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業歡迎顧主委嗎?──跨行業空降大破大立,還是奉君命鬥爭踐踏專業?
圖片

身為一個金融專業人員,近來免不了會被問到,對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的意見。

在發表我個人的分析與看法之前,我們先來聽聽大家怎麼說:
 
首先,金融業者是不是都如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那樣,強烈抗拒「外行管理內行」呢?這倒未必。畢竟金管會這麼多年來都由「比顧立雄內行」(但很多其實對金融業實務人士來說,也是外行)的人士出任主委,台灣金融業的發展,業界其實沒幾個滿意的。

有個年紀輕輕就在金融業做出大事業的姊姊(當然是私下)說得妙:「連黨產都可以處理,教訓那些裝睡的,欺善怕惡的官僚還不簡單!幾十年來台灣的金融官僚裝作在除弊,實際上是不作為,保護大財主,消滅新興企業,還用納稅人的錢創造自己未來的職位,然後下台後都去當金控的門神。我看金融資本家現在要睡不著了,爽!」
 
媒體《蘋果日報》社論,大致上也有相似的觀點:兆豐銀行紐約分行遭到美國政府重罰,彰顯出金融業法遵(法規遵循)的問題,找一位律師來整頓並沒什麼不對,尤其是他非金融中人,沒人際關係包袱,反而更方便要求遵守金融秩序,從嚴執法。從顧立雄的記者會講話可以得知,他已經看到了金管會的問題所在,總的來說,顧立雄的施政重點是「重振金融監理權威」。
 
那麼,政界怎麼看?在綠營,除了執政黨上下自然全力相挺外,泛綠的大老怎麼看?李登輝前總統(顧立雄曾任其律師)說:「顧(立雄)敢做事,人與人之間的問題,顧立雄有辦法解決。

而藍營的政治人物及觀察家,自然也不意外地極力批評顧立雄的人事案。反對理由大致相同:除了曾銘宗的「路人說」堪為代表之外,邱毅,賴士葆,黃創夏都認為,顧立雄擔任金管會主委後,會繼續他在黨產會的工作──截斷國民黨的金脈,讓金融機構跟上市櫃公司都不敢靠近國民黨。
 
「外行領導內行」與「外行評論內行」

看完各方說法,正式開始評論前,我先自我揭露一下:

其實我以前的工作,跟台灣的金管會接觸很少,因為我的工作內容,大都是長期投資相關的投資決策──而台灣的法規跟政策,規範短進短出投資(在台灣俗稱人人喊打的熱錢)的很多,但規範長期投資的較少,所以我跟金管會之間沒有太多回憶。

但是,因為一再看到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的爭議,繞著「這個人沒有金融專業,有能力領導金管會嗎?」打轉:

反對顧出任者,多說他因為「不專業」所以沒辦法領導;支持顧出任者,則說他正因為「非專業」所以適合領導──但是有趣的是,如今這些評論顧「專不專業」的人,絕大多數本身,也完全非金融專業人士。

作為一個「金融專業人員」,此刻似乎有著「社會責任」,多少評論一下這個議題,所以,以下讓我們一起討論一下吧:
 
律師領導金管會,是「跨行業空降大破大立」,還是「奉君命鬥爭踐踏專業」?
 
過去,台灣企業界與政界,都不乏「跨行舉才」的例子,但並不是每個機構的領導職務,都適合找其他行業的人空降。

例如「衛生福利部」(前身為衛生署)。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衛福部從「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到「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在,一共歷經二十幾任首長,除了創部人(軍閥)跟一位大學校長外,其他人的背景不是醫生,就是公共衛生學者或食品安全學者。
 
那麼金管會主委,是屬於前者或後者?適合由非專業人士出任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看看其他國家的「金管會主委」(金融監管單位首長)是什麼背景?
 
首先我們來看看很多人「最想贏」的韓國:

大韓民國金融委員會歷屆主委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圖表/換日線 製作

從韓國的狀況可以看出:韓國跟台灣類似,偏好任命具有財經專業背景的技術官僚為金融守門員。各任主委,幾乎清一色是由財政經濟部(現為企劃財政部)培養出來的。
 
再來,我們看看「世界上最先進,台灣人最喜歡照抄」的美國。美國專責的金融監理機構是 Obama 所成立的 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FSOC),這個機構的決策是由所有重要金融監理主管共同投票,沒有主委。

所以我們拿美國的證期局──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近期的主委來看看:

美國 2000 年及以後之證監會(SEC)主委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圖表/換日線 製作

哦!2000 年以後的 8 位SEC主委只有一個沒有法律學位,且有三人跟我們的顧大律師一樣,原本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看來律師領導金融機構沒什麼不可以!

