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權的進步──懷了不想生的孩子,北愛爾蘭女性終於可在英格蘭擁有健保行人工流產
圖片

在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因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及北愛爾蘭地區擁有不同的歷史背景與文化,各地區常有獨特的法令。而北愛爾蘭,是全英國宗教信仰最虔誠的地區,大約 40% 的人篤信羅馬天主教(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正因如此,受到宗教的影響,北愛爾蘭許多的法令比起其他英國地區,更趨向傳統與保守(Kelly, 2016),例如人工流產、同志婚姻等規定,就與其他英國地區大相徑庭。

1861 年《侵害人身罪法案》(Offences Against the Person Act 1861)奠定墮胎在英國是屬於侵犯胎兒生命的法案基礎,1967 年《人工流產法案》(the Abortion Act 1967)賦予在英國英格蘭、威爾斯及蘇格蘭地區懷孕未滿 24 週的女性,可依其個人意願,決定是否進行人工流產(註),且醫療費用是由英國健保(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全額給付。

但若懷孕 24 週以上,考量胚胎胎兒的人權以及孕婦進行人工流產將有更大的風險,則依據 1990 年通過的人類受精與胚胎學法(the Human Fertilisation and Embryology Act),准許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例如:胚胎有極度的畸形、懷孕已對孕婦造成在生理或心理的極度傷害,或人工流產是挽救孕婦生命的唯一方法,人工流產才屬合法。(Human Fertilisation and Embryology Act 1990, n.d.)

然而,人工流產法案及人類受精與胚胎學法在北愛爾蘭均不適用。

北愛爾蘭女性,僅管身為英國的公民,同為守法的納稅人,在北愛爾蘭卻無任何醫院及診所,對於懷孕未滿 24 週的女性進行合法的人工流產,此外,即使北愛爾蘭女性前往英格蘭(England)進行人工流產,也無法享有免費健保給付的權利。

值得慶幸的是,在 2017 年 6 月 29 日,英國國會終於通過,北愛爾蘭女性可在英格蘭接受 NHS 健保給付的人工流產。而蘇格蘭及威爾斯地區也在同年 7 月 4 日宣布跟進。(Elgot, 2017)

在北愛爾蘭,即使懷了畸形兒或被強暴懷孕,也難以在當地進行人工流產

北愛爾蘭根據《侵犯人身法案》的精神,認為胚胎已經是一個生命,不認為孕婦能有自主權決定剝奪胚胎的生命(Elgot, 2017),訂定北愛爾蘭《1945 刑事司法》(The Criminal Justice Act (Northern Ireland) 1945),規定只有在對孕婦造成生命的嚴重威脅,或懷孕會造成孕婦永久性的嚴重心理或生理傷害的情況下,人工流產才屬於合法,其他的情況,例如嚴重的胚胎畸形、強暴或遭亂倫,均不是人工流產合法的理由。

因受到宗教及文化的影響,北愛爾蘭大部分的醫生不認為上述的胚胎畸形、強暴或亂倫,會造成孕婦永久性的嚴重身心傷害,因此,該法案的但書,在北愛爾蘭形同虛設,只有在極少數的案例下,醫生在北愛爾蘭,才願提供合法的墮胎。

對於自行在北愛爾蘭購買藥物墮胎的婦女,則面臨牢獄之災,甚至因為大環境的氛圍,墮胎後的女性,儘管是經由合法手續的墮胎,在北愛爾蘭也會被貼上負面的社會標籤,讓這些女性受到二次的創傷,認為自己就是一個有罪的人。("The UK country where women face life in prison for an abortion", 2016)

這些有關對於北愛爾蘭女性墮胎的禁令,讓許多北愛爾蘭女性及國際人權團體感到憤怒,認為北愛爾蘭女性的生育權被政府剝奪。

北愛爾蘭高等法院(High Court),在 2015 年宣判北愛爾蘭人工流產規定,已違反女性的人權,特別是對受性侵害的被害人(McDonald, 2015),但北愛爾蘭的最高法院(Highest Court)對於是否違反人權,仍在進行審理中。(McDonald, 2017)

國際上目前無特別專門針對人工流產法案的國際公約,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mmittee)在 2005 年針對 K.L. 的案例,認為在合理的情況下,人工流產是人權的一環,且國家必須確保提供女性合法及安全的人工流產。是為首次聯合國針對人工流產議題提出的相關見解。

K.L. 為當時秘魯 17 歲的孕婦,在她懷孕的第 14 週時,被醫生診斷出胚胎是先天無腦無脊隨畸形。儘管這樣的情況在秘魯進行人工流產是合法的理由,但當時院方因秘魯未對合法的人工流產有細部的規定為由,拒絕為 K.L. 墮胎,結果小孩在出生後 4 天因畸形而夭折。

