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水球隊員帥氣英姿究竟專不專業?──世大運熱潮過後,你還關心水球嗎?
圖片

兩年前,我開始接觸水球,從學校的水球課開始,慢慢練習,後來成為助教直到畢業。

當年在跟朋友介紹水球時,大家的第一個反應是一臉狐疑且幾乎是一致的回答:「你說校慶砸水球的那種水球嗎?」

我總是尷尬地回答:「沒有,是 Water Polo(註一),很像是拿顆躲避球在水上打。」我很少有機會可以從水球這個話題繼續深聊,連解釋水球是什麼都要用其他的運動讓人產生畫面,在這次世大運前,似乎很少人知道台灣有人在打水球,甚至根本不知道水球這個運動。

在媒體大肆瘋傳荷蘭隊水球員團照後,人們發現了水球隊員們的好身材,開始知道水球這個運動,但是人們真的知道什麼是水球嗎?這樣的熱潮能夠持續多久?過了世大運,人們還會繼續關注水球這個運動嗎?

水球,不僅是大家想像中的水球

一來到新加坡,認識許多來自歐美的交換學生,他們除了問名字、來自什麼國家,大概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你喜歡什麼運動?」

或許是因為在他們的教育環境下,學生除了讀書,剩餘的時間用來培養一項運動興趣很正常,因此,我已預設他們會懂運動,才有自信的回答他們:「我是打水球的!」果真,他們是用種仰慕的眼神在看我。在眾多的運動中,水球的難度其實是相當高的,就好比水上芭蕾,除了要有高度的平衡感、柔軟度、良好的水性是絕對不能少的,同時要具備陸上、水上兩種運動細胞,才能勝任水上芭蕾這種相當高難度的運動,而水球這項運動也是同樣道理。

打水球只能用單手持球,一旦另外一隻手或是身體其他部位同時碰到球,都算犯規這樣的規則已經篩選掉一堆習慣用雙手打球的人,所有的水球池都是踩不到地板的,沒有絕佳體力,也無法在水池中踩水一小時,而最重要的大概是游泳的速度,水球競賽中,球員除了傳球,最常使用的就是水中運球,邊游泳邊用單手持球前進,若是沒有好的游泳能力,無法打好水球。要具備上述這些能力才能打得起水球,所以當歐美學生聽到我是水球員時,都會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我。

最近新加坡也掀起了一陣游泳的風潮,2016 年里約奧運,來自新加坡的游泳選手斯庫林(註二)擊敗菲爾普斯,勇奪蝶泳 100 公尺金牌、舉國歡騰。新加坡自此愈來愈多人開始瘋游泳,同時,游泳選手也開始受大家關注,連帶著周邊的水上運動開始蓬勃。現在正在吉隆坡舉辦的「東南亞運動會」(Kuala Lumpur Sea Games),凡是與水有關的運動,場場爆滿,剛好這週在吉隆坡旅遊的我親眼見識人潮的威力。但這樣的熱潮,能夠持續多久?

亞洲體育文化的培養,或許應該更加全面

在亞洲比較不重視體育的教育文化中,非熱門的運動項目不外乎只有兩種方式可以得到關注:贏得比賽冠軍,或是被媒體捧紅。

台灣的棒球、景美拔河隊都是靠著贏得大賽獲得注目,但這樣的目光很難繼續維持。台灣職棒除了總決賽外,很難看到棒球場全滿;拔河熱潮在電影《志氣》後,逐漸沒了消息,即使景美拔河隊至今一直有佳績,也不見有人像當時那樣關注。那麼如今的水球呢?除了知道水球隊員很帥之外,有人會想要更認識水球、或是加入水球的行列嗎?

在歷年的奧運轉播中,極少見到台灣主流媒體轉播水球賽事,此時一定有許多人很驚訝,水球也是奧運的項目?

沒錯,從 1900 年第二屆奧運開始,就有水球項目了,甚至比棒球納入奧運時間還早。但是十幾年來,觀眾缺乏媒介接觸到水球賽事,自然沒有辦法普及到社會,也無法受到關注。一個國家的體育文化若只追隨著主流,將會扼殺許多優秀運動員的未來。

從小到大的體育課,大概都是打籃球、排球,或是桌球,甚少見到老師願意上游泳課,有時全班若投票不上游泳課,就將游泳課改成籃球課或自由時間。或許是因為教育使然,一週只有兩小時的體育課不該浪費在學生不願意投入的體育項目中;在考科的壓力下,也沒有必要花時間讓學生認識多元的體育文化;更別說放學後密集的補習時光,誰有時間探索自己喜歡哪種運動,從主流的運動延伸到各種需要更專業、水陸融合的非主流體育項目?

這次的世大運間接讓水球運動受到關注,其實當下心中非常驕傲,但事後,卻覺得有些諷刺,水球這樣的運動,竟然是因為球員露身材才受到注目?的確,許多非熱門運動並不適合一般人、或是無法普及,但是在資訊開放的社會中,我認為台灣社會不應該僅透過媒體,或他國的水球隊員好身材,才開始了解水球。

而運動的熱潮,也不應該跟隨媒體鏡頭或是重大運動會舉辦而興起、結束而衰弱。換頭貼力挺世大運、用門票塞滿運動館這些方式確實可以喚起在工作壓榨後,仍對運動的熱愛,但目前沒有從小培養深植人心的運動教育文化,這樣的熱潮能夠長久嗎?坦白說,運動的關注應該有更大的進步空間,但一次的世大運,也讓一般民眾認識過往較不熟悉的體育項目,或許在未來,整個國家的體育培養能更加全面。

註一:水球是一種在水中進行的集體球類運動,是一項結合游泳,手球,籃球,橄欖球的運動。比賽的目的類似於足球,以射入對方球門次數多的一方為勝。水球運動員在比賽時以游泳的方式運動,除守門員外兩手同時握球是一種犯規行為。
註二:斯庫林於 2016 年里約奧運會100 公尺蝶式項目以 50.39 秒擊敗奧運金牌與獎牌數紀錄保持人菲爾普斯獲得金牌,這是新加坡運動史上的首枚奧運會金牌以及新加坡首枚奧運會游泳賽事獎牌。

《關聯閱讀》
寫在世大運開幕風波之後:且讓我們冷靜下來,想想自己為何如此生氣?
台北世大運的救贖

《作品推薦》
從「親眼鑑定」轉變為「一指搞定」 ── 手機與網路的蓬勃,正改變曼谷的觀光夜生活
讓國際媒體不敢置信的台灣式民主──太陽花「合理」佔據立法院後,為何立委不能在國會丟椅子、砸水球?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Robin van Galen 推特

札克・黃/札・記

Zach Huang,台大政治畢業、和沒有輔完的哲學系。即將前往新加坡交換,這樣走下去是對的路嗎?我不敢保證、也不敢說是找到方向,但總是抱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態,繼續老下去。
喜歡旅行,東南亞那種,流著滿身汗、拖鞋踩在黃沙石子路上、隨便找家路邊攤吃起魚丸麵,就這樣很隨性的、很隨筆的,用22歲的身體、30歲的靈魂記錄下屬於自己的札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