個充滿冒險與資本競逐的科技創業「應許之地」。

前幾天在中關村的食飽街裏,跟一個台灣朋友 Yeh 大啖日式料理。他是一位曾在台灣知名金控公司擔任外匯交易員的創業者,特地來跟我聊聊他的創業點子。

「以前在台灣,就聽說北京中關村隨便一個餐廳裡,都可以聽到有人在談創業,沒想到現在我真的在這邊跟你討論,」他笑著說。

「皇城腳下」的創業城,青年創業者齊聚

這句話,點出了目前中國的「雙創政策」下,近年在北京方興未艾的創業潮──中關村歷經「電子一條街」時期(1983-1988)、「新技術試驗區時期」(1989-1999)、「科技園區時期」(1999-2009)到如今的「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時期(2009 至今),每一次變化,都是由中國國務院主導,伴隨著相關的配套法案,力圖打造「天子腳下」的樣板示範區。

而很明顯地,如今這裏正是中國力推「互聯網創業」的重鎮之一。

2015 年時,北京政府提出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更一下子讓創業成為都市裡最熱門的話題。

事實上,這股「創業風」早在上世紀末網路熱潮開始時,便吸引了許多「年輕的頭腦」投入創業的冒險之旅──如今眾所週知的馬雲,就是其中一個。

他在 90 年代訪美時接觸了網路產業後,毅然拋下了看似鐵飯碗的英語教師工作,開始在中國利用網路跨越空間的特性,陸續打造「中國黃頁」與如今已全球知名的「阿里巴巴」等網路平台,阿里巴巴如今更是「BAT」(百度、阿里、騰訊)的網路三巨頭之一,並創造了改變中國數億人支付習慣的「支付寶」。

阿里總部雖非設在中關村,但除了「聯想」、「百度」等巨頭均在此落腳外,更有無數作著「馬雲夢」的年輕創業者,齊聚此地──根據中國官方統計,中關村每年的創業投資案數和投資金額,均占全國超過三分之一。

這股「新創熱潮」,甚至誇張到什麼程度呢?

就在海淀大街跟蘇州街的叉口,有間星巴克(Starbucks),不久前曾有間新創公司的 CEO,在這間星巴克展開面試──結果從店裡到店外,排滿了一整條人龍,一個個摩頂放踵的面試者,幾乎全來自大陸頂尖學府,他們動輒等上幾個小時,為的不過是能夠早些進入一個具潛力的「風口公司」。

小米創始人雷軍說的「豬在風口上也能飛」,成為創業圈最著名的一句話。圖/36 Kr


「創業是種Life Style」──中國名校畢業生,如今追求冒險勝過穩定

「這邊太多『沒想到』的事情了,2014 年 ofo 共享單車創立前,其實只是一群學生在大學校園裡,設計讓閒置單車能重複使用的模式,當時『真格基金』的人湊巧經過北大,看到了這樣的『共享』概念,二話不說就立馬按著單車上的聯絡號碼打起電話,最後促成了這筆投報率高達 30 倍以上的投資。」我不假思索地告訴 Yeh。

老實說,現在的我能有機會跟充滿熱情的創業者溝通,是我未曾想過的一件事。從小到大,我一直不是一個對賺錢有熱情的人,甚至帶點「知識分子」的傲氣,覺得銅臭味只會令人喪失夢想與信念。

然而創業,恰好就是離不開銅臭味的事情──但它絕非跟夢想與信念無關。

「創業是種 life style」,這是一位在目前中國最火的新聞平台「今日頭條」工作的台灣朋友,在一次酒酣耳熟的夜晚,分享給我的一句話。

不可諱言,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可以被量化來評價的:你的工作 KPI,你的月收入、年收入,你手下管了幾個人等等......。但工作的意義又遠大於此,它佔了人生三分之一的時間,有些人甚至到將近三分之二,可以說一生除了睡眠之外,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選擇了什麼樣的工作,往往便等於選擇了什麼樣的人生。

個人觀察,在這裡選擇了創業的人,往往也反映了他們「機會導向」的人生哲學:不同於在知名大公司裏工作,或是選擇做國家公務員等較為安穩的「風險導向」(著重降低風險、控制成本)哲學,服膺「機會導向」(著重潛在利益、風險投資)哲學的人,在下決定時,常是帶著些許賭博的性質。

「人生也就這一回,賭一把!」不管是大學畢業後去當 Working Holiday 的沙發客,或是拋棄名校光環下鄉當起親土的農夫,又或是將熱情投入在某個商業項目的創業者,都是抱著:「相信某種不確定性,可以給自己帶來不同以往(且更美好)的風景。」的期待。