聯合國認為,秘魯已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多項規定,必須對 K.L. 所造成的嚴重身心傷害負責,而秘魯政府直至 2015 年才願意對 K.L. 進行相關補償。(Grimes, 2017)

愛爾蘭的 4 名婦女

在 2010 年,歐洲人權法院(the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針對 2005 年愛爾蘭三名婦女 A、B、C 的案例,認定愛爾蘭共和國人工流產相關規定已違反人權。("CASE OF A, B AND C v. IRELAND", 2010)

A 女因與未婚男友意外懷下第 5 胎,但當時 A 女失業、未婚且經濟狀況欠佳,且第 4 胎小孩身體不健全,外加 A 女有嚴重的酒癮問題,且因後來小孩均接受寄養而患有嚴重的憂鬱症。

當懷第 5 胎時,A 女清楚意識到她的第 5 個小孩儘管出生後,因其本身的狀況,小孩也會接受寄養,因此憂鬱症每況愈下。

A 女的憂鬱症已嚴重到無法控制,但礙於北愛爾蘭的法案,A 女也不敢讓其親友知道有墮胎的念頭,於是私下向高利貸借貸,隻身前往英格蘭進行人工流產。

在手術後的隔天,A 女也因無法負擔昂貴的住院費用,隨即搭機返回愛爾蘭。從機場返回都柏林的火車上,A 女在火車上大量出血,隨即送往鄰近的醫院搶救,結果發現因部分的胚胎盤未在第一次人工流產手術時完全刮除,A 女必須進行「子宮內膜刮搔術」,對其身心再次重創。

B 女在懷孕第 7 週時,方發現自己意外懷孕,但當時因長期服用藥物,在諮詢兩位醫生的意見後,認為 B 女有外孕的高度風險,在評估自身狀況後,認為尚未準備好擔任母親的角色,於是 B 女在不願被家人發現的情況下,使用朋友的信用卡,購買飛往倫敦的機票進行人工流產。術後隨即飛回愛爾蘭,卻開始排大量的血塊,顧忌自身的狀況是否合法,因此,延遲兩週以後,才在英格蘭創辦的北愛爾蘭分院進行治療。

C 女當時因癌症正在進行化療,卻發現自己意外懷孕,而擔心化療將影響到胎兒,因此要求當時在進行化療的醫院,提供可能造成胎兒畸形或其他影響的相關資訊。令人遺憾的是,因人工流產在愛爾蘭具有很大的爭議,C 女僅收到醫院所提供的無效或不相干的資訊。

C 女只好在網路上自行查詢相關資訊,並決定趁在懷胎早期,進行藥物流產,於是飛往英格蘭,但礙於 C 女並非英國公民,因此沒有任何診所願意開處方,為 C 女進行藥物流產。

C 女別無選擇,一直等到懷孕 8 週,在英格蘭進行人工流產的手術,並在術後的隔天返回愛爾蘭。返回愛爾蘭後開始大量出血並遭到感染,在愛爾蘭回診數個月後,院方甚至也不願告知 C 女已因手術喪失懷孕的能力。

除上述的三位案例,在 2016 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針對 Mellet 的案例,宣布愛爾蘭共和國的人工流產相關法案,已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OHCHR | Ireland abortion ban subjected woman to suffering and discrimination – UN experts", 2016),是聯合國對於國家將人工流產犯罪化(將人工流產認定為犯罪的一種)所造成女性人權被侵害的重要里程碑。

在 2011 年,Mellet 被診斷出胎兒有嚴重致命的畸形,但礙於愛爾蘭法律對於人工流產的規定,而被迫前往英格蘭進行人工流產,且因為經濟拮据,無法在英格蘭久留。但 Mellet 在引產後的 12 小時內,又被迫返回愛爾蘭。("OHCHR | Ireland abortion ban subjected woman to suffering and discrimination – UN experts", 2016)

事實上,A、B、C 女及 Mellet 的案例,僅是冰山一角。在 2016 年,超過 700 位北愛爾蘭女性,前往英格蘭接受人工流產(Smyth, 2017)。這些女性不僅須負擔往返英格蘭的費用,也因被排除英國健保(NHS)的適用,因此還需支付人工流產的龐大醫療費。("Abortion: NI women not entitled to NHS terminations in England - BBC News", 2017)

