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再下禁令:跨性別人士不得服役──原來想保家衛國,也是種奢侈
圖片

美國總統川普在 2017 年 7 月 26 日在 Twitter 宣布(註一),美國軍隊必須聚焦如何獲得決定性以及壓倒性的勝利,然而,跨性別人士(transgender)在醫療上的開支以及在軍隊中可能帶來混亂,因此從今以後,跨性別人士,不再被軍中接受,也不被允許從軍。(Siddiqui & Redden, 2017)


總統歐巴馬於 2016 年 6 月,解除美國跨性別人士從軍的禁令,讓跨性別人士可以公開地表明自己跨性別身份從軍,然而,川普的這項決定,讓許多在軍中尚未公開表明的跨性別人士,被迫公開自己的身份。

在消息宣布後,跨性別人士的去留成了高度關注的議題,美國海軍陸戰隊上將約瑟夫 · 鄧福德(Joseph Dunford)則進一步表示,對於此項禁令,國防部長已經收到總統的決定,故已經無任何修改的可能性,而部長已經研擬出執行這項禁令的相關指南。("Transgender ban: No policy change for now, says top general", 2017)

LGBT 人士在美國從軍的權益:從禁止到開放

女同志(Lesbian)、男同志(Gay)、雙性戀者(Bisexual)及跨性別(Transgender)在美國軍中飽受長期的歧視與打壓,在 1993 年以前,LGBT 人士按法律規定,在美國不可從軍。

1993 年由柯林頓總統任內,通過「別問別說」法案(Don' t Ask, Don' t Tell. 簡稱 DADT),讓女同志、男同志及雙性戀者只要在未公開性傾向的前提下,則可獲得從軍的機會,而當時的立法理由,則是在於擔心在軍中公開探討異於異性戀的性傾向,會影響到軍中的士氣。("Don' t Ask, Don' t Tell (DADT) | United States policy", 2017)

從 DADT 法案表面看來,似乎提升不同性傾向的人,有選擇從軍的權利,但事實上,仔細端詳,這項法案對於同志及雙性戀團體,仍具有很嚴重的歧視,而當時軍中也因許多不同性傾向的人,深怕自己的性傾向被其他人發現,甚至有些被發現,而遭受霸凌,卻也不敢將受到歧視與霸凌的事實浮出檯面。

總統歐巴馬在 2011 年撤銷 DADT 法案,讓不同性傾向者,可以公開自己的性向,也不會因此影響到從軍的權益。然而,跨性別從軍的禁令,直到 2016 年 6 月才予以取消 。(LeBlanc, 2017)

川普讓跨性別人士的從軍權益倒退走

然而,這項禁令卻又被川普恢復。原因是川普擔心跨性別人士占用醫療預算,讓我們來看以下數據:

依據蘭德智庫公司(The RAND Corporation)所做的調查,在 2016 年,全美約有 130 萬職業軍人,其中跨性別在現職從軍者,超過 6,630 人,選擇儲備役者(註二)也超過 4,160 人,而軍中對於跨性別的醫療費用,大約為 240 萬至 840 萬美金( "Transgender Troops: Fit to Serve | RAND", 2016),840 萬美金看似一比不小的數據,然而事實上,至多僅佔了整體年度軍中醫療預算 62 億 8 千萬美金的 0.13%。

此點,竟然成了川普總統的隱憂,甚至成為禁止跨性別人士從軍的理由之一,似乎過於牽強。

荷蘭海牙政策研究中心:「擋下跨性別人才,無疑是國家的損失」

部分人如同總統川普主張,質疑 LGBT 是否應在軍中服役,其中之一的考量,就是軍隊的士氣會因這群不同性別或性傾向的團體所影響,然而,荷蘭的海牙政策研究中心(The Hague Centre for Strategic Studies, HCSS)在 2014 年時針對 LGBT 團體在軍中的影響進行分析,結果發現如下(Polchar, Sweijs, Marten & Galdiga, 2014):

1. 沒有特別的證據顯示,從軍的特質為同志、雙性戀或跨性別人士的能力,相較於異性戀者,有顯著的差異。
2. 軍隊所需要的技能與特質,是廣泛且多元的,關鍵是,如何將適合的人安排在適合的位置,讓其發揮所長,而同志、雙性戀或跨性別人士,可以讓軍中有更多人才的選擇。
3. 一項在伊拉克戰爭與阿富汗戰爭的研究發現,在軍中個人的表現,事實上重視的是領導能力、武器的使用以及訓練的品質,這些特質比起性傾向更為重要。

如果今天有一位十分符合前述重要特質資格的 LGBT 人士,只因其性傾向或不同性別而錄取其他不完全符合資格的其他人,無疑是對軍中甚至是國家的損失。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美國兩大智庫之一,也在川普發表禁令宣告後,做出與荷蘭海牙政策研究中心類似的結論分析。禁止跨性別人士從軍,除了缺乏更多元的選擇,因而可能喪失錄用更傑出的跨性別人才外,對於軍中及美國社會多元性的熔爐來說,勢必將影響其包容、團結與和諧性。(Green & Snyder, 2017)