在中關村,到處都可見到這類「機會導向主義者」。 

即使知道創業「水很深」,仍然前仆後繼,想做那一小撮的「傳奇」

舉個例子:一個僅有四五人的北京清華大學在學博士生團隊,創立了一個「微信公眾號」(如同台灣臉書的粉絲專頁),分享對於「營銷」(行銷)的心得,久而久之幾篇文章的質量(品質)受到了網友的認同──讚數多了、名氣大了,甚至還受邀到百度演講。

隨後這個公眾號的創辦人,更被邀請加入百度擔任副總裁,公眾號則被收購,留下了「一億人民幣的傳奇」。這是公眾號「李叫獸」,和其創辦人李靖的成名史。

但這種賭博的人生,當然不是「把把都能贏」:譬如數位貨幣的 ICO 發行,便在一夜之間受到政府管控,並被定調爲詐騙行為,這樣的發展立刻讓許多年來投入「數位貨幣」、「虛擬貨幣」的科技創業人士受到慘痛打擊──如知名數位貨幣公司「火幣網」,不只生意等於瞬間終結,公司高管近日更傳出被限制出境。

這種「前天很美好,昨天很風光,今天很潦倒」的狀況,也是選擇創業的人,必須要有的心理準備。

中關村的創業大街上,展示著中關村歷史的一間展覽廳,陳列各式各樣的科技產品 。圖/Henry 提供

圖/Henry 提供


創業的「水太深」,種種不確定性常讓人措手不及,但對許多創業者來說,這種高低起伏的刺激過程,或許正是其「令人陶醉」之處:

在我的觀察中,如今齊聚中關村的許多年輕創業者,與其說是想要「賺大錢」、「求穩定」,不如說更是想透過這種「賭博」,來證明自我價值──

畢竟要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日理萬機」、在無數競爭者和投資人環伺下「遠交近攻」、甚至從大不利的環境中「殺出血路、逆轉乾坤」......過去幾乎唯有在兵荒馬亂之際的軍隊將領,才能有這種體驗。

而在如今的商業戰場上,創業者在功成之際,也就等於證明自己成為了那一小撮的「傳奇」。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中關村流行的一個順口溜:「在 2006 年,一流的人才去國際企業,『二三本』(中國大學高考第二批次和第三批次錄取的學生,引申解釋為第二、三流的人才)去阿里、騰訊;在 2016 年,『二三本』的人跑去國際企業,一流的人才進了阿里、騰訊或創業。」

這間咖啡廳曾接待過中國總理李克強,因此成為創業者「朝聖」的一個熱點。圖/Henry 提供


聊天近了尾聲,我打趣地對 Yeh 說:「或許現在我對面,就坐著下一個馬雲!」他謙虛地說:「希望!希望!」

然而老實說,我認真覺得在中關村工作,是的確有可能在街口,會遇到下一個「TMD」(今日頭條美團外賣滴滴出行的縮寫)或「BAT」的「風口人物」──

因為即使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無數這裡的新創企業,最後都可能以失敗收場──但因為仍有前仆後繼,願意「賭一把」的年輕創業者不斷湧入,最終在大浪淘洗下,總還是會出現幾個承先啟後,改變北京、中國甚至世界的新興企業。

而在中國,如今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更都已經確實受到了這些「歷經淘洗」的新興公司影響:一個中學生,每天出行會騎著摩拜共享單車,到了學校吃中餐則選擇「餓了麼」外賣平台,放學回家寫作業不會寫,甚至可以用人工智能的 app「小猿搜題」來掃描解題,無聊時就用微信約同學打最夯的「王者榮耀」,上床睡覺前用「小米」音響來設定鬧鐘......等到這個中學生長大後,如果選擇創業,也有可能會是影響另一個中學生的風口人物。

從這個角度來看,創業是一種價值創造的循環過程,各個風口都是價值能量的累積。

關鍵或許在於:對一個心懷創業想法的人,他是在「上風處」還是「下風處」?對一個希望營造創新環境的城市而言,它是讓人願意來此「賭一把」,還是大家只想在此「求安穩」?

在結束與 Yeh 的晚餐後,我習慣性的用手機掃描開了共享單車,迎著風,邊騎著車邊想,我看到的下一個風口,會成真嗎? 

P.S. 下一篇預告「深度文:通用航空開始玩什麼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humphery@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