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親眼鑑定」轉變為「一指搞定」 ── 手機與網路的蓬勃,正改變曼谷的觀光夜生活
圖片

一年內大致上會到曼谷旅遊兩、三次,因此觀察了這五年內曼谷的變化,不論好或壞,泰國似乎歷經了許多事情:反政府紅衫軍、四面佛爆炸恐攻、泰皇蒲美蓬去世到新任泰皇就位等,這期間,可以從泰國簽證發放的態度觀察出泰國觀光業的走勢。紅衫軍運動結束後,泰國政府向台宣布免簽,事後觀光業回溫,也就回到簽證原有價格。今年,免簽政策再次出現在蒲美蓬去世後並持續至今,可見泰國觀光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的確,一個國家的政經變動為影響觀光業的主要因素,但很特別的是,手機,似乎也成為影響曼谷發展觀光業轉型的一大原因。

燈紅酒綠的時尚曼谷夜生活,已悄悄變得冷清

傳統旅行社的萎縮,來自於手機和網路發展出的自由行客群,人們可以很輕鬆的用網路搜尋當地的行程、比價與預訂,就算於當地迷路,Google Map 可以在你完全不用問路的狀況下,為你找到正確的地點,這也已經不是什麼大新聞,但是對曼谷而言,「夜生活」產業似乎不這麼肯定手機帶來的正面改變。

這趟去曼谷,拜訪了朋友位在 Silom Road Soi 4 的小酒吧,那晚理當是紅燈區最熱鬧的週六,已經預備好去的路上要如何鑽進人擠人的巷子、如何擺脫纏人的推銷,但令人訝異的是,從 BTS Sala Daeng 站出來後,只有被少少的攤販騷擾,也沒有一直被路邊的姊姊胡亂撫摸,轉進巷子,從店門口馬上就認出了在吧台的朋友,也順利在吧台找到了三人的空位,坐定位後我忍不住開口問:「怎麼已經十點了還這麼冷清?」原先以為曼谷的夜生活絕對是熱熱鬧鬧、人潮不比白天少,尤其又適逢週末,如此景象真是令人意外。

在曼谷 Silom 紅燈區有這樣的傳統玩法:晚上 7 點在 Silom Road 的小巷子吃碗海南雞飯,9 點就會有人妖秀、乒乓秀或是猛男秀,也可以選擇來場 1 小時的按摩,"Happy ending or not?",10 點先到附近的酒吧喝上兩杯暖身,接下來 11 點就是到夜店跳舞的時候,一家夜店大概待 3 小時,2 點後就可以換另一家,直到 5 點夜店關門,吃碗路邊的魚丸麵,頂著快亮的天、摟著剛認識的陌生人回飯店,這樣的套裝行程,是曼谷五年前週五、週六最火熱的夜生活模式,然而,眼前冷清的景象真是與多年前相差甚遠。

手機與網路對夜生活帶來的改變 ── 不出門,也能尋找樂子

朋友無奈的回答我,自從蒲美蓬去世後,2 點一到,就會有警察或是軍人來敲門,這樣還能繼續營業嗎?就連曼谷最有名的 DJ Station 也從原本的 3 點提早到 2 點關門,而旁邊的 G.O.D 原本營業到 5 點,後來索性直接關門不做。我好奇的提問,那 2 點以前的活動呢?為何現在 10 點都沒有人出來喝酒,整個小巷也沒有以往的熱鬧了?在這樣的聊天討論下,我們得到了一個有趣的共識──手機正在改變一切

五年前,手機和 3G 網路在曼谷還沒有那麼盛行,被冠上「夜生活天堂」名號的曼谷,讓人們不得不來趟紅燈區「做些事情」,感覺才有來到曼谷的感覺,帶著只能傳簡訊的 2G 手機,人們似乎更有機會面對實體的人們,他們願意花時間待在小巷中的酒吧,讓身邊圍繞著撒嬌的人妖、小姐或是小弟弟們,遊客用「眼睛」尋找晚上的伴,若是沒有看對眼的,還有夜店、秀場、按摩店等各種機會,讓夜晚不會孤單。

在沒有手機、網路的年代,人們窩在房間,絕對體驗不到曼谷的夜生活,這就是曼谷週一到週日,紅燈區永遠熱熱鬧鬧、人聲鼎沸的原因。

近年來,交友軟體的出現改變了曼谷的夜生活,躺在飯店床上,打開 APP,就可以輕鬆認識人、選擇夜晚的伴,似乎就不再需要花上時間、酒錢在酒吧尋尋覓覓了吧?同理,性工作者有了更為方便的新管道,似乎也不再需要站在路邊,苦捱人們的尋覓之心。漸漸的,酒吧人少了、秀場從大的場子搬到小的店面、路邊喊著「瑪莎瑪莎」的姊姊們消失、夜店一家比一家早關、網路上就可以買到路邊攤販賣的「玩具」,店家與遊客們才興嘆曼谷的夜生活真的已經改變。

