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逝世】已簽署國際公約的中國,然而醫療人權可真存在?
圖片

2017 年 7 月 13 日,中國人權鬥士及諾貝爾和平得獎者──劉曉波,因肝癌導致多重器官衰竭,病逝於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Phillips, 2017)

劉曉波自 2009 年被禁錮到此刻,才得到真正的自由。

2017 年 6 月 14 日,劉曉波因肝癌末期,被轉往至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接受保外醫治,在醫院的治療過程中,因仍屬於政治犯的身分,而受到中國陸方矯正當局全天 24 小時的戒護。(Haas, 2017)

然而,劉曉波的入獄,在國際上已被嚴厲譴責為政治迫害,加上延遲給予適當的醫療處遇,現更被外界抨擊為蓄意的政治謀殺。

劉曉波在獲得醫療假釋後短短一個月內病逝於醫院,也讓受刑人在矯正機關的醫療人權問題浮上檯面。

即使在服刑,也應擁有醫療權

根據《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ICESCR)第 12 條規定,所有人均有權利享有生理與心理健康的最高標準,且國家必須確保每個人患病時,皆能得到醫療照顧。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第 10 條規定,自由被剝奪之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

上述兩國際公約(簡稱兩公約)奠定了人民不因犯罪而被剝奪應有的醫療權(UN General Assembly, 1966)。聯合國在監人處遇最低標準規則(United Nations 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亦稱曼德拉規則,the Nelson Mandela Rules)第 24 至 35 條,訂定相關衛生醫療規則,第 24 條規定,提供給在監人醫療服務是國家的責任,而在監人也應享有與在社區相同的醫療標準。

對於特殊的病況,在矯正機關內無法提供相關的醫療服務時,第 27 條規定,在監收容人必須轉送到特別的治療機構或醫院。(UN General Assembly, 2016)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在 2007 年出版《監獄衛生醫療──世界衛生組織對於矯正機關的醫療衛生關鍵指南》(Health in prisons. A WHO guide to the essentials in prison health)一書,提供矯正機關更詳細的醫療指引,也強調矯正當局必須與醫療衛生當局合作,提供給收容人與在外相同標準的治療,使收容人不因在矯正機關服刑而被剝奪醫療權。(Møller, Stöver, Jürgens, Gatherer & Nikogosian, 2007)

在歐洲地區,歐洲防止酷刑和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委員會(European Committee for the Prevention of Torture and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在 1993 年的年度一般性報告(General Report)中,也提出國家必須確保收容人的健康權。("3rd General Report on the CPT' s activities", 1993)

根據歐洲監獄規則(European Prison Rules)第三章也如列收容人相關醫療的權利規定(Council of Europe, 2006)。例如第 40 條規定,矯正機關的醫療服務必須與國家或社區的衛生主管機關有密切的連結,國家的醫療衛生政策,均適用於矯正機關。第 41 條規定,每位收容人至少可以接受到一位醫生的照顧,如矯正機關內無編制的全職醫生,也必須有兼任的醫生替代。

中國表面上是締約國,實際作為呢?

中國分別於 1988 年批准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及 1997 年簽署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並於 1998 年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至今尚未批准,故等於在中國未具任何法定效力。

儘管如此,劉曉波的事件,反映出受刑人的人權在中國是否獲得完善保障的疑慮。

德國及美國在劉曉波送往醫院治療癌症的一星期後,也發表聲明,願意提供劉曉波更完善的治療,呼籲中國政府應以病人的權益為優先,暫時放下政治因素的考量,只可惜,儘管排山倒海的國際壓力,中國政府仍不動於衷,並聲明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干涉中國的內政。(Haas, 2017)

事實上,劉曉波並非少數的個案,根據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CECC)2017 年的統計資料,在中國有超過 1,400 名政治及宗教犯正被監禁中。("Free China' s Heroes Initiative |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2017)

劉曉波轉院後的驟逝,讓人不禁懷疑其自 2009 年以來入獄服刑的期間,是否受到完善的醫療照顧,國際媒體也多次呼籲中國政府應儘快調查並公開劉曉波的服刑與治療過程。(Gracie, 2017)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中國政府對於劉曉波的逝世目前僅發出簡單的聲明,而現為了怕劉曉波的逝世引起國內激烈的輿論,不斷控制中國所控管的社群媒體,就連在微博,網友希望劉曉波安息 Rest In Peace(R.I.P)的言論也遭刪除。(Allen, 2017)