黑暗中的曙光:推動北愛爾蘭享有健保給付的人工流產

在 2017 年 6 月 29 日,超過 50 位的英國國會議員支持由工黨(the Labour Party)所推動的一項法案:讓北愛爾蘭女性可享有健保給付的人工流產,這對北愛爾蘭女性,長期以來不人道的生育權,可謂重大的進展("Northern Ireland women to get free abortions in England - BBC News", 2017),成功讓此法案通過。威爾斯及蘇格蘭也在 7 月 4 日宣布跟進(Elgot, 2017),提供給北愛爾蘭女性更多的選擇,未來北愛爾蘭女性,可在英格蘭、威爾斯及蘇格蘭地區除進行人工流產外,術後也可在醫院有更好的照顧,不用因擔心手術後的住院費用,而在尚未痊癒的情況下,立即飛回愛爾蘭。

值得關注的是,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國會大選失利後,為鞏固其勢力,已決定將與北愛爾蘭民主聯盟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合作,但該黨長期反對在北愛爾蘭地區合法化人工流產,也不願意放寬相關規定。

然而,聯合國、歐洲人權委員會及歐洲人權法院均認為愛爾蘭對於人工流產的現行規定已嚴重剝奪女性人權,甚至是不人道的處境,有鑑於此,梅伊不應將北愛爾蘭女性的生育權,作為政治談判籌碼的犧牲品,用來搏取北愛爾蘭民主聯盟黨的支持,而忽略在北愛爾蘭人工流產就地合法化的迫切性與必要性。

英國政府必須再次審慎思考,畢竟,並非所有居住在北愛爾蘭的女性,經濟上均能負擔往返英國其他地區的費用,真正的解決之道,就是盡速修改北愛爾蘭女性人工流產的相關法案,讓北愛爾蘭的女性可如同其他英國地區的女性,直接在當地接受健保給付的人工流產相關治療。

最後,生育權已在國際上被認可為女性人權的一環,因此,任何理由均不該成為讓女性被排除接受合法及安全人工流產的藉口。

註:台灣按優生保健法及其施行細則,懷孕24 週內,孕婦可依其個人意願,決定是否進行人工流產,超過24週,若屬於醫療行為,則不受24週的限制。

《參考資料》
1. Abortion Act 1967. (2017).Legislation.gov.uk. Retrieved 3 July 2017
2. Abortion: NI women not entitled to NHS terminations in England - BBC News. (2017). BBC News. Retrieved 3 July 2017
3. CASE OF A, B AND C v. IRELAND. (2010). Hudoc.echr.coe.int. Retrieved 9 July 2017
4. Elgot, J. (2017). Wales and Scotland offer free abortions to women from Northern Ireland. the Guardian. Retrieved 9 July 2017
5. Grimes, D. (2017). United Nations Committee Affirms Abortion as a Human Right. HuffPost. Retrieved 9 July
6. Human Fertilisation and Embryology Act 1990. Legislation.gov.uk. Retrieved 3 July 2017
7. Kelly, J. (2016). Why are Northern Ireland's abortion laws different to the rest of the UK? BBC News. Retrieved 3 July 2017
8. McDonald, H. (2015). Northern Ireland law on abortion ruled 'incompatible with human rights'. the Guardian. Retrieved 3 July 2017
9. The UK country where women face life in prison for an abortion. (2016). Amnesty.org.uk. Retrieved 18 July 2017,
10. McDonald, H. (2017). Court to rule if Northern Ireland abortion laws violate human rights. the Guardian. Retrieved 3 July 2017
11. Northern Ireland women to get free abortions in England - BBC News. (2017). Retrieved 3 July 2017, from
12. OHCHR | Ireland abortion ban subjected woman to suffering and discrimination – UN experts. (2016). Ohchr.org. Retrieved 3 July 2017
13. 0Smyth, C. (2017). 700 NI women went to England for abortions in 2016  BBC News. Retrieved 3 July 2017, from

《關聯閱讀》
反對「全面禁止墮胎法案」,我在挪威國會前,響應波蘭「黑色星期一」
流浪孕婦在日本──從「孕婦人球事件」,看扭曲的醫病關係
越南醫院初體驗:那些你想不到的二三事

《作品推薦》
【劉曉波逝世】已簽署國際公約的中國,然而醫療人權可真存在?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Lisa Larsson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陳俞亨 Yu-Heng Chen/讓世界更好 To Create A Better World

陳俞亨(Steven),高雄中學,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人權與國際政治(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s)研究所畢業。對於人權(女權、同志、兒童、移民、難民及監獄人權)、刑事政策及國際政治深感興趣,希望透過分享不同觀點的分享,啟發更多的讀者,思考如何讓台灣更進步。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