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寡民的「歌聲革命」──騎上「波羅的海之路」,感動於與台灣如此相似的處境

小國寡民的「歌聲革命」──騎上「波羅的海之路」,感動於與台灣如此相似的處境

「嗨,你好,你會講英文嗎?」 一位高挑的正妹向正在等紅燈的我說。

喔喔喔喔喔!我出運了嗎?眼前這位正妹大概 170 公分高,穿著時尚的黑白相間緊身長褲,腳踏黑色運動鞋,上衣是白色針織衫加上桃紅色圍巾,指甲油也是桃紅色的。她棕色長髮披肩,戴著大墨鏡,加上玲瓏有致的身材,這根本是 Model 吧?

「是......會......一點點。」我有點呈現呆滯狀態,結巴地回她。
「你是從哪裡來的?」她把墨鏡拿下來,我看到她的眼睛也是漂亮的棕色。

遇見愛沙尼亞的高挑美女

「我從台灣來的。你知道台灣嗎?」
「我當然知道阿,它是不是在中國旁邊的一個小島?」
「對對對,沒錯!」
「呃,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幫個忙?」她指了一下自己的腳踏車說:「我的腳踏車輪胎沒氣了,我跑了好多家腳踏車店,可是今天是星期六,大部分都沒開......」

嗚嗚,原來不是來搭訕我的,不過想想也是,我已經騎了一整天的車,又髒又臭,鬼和蒼蠅才會來招惹我吧。我幫她看了一下車子,發現前後輪幾乎都沒氣了,於是問她:「你的車胎都沒氣了,看起來不太像是破胎,妳多久沒騎這台車了阿?」

「哦,這台車其實是我媽媽的。你知道嗎?我們這裡夏天很短,日照時間很寶貴,所以一到夏天,大家就會把握時間出來曬太陽。」
「對我知道,你們前一陣子才是仲夏節嘛?」
「咦?你知道喔!是阿,那天是我們一年裡面日照最長的一天,我們會點燃營火來慶祝。」
「嗯,我幾個禮拜前,也在聖彼得堡遇到他們的永晝祭(White Night Festival),好熱鬧阿。」
「是阿,不過今年的氣候很異常,進入夏天後還是每天陰雨綿綿,今天好不容易出太陽,我就趕緊出來找朋友活動一下,沒想到車子沒辦法騎,你可以幫我看一下嗎?」
「好的,沒問題!等我一下......」
 
我把打氣桶拿出來,將打氣頭換上美規氣嘴,花了好一會功夫才搞定──看起來的確不是破胎,而是太久沒騎,氣漏光而已。

「哇,太謝謝你了!祝你接下來的旅途順利!」她伸出手示意要和我握手。
「欸,我的手現在有點髒耶......」我看了一下剛摸過輪胎的髒手。
「沒關係,」她笑得燦爛,主動握了我的手,「很高興認識你,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握了我的手之後,她就很帥氣地騎上腳踏車離開了。

波羅的海三國處境,曾比台灣還要艱困
 
欸?!接下來的情節不是應該是交換 FB,然後改天約出來喝杯咖啡嗎?算了算了,畢竟現在波羅的海三國對我來說,早已不是當初「順路經過,有很多妹可以看」的地方──如今我對這三國歷史的興趣,已經遠遠超過看美女了!(真的啦!)
 
原因是,自從那天遇上前往愛沙尼亞首都,參加歌詠節的車隊,還在大家面前自彈自唱《向前走》,被 Live 到全國去之後,我就努力上網查了波羅的海三國的歷史,也因為這樣才知道,原來他們過去的處境,比台灣艱困不下百倍。

人民面對的,不只是吃不飽或被殖民而已,更是蘇聯種族滅絕式的攻擊。
 
1940 年開始,蘇聯開始屠殺愛沙尼亞的菁英階層,像是律師、醫生、作家等,之後把大量的人民送往西伯利亞勞改,再把大量的俄羅斯人送進愛沙尼亞,從教育、媒體各方面進行洗腦(怎麼即視感這麼強烈)。

他們的人數更只有區區的一百萬──沒有錢、沒有軍隊,他們有的,真的只有祖先傳下來的語言、文化,和一首一首的傳統歌謠而已。
 
於是在這不見天日的整整 50 年間,不只是 5 年一次的 Song Festival,從 1987 年開始,更幾乎每年都有盛大的音樂聚會,動不動就有超過 30 萬人參加,這可是超過總人口的四分之一阿!蘇聯你武力再強,動得了這些人嗎?
 
就像是電影《功夫》裡面的台詞:「就算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於是當蘇聯的中央政府自己出現政變危機,愛沙尼亞就順勢舉辦獨立公投,以極高的投票率(82.9%)和贊成率(78.4%)通過並宣布獨立──這就是有名的「歌唱革命」(Singing Revolution)。

我看了他們的故事,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用唱歌來完成革命,這根本是漫畫才有的情節吧?

「波羅的海之路」:「歌聲革命」背後,波羅的海三國人民的患難真情

抵達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入住了一間青年旅舍,我和同房間的一個瑞士年輕人,聊到我的奇遇和對波羅的海三國歷史的濃厚興趣,他對我說:

「如果你對這段歷史這麼有興趣,我推薦你拉脫維亞首都里加的 Museum of Occupation。它是我最喜歡的博物館之一,外表看起來像個黑色的大火柴盒,和旁邊的中世紀建築有很強烈的對比。每當下雨的時候,那沿著漆黑牆壁流下來的雨水,就像是上天為那個悲慘時代所流的眼淚。」

拉脫維亞首都里加的Museum of Occupation。


我連忙筆記。

「喔對了,你應該是沿著『波羅的海之路』 Baltic Way 騎吧?」
「咦?那是什麼?」
「你不知道嗎?波羅的海這三個國家的人民,在 1989 年舉辦了一個活動──他們從塔林開始,手牽手形成一條人龍,經過里加一直延續到維爾紐斯,總長 600 公里,目的就是向蘇聯表達獨立的決心!這場活動幾乎有兩百萬人參加,佔了三國總人口數的四分之一!」
「什麼!?」我完全被嚇傻了。
「很驚人對吧?很難想像他們怎麼辦到的,尤其那時候手機還不普及,大部分的人都是用無線電和收音機來聯絡,就能完成這樣的壯舉。」

我似乎聯想到了一件事情,對,就是在我當兵那年發生的「 228 百萬人牽手護台灣」......上網一查,果然,這個活動的靈感就是來自於 Baltic Way。

2004 年的 2 月 28 日,大約有 200 萬臺灣民眾參與這個活動,他們以手牽手的方式排列成長約 500 公里的人鏈。北起基隆市和平島,南至屏東縣佳冬鄉/鵝鑾鼻,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群眾運動。

我這時才意識到,原來這三個遠在天邊,地理歷史課本上寥寥幾句帶過的國家,他們的命運,和臺灣竟是如此的相似。
 
看了地圖,我本來就會經過拉脫維亞首都里加,只是維爾紐斯稍微偏離了方向,本來不在我的計畫當中。
 
但是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情,那就非去不可了──雖然要多騎將近 100 公里,但就當做是向這三國勇敢的人民們致敬吧!

湛藍的波羅地海。

 

抵達里加。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張修維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