省視臺灣受刑人的醫療人權

臺灣自二代健保施行後,矯正機關收容人於 2013 年起,納入全民健康保險。法務部矯正署也與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積極合作,提供收容人在矯正機關專業的醫療服務。

收容人現在可在矯正機關內,接受內科、外科、精神科、皮膚科、牙科、眼科、耳鼻喉科、骨科及中醫等科別的醫療服務,如在機關內無法獲得完善的診治,收容人可戒護外醫(住院),甚至獲得保外醫治的可能性。

按監獄行刑法第 58 條規定,受刑人可獲得保外醫治。然而,保外醫治是否是受刑人的醫療人權一環,按兩公約在台灣 2009 年已三讀立法院通過,並具有國內法效力,按此精神,收容人若在矯正機關內無法得到適切的醫療照護,應有權申請保外醫治。

惟目前按我國監獄行刑法,保外醫治的准駁權在於法務部矯正署,由監獄報請個案由矯正署准駁,即使保外醫治被駁回,收容人並無所謂的救濟途徑,此點應與兩公約的精神有違。

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現已經將收容人保外醫治的准駁,增加救濟途徑,若收容人未來的保外醫治遭駁回,可提起申訴,向法院聲請司法救濟。

然而,未來高齡化收容人增長,戒護就醫及保外醫治也勢必有增加的趨勢,而戒護就醫的增加,對於台灣矯正機關戒護人力嚴重不足的現況,無疑是雪上加霜。擴充矯正人員戒護警力及改善矯正機關的醫療環境,亦是目前急待解決的問題之一。

劉曉波的事件,也顯現出醫療問題在矯正機關所受到的挑戰。

受刑人在法律上,是自由受到法律的剝奪,為其犯罪所受到的一種懲罰,但不表示其基本的人權就可因此被剝奪。

《參考資料》
1. 3rd General Report on the CPT' s activities. (1993).European Committee for the Prevention of Torture and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CPT). Retrieved 14 July 2017
2. Allen, K. (2017).Liu Xiaobo death: 'Even RIP is being deleted by censors' - BBC News.Retrieved 14 July 2017
3. Council of Europe: Committee of Ministers, Recommendation Rec(2006)2 of the Committee of Ministers to Member States on the European Prison Rules, 11 January 2006, Rec(2006)2, Retrieved 14 July 2017
4.Free China's Heroes Initiative |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2017). Cecc.gov. Retrieved 14 July 2017 
5. Gracie, C. (2017). Liu Xiaobo: China rejects foreign criticism over dissident's death - BBC News.Retrieved 14 July 2017 
6. Haas, B. (2017).Nobel laureate Liu Xiaobo released from Chinese prison with late-stage cancer. the Guardian. Retrieved 14 July 2017 
7. Haas, B. (2017). US joins growing calls for China to allow Liu Xiaobo cancer treatment abroad. the Guardian. Retrieved 14 July 2017
8. Møller, L., Stöver, H., Jürgens, R., Gatherer, A., & Nikogosian, H. (2007). Health in prisons. Copenhagen: Regional Office for Europ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9. Phillips, T. (2017). Liu Xiaobo, Nobel laureate and political prisoner, dies at 61 in Chinese custody. the Guardian. Retrieved 14 July 2017 
10. UN General Assembly, United Nations 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the Nelson Mandela Rules) : resolution / adopt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8 January 2016, A/RES/70/175, Retrieved 14 July 2017
11. UN General Assembly,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and 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16 December 1966, A/RES/2200, Retrieved 14 July 2017 
12. UN General Assembly,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16 December 1966, United Nations, Treaty Series, vol. 999, p. 171, Retrieved 14 July 2017

《關聯閱讀》
【劉曉波逝世】「沒有錢的共產黨,將甚麼都不是」──經濟斬斷改革之路,中國何時可以民主化?
諾貝爾和平獎有用嗎?
全民健保,真的值得台灣人的驕傲嗎?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Utenriksdepartementet UD CC BY 2.0

陳俞亨 Yu-Heng Chen/讓世界更好 To Create A Better World

陳俞亨(Steven),高雄中學,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人權與國際政治(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s)研究所畢業。對於人權(女權、同志、兒童、移民、難民及監獄人權)、刑事政策及國際政治深感興趣,希望透過分享不同觀點的分享,啟發更多的讀者,思考如何讓台灣更進步。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