過往曼谷最迷人的街邊情懷,也逐漸被便利的手機服務取代

朋友也提到,現在曼谷本地人也漸漸地善用手機的便利性,只需在家就可以完成許多生活小事,例如引進曼谷後造成轟動的美食外送平台 Foodpanda,用手機就可以在家吃各種小吃,人們不必忍受高溫,或是在人擠人的街道中吃晚餐,自然而然地,街邊的攤販越來越少,只剩下觀光區才能見到懷念的曼谷路邊小吃;從新加坡引進的 Grab Taxi 也大肆的衝擊當地計程車和雙條車的生意,如同 Uber 可以定位接送地點、不需用現金支付且價格硬是比 Uber 及計程車便宜,導致觀光客都不會想搭計程車、雙條車。兩個傳統曼谷必會出現的景象,也正在被手機取代。

前陣子曼谷政府宣佈市區內的攤販一律不准出現在大街上,在 Silom、Sathorn、Sukhumvit 幾條重要大路更加被嚴格執行,酒吧的朋友說這樣的政策是配合曼谷正在積極轉型的觀光業。

的確,近年來曼谷文創、電影產業蓬勃發展,私心認為已經超越台灣的文創產業:Siam Disovery、Central Embassy 幾家百貨都已經有模有樣,Art Box、碼頭夜市、飛機夜市提供年輕人發揮創意的園地,東南亞唯一入選 MOCA 的美術館也在曼谷,連巷弄中隨便一家咖啡店都會讓人有種來到日本的錯覺,也可以從曼谷的觀光影片中發現其力推改型的決心,影片中越來越少出現「霓虹燈」的影像,取代之的是曼谷清新的文創、沒有色情意味的泰式按摩,還有莊嚴的宗教文化。

除了文創的改型,也可以從物價的趨勢看出曼谷觀光業的野心,舉例而言,Central Embassy 地下室的 Eathai 美食街,將所有攤販聚集規劃出一個園區並統一風格,不論是在裝潢、餐具、衛生方面,都相當仔細用心,入內前要先領取一張精美磁卡,紀錄消費金額,吃完後再結帳即可,這樣的設計避免攤販手碰到錢而出現不衛生的狀況,而美食街內的食物大概都是外面路邊攤價格的三倍以上,卻仍然人滿為患,大家都是為了精緻且充滿設計感的特色前來朝聖。

同樣地,反思台灣傳統觀光業也正面臨困境:最近墾丁沒有遊客的事件引起一波論戰,墾丁遊客減少或多或少也是受到手機和網路的影響,資訊爆炸的時代,想要找到一片好的海灘,似乎不一定要到墾丁;網路上的公開價格讓機票越來越便宜,甚至低於搭乘高鐵從台北到高雄的來回票價,這樣的狀況與曼谷的夜生活產業或許說得上相似,兩者都是曾經輝煌過的傳統觀光產業,想到夜生活就是曼谷、想到比基尼海灘就是墾丁,但是在面對科技的進步時,若是沒有用點心加入新的元素,很容易會被其他更新、更有創意的觀光模式所淘汰

曼谷大氣的設計感建築,或是大面積的文創市集都是曼谷面臨觀光轉型時的應對策略,而台灣各地還是可以見到年輕人正在積極趕上網路趨勢的用心,的確,抓準人人都用手機、使用社群網站的趨勢,搭上這順風車,可以將傳統觀光業活化,不需花上太多經費、只需要更懂一些人性與流行,便能夠將原有的觀光轉型、重新吸引人氣。

曼谷宏觀、精準又快速發展起不同生活型態,以應對夜生活風貌的轉變,手機與網路帶來的便利雖對原有的觀光面貌造成改變,卻也同時迎來了新氣象、新風貌。

《關聯閱讀》
當台灣還在拼硬體亞洲矽谷時,「數位泰國」已在FinTech的革命路上
在泰國的「僧侶談話」,信仰與理性的衝擊
「臺灣沒有新南向,只有國際化」──專訪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康樹德

《作品推薦》
讓國際媒體不敢置信的台灣式民主──太陽花「合理」佔據立法院後,為何立委不能在國會丟椅子、砸水球?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Sorbis@Shutterstock

札克・黃/札・記

Zach Huang,台大政治畢業、和沒有輔完的哲學系。即將前往新加坡交換,這樣走下去是對的路嗎?我不敢保證、也不敢說是找到方向,但總是抱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態,繼續老下去。
喜歡旅行,東南亞那種,流著滿身汗、拖鞋踩在黃沙石子路上、隨便找家路邊攤吃起魚丸麵,就這樣很隨性的、很隨筆的,用22歲的身體、30歲的靈魂記錄下屬於自己的札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