可是仔細看看,美國總統找律師來管 SEC,好像也都會找專長、經歷跟金融業相關的。這說明了一件事:至少柯林頓、小布希跟歐巴馬都認為,SEC 主委最好還是懂點財金專業。
 
最後,讓我們看看「大家最喜愛」的日本:

日本歷屆金融特命擔當大臣 (金融廳的負責人)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圖表/換日線 製作

從上表可以看出,日本的金融守門員大部分具有金融專業,但上表 15 人中完全沒有金融專業的也有 5 人:伊藤達也、龜井靜香、仙谷遊人、安住淳跟中塚一宏。

可是當我進一步查詢,又發現一件有趣的事:這 5 人裡有 4 人是民主黨(現在已改名為民進黨)總理任命的──日本從 1956 年到現在,自民黨執政的時間長達 60 年以上,而民主黨執政的時間更只有 3 年。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會不會正是因為自民黨執政時跟國民黨一樣,培養了一大批「金融幫」,所以民主黨執政時找不到具金融專業的可用之才;而民主黨可能也想要藉由外部人士,切斷金融業跟自民黨之間的聯繫?希望有熟悉日本金融界的朋友能夠說明。
 
「特例」背後,只有兩種可能

從以上三國歷任「金融守門員」的學經歷來看,我們大致可以推測出以下結論:金管會主委最好有一定的金融專業,沒有金融專業的屬於「特例」──

過去雖然國內外都有非金融專業的將才,出任財經部會首長(如台灣的賴英照、現在的 IMF 總裁拉加德),但請注意,從上述的三國案例看來,主要負責產業政策發展的「財經部會首長」,不等於主要負責監理的「金融守門員」:

就連出過多位沒有財經背景的財務大臣(相當於台灣的財政部長)跟經濟產業大臣(相當於經濟部長)的日本,也儘量任命具金融專業的人領導金融監理工作。(當然,台灣的金管會按照組織章程,既要「興利」也要「防弊」,這也是一個「特例」,這點我們之後再談)
 
那為什麼要創造「特例」呢?很簡單, 一種是找不到適當人選,找人來「代班」一下;至於另一種,就是為了「改革」:

放眼古今中外,找個異業人士來做領導,不管是政府還是企業,多半是組織病入膏肓,才想找個有不同思維,且沒有人情包袱的人空降。
 
回來看看台灣的情況:顧立雄顯然不是臨時來代班的。因此很可能是為了執行更高層的「改革計畫」,才會出任金管會主委。

所以,我們由此進入下一個討論:他會、或他能大力改革嗎?
 
顧立雄可能成為讓台灣金融業「煥然一新」的改革主委嗎?

了解一個人,最準確的方法不是聽他說了什麼,而是看他在以往的工作上,如何解決問題。

因此我們先來看看顧立雄以前辦過的大案件。根據維基百科所述,顧立雄接手過的部分著名訴訟案件包括:

──蘇建和結夥強盜、強姦、殺人案。顧立雄代表蘇建和,最後蘇建和無罪。

──胡瓜夥同哥哥用針孔攝影機,偷看牌友底牌詐賭案。顧立雄代表胡瓜,最後胡瓜無罪,判決後又爆關說疑雲:本案審判長兩個月後即辭去法官職務。

──簡又新控李慶華以拉法葉艦採購弊案涉嫌毀謗案。顧立雄代表簡又新。

──宋楚瑜控李登輝誹謗「活動時跑去打麻將」案,顧立雄代表李登輝,最後李登輝敗訴。

──新新聞報導呂秀蓮散佈「陳水扁與蕭美琴有染」,因此呂秀蓮告新新聞毀謗案。顧立雄代表呂秀蓮,最後呂秀蓮勝訴。

──趙建銘與父親涉嫌在獲得內線消息後購買台開股票,獲利上億,遭訴違反證券交易法案。顧立雄代表趙建銘,更三審趙建銘有罪,尚未定讞。

──陳水扁以虛構交易,用國務機要費報銷案。顧立雄代表陳水扁,但一審後即解除委任。

──太電掏空案。顧立雄代表太電控告太電管理階層業務侵占,最後太電勝訴。

──洪仲丘事件,擔任洪家義務律師。

──擔任以劣質越南米混充台灣米的「山水米案」的辯護律師。

另外,他還是太陽花學運的義務辯護律師、民間司改會前身「文聯團」共同發起人,以及廢死聯盟會員。

從以上顧立雄的辯護紀錄,可以得到一些訊息:

一、顧立雄對人權(廢除死刑、被告權利、司法程序正義等)非常有熱誠。

二、顧立雄在政治相關案件中,一定代表綠營。在非政治案件中,形象有爭議的案件也照接不誤。

三、顧立雄有金融案件經驗,每次客戶都是「加害者」:台開案及國務機要費案(牽涉到二次金改),他的委任對象都不是金融監理不力的受害方,而是被起訴破壞金融秩序的人。

另外,支持顧立雄擔任金管會主委的意見裡,常見到「顧立雄將以對法律的熟悉及專業,加強金融監理」的說法。但顧立雄本人過去,也曾經做過一些讓人感覺跟律師的「理想形象」有點背離的事:

一、2008 年 8 月 19 日,顧立雄突然宣布已解除與陳水扁間「國務費機要費」一案的委任。2013 年顧立雄表態參選台北市長時,在接受廣播專訪時說「當年解除前總統陳水扁委任律師是經雙方同意,沒有問題」。扁子陳致中曾在臉書回應:「律師與當事人是一種高度信任關係,律師要解除委任,當事人恐怕只能尊重」。(蘋果日報)

二、台聯的新竹市議員吳國寶因「幽靈人口案」一審被判當選無效;但委任律師顧立雄一時失察,未在期限內提出上訴,被高院視同放棄上訴,喪失議員資格。據了解,雙方私下進行和解談判,最後的和解金額是多少,外界不得而知;但顧立雄本人分攤 30%,與他同一組的律師同事分攤 30%,其餘 40% 則由萬國法律事務所其他合夥人承受。若是和解金額從原來的 5,000 萬元下殺到一半來計算,顧立雄至少要自掏腰包七、八百萬元。(今周刊)

三、太平洋電線電纜公司遭掏空新台幣 200 億元案,太電委任顧立雄向太電前董事長孫道存及財務長胡洪九求償。顧立雄在香港法庭宣稱,台灣刑庭得要發出傳票或命令才能啟動民事訴訟程序,但香港法官經過調查發現,台灣的刑事訴訟和附帶民事訴訟本來就是同時進行,刑庭開庭審理時所確立的各項事實,都將成為附帶民事訴訟判決之所本。且擁有紐約大學法學碩士學位的顧立雄以英文不好為由,表示以英文審訊辯論的香港法庭,無法讓他充分表達意見。最後香港法官在判決書中直接指稱:「不相信顧立雄英文不好」,「為爭取對被告知民事賠償,歪曲事實」,且「作證表現乏善可陳。」(壹週刊)

根據以上的公開資訊,我給出一個很主觀的分析如下:

一、從顧立雄過去的紀錄推測,他擔任金管會主委後,做得最好的工作可能是切斷金融業與國民黨的連結,以及打破現在的「金融幫」官官相護的情況。

二、從他過去參與過的案件分析,他並沒有對金融監理不足,顯露出嫉惡如仇的態度,也不曾對金融改革或金融創新表現「使命感」。什麼叫「使命感」?就舉最近的例子:林全從當台北市財政局長到行政院長,其作為一路以來都對財政健全表現出強大使命感,所以才能屢次在強大壓力之下,推動《最低稅負制》等得罪人的稅務改革。

可惜的是,相較之下,對「掃除威權餘孽」充滿使命感的顧律師,目前看起來比較像是因為「聽命行事」,才去做金管會主委的。

當然,「聽其言不如觀其行」:即使過去所作所為看不出太多對金融改革、創新的「使命感」,我們仍不能斷定,顧主委上任後就不會有所作為。

而反過來說,即使在「金融專業者」監管下仍爆發過財政危機,也完全不代表如果交給「外行」,情況就會比較好。

所以,我們或許應該回歸這項任命的本質:問題或許不在顧主委究竟「懂不懂金融」; 而是顧主委到底想為金融業做點什麼?金管會這個長期充滿爭議的單位,在「興利」和「防弊」之間,又能否真正有所作為?

且讓我們一起持續觀察、努力監督下去。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太愛刷存在感的官員,毀了英國汽車工業──台灣人,你確定還要政府帶頭「拚創新」?
沒有時間原地踏步:你沒有看錯,台灣洗錢防治的等級,就快要連阿富汗都不如

《作品推薦》
【投資銀行歷險記】資深副總裁的「黃腔教育」:投資銀行界的「色情小廣告」
【男性勿入,長期飯票投資學】還在戀棧「渣男公司」?該離開的就要離開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ball.su@flickr

DJ KT/金融無間道

一個自認為是天生左翼份子,追求公平貿易、反剝削、反權貴、反裙帶主義,實際上漫畫看太多,整天做白日夢的青年,居然為了「去全球化資本巨獸臥底」,合計做了 15 年的會計師、投資銀行和私募基金,最後還當上上市公司大老闆特助?這個中年人結束臥底生涯,是因為身分曝光?還是賣肝賣血賣光了?這麼多年在金融界近身觀察,他得到了什麼?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