完全開放跨性別人士服役的 18 國

世界上現共有 19 個國家,同意跨性別人士從軍(部分見解未將泰國給列入,僅列 18 個)。

荷蘭在 1974 年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取消跨性別從軍禁令的國家,其他國家與年次,分別為瑞典(1976 年)、丹麥(1978 年)、挪威(1979 年)、紐西蘭(1990 年)、澳洲與加拿大(1992 年)、以色列(1993 年)、捷克共和國(1999 年)、英國、法國、德國、愛沙尼亞及芬蘭(該 5 國均於 2000 年)、比利時(2003 年)、奧地利(2004 年)、西班牙(2005 年)、泰國(僅可擔任管理行政職務)(2005 年)、玻利維亞(2010 年)(LeBlanc, 2017)(Polchar, Sweijs, Marten & Galdiga, 2014)。

而其中,又以紐西蘭、澳洲、加拿大、以色列及英國,對於跨性別從軍政策最為完善,人權保護最為周到。例如:在跨性別的手術或治療尚位達到「目標性別」時,體適能及訓練可以先暫緩,先從事其他的訓練,待跨性別的過程完成後,再接應接受的體適能標訓練(Schaefer et al., 2016),這種為軍中每一份子周全考量的態度,是否可以激勵這些跨性別從軍者,更願意為國效忠?答案不辯自明。

反思臺灣對待跨性別人士的權益

檢視臺灣的情況,我國役別分為義務役與志願役,義務役按中華民國憲法及兵役法的規定,男性必須服役,若是跨性別人士,男性轉為女性,則無義務服役,女性轉為男性,須經戶政機關,完成性別變更登記後,由各地方政府徵兵檢查委員會,檢視性別變更登記之戶籍謄本,逕由判定免役體位

針對目前志願役,按國防部人才招募中心相關簡章,均明定男性及女性,跨性別人士目前並未予以納入,顯見目前臺灣對於跨性別人士之相關權益,仍有進步的空間。

此外,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第 1 條,即開宗明義規定:「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也多次呼籲:世界人權宣言所保障的對象是每一個人,不因其性傾向及不同的性別認同而有所差異。(Parnell, 2017)

因此,對於現在有關性別、性傾向的相關法規限制,我們也應思考這些限制的意義,是否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以從軍為例,軍人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家衛國,如跨性別人士,具有更好的專業能力,也有意願從事軍職,只因其性別或性傾向,犧牲其工作權,究竟損失的是當事人?還是整個國家?值得我們去思索。

註一:川普於 26 日連發三次 twritter:
After consultation with my Generals and military experts, 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will not accept or allow......
上午5:55 - 2017年7月26日
....Transgender individuals to  serve in any capacity in the U.S. Military. Our military must be focused on decisive and overwhelming.....
上午6:04 - 2017年7月26日
....victory and cannot be burdened with the tremendous medical costs and disruption that transgender in the military would entail. Thank you
上午6:08 - 2017年7月26日

註二:選擇儲備役,the Selected Reserve,是指美國軍中被選擇準備接受正式儲備役(the Ready Reserve)的役別

《參考資料》
1. Don't Ask, Don't Tell (DADT) | United States policy. (2017).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Retrieved 31 July 2017
2. Green, S., & Snyder, J. (2017). Divided We Fall: Why the Ban on Transgender Military Service Will Harm U.S. Security. Csis.org. Retrieved 31 July 2017
3. LeBlanc, P. (2017). The countries that allow transgender troops. CNN. Retrieved 31 July 2017
4. Parnell, R. (2017). Transgender Rights are Human Rights. Retrieved 1 August 2017, from
5. Polchar, J., Sweijs, T., Marten, P., & Galdiga, J. (2014). LGBT Military Personnel: a Strategic Vision for Inclusion. The Netherlands: The Hague Centre for Strategic Studies.
6. Schaefer, A., Iyengar, R., Kadiyala, S., Kavanagh, J., Engel, C., Williams, K., & Kress, A. (2016). Assessing the implications of allowing transgender personnel to serve openly. the RAND Corporation.
7. Siddiqui, S., & Redden, M. (2017).Donald Trump says US military will not allow transgender people to serve. the Guardian. Retrieved 31 July 2017
8. Transgender ban: No policy change for now, says top general. (2017). BBC News. Retrieved 31 July 2017
9. Transgender Troops: Fit to Serve | RAND. (2016). Rand.org. Retrieved 31 July 2017

《關聯閱讀》
當小綠人變成LGBT──倫敦用紅綠燈支持LGBT權利
馬修再見─關於死刑、關於LGBT、關於仇恨與憐憫

《作品推薦》
生育權的進步──懷了不想生的孩子,北愛爾蘭女性終於可在英格蘭擁有健保行人工流產
【劉曉波逝世】已簽署國際公約的中國,然而醫療人權可真存在?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Ted Eytan CC BY 2.0

陳俞亨 Yu-Heng Chen/讓世界更好 To Create A Better World

陳俞亨(Steven),高雄中學,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人權與國際政治(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s)研究所畢業。對於人權(女權、同志、兒童、移民、難民及監獄人權)、刑事政策及國際政治深感興趣,希望透過分享不同觀點的分享,啟發更多的讀者,思考如何讓台灣更進步。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