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的希望種子──來自敘利亞的Eyad和Salam,與我們的台北半日遊
圖片

作者前言:這是我第一篇想在換日線分享的文章,藉由 Eyad 和 Salam 來台灣作客的故事,希望能讓大家多了解穆斯林,不要一聽到穆斯林或伊斯蘭,就直接膝反射想到恐怖份子。也讓大家能對敘利亞──這個遠在天邊,飽受戰火摧殘的國家有多一點點認識,知道就算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有一些勇敢有理想的年輕人,願意站出來做點什麼。

本來和藍白拖與阿帕約了中午吃飯,要去吃傳說中台北最棒的漢堡,前一天和藍白拖確認細節時,他說:「我們明天可不可以改約台北 101 的鼎泰豐?介紹你們兩個敘利亞來的朋友。」他又問:「你們在外面旅行這麼久,有遇過敘利亞的朋友嗎?」

我想了想:「欸......還真沒有耶!」
「我也沒有,所以明天我們就燃燒台灣人的小宇宙,好好接待他們吧。 」
「喔喔喔!」
我心裡暗自 OS:「什麼小宇宙,你哪個年代的人啊?」(謎之音:阿就和你一樣年代的啊)

隔天一早起來,接到藍白拖來電,說計畫有變,可能因為生活習慣或宗教的關係,他們下午兩點才吃中餐,吃飯前就改約爬爬象山,其中有一位好像蠻喜歡健行,指定想爬。

我看看窗外陰陰的天空,搞不好等下會下雨,話筒另一端又傳來:「風雨無阻!讓他們看看台灣人的小宇宙!」
「.......好啦。」

來自敘利亞的朋友,見面前的有限印象

依照約定的時間到了象山登山口,才發現他們昨天在淡水玩到太晚,現在一行人才從新店出發。於是和藍白拖、阿帕兩人前往附近的小七,買點東西墊一下肚子,要不然等一下爬到腳軟就糗了。

趁這個時間,我們交流了一下對敘利亞的了解。

根據我有限的知識,在 2011 年發生了阿拉伯之春後,敘利亞就陷入了內戰,一直到今天。本來只是年輕人因為不滿阿薩德政權長久以來的貪汙腐敗,以及國內貧富差距過大、失業率過高等問題,所發起的示威抗議,後來進一步導致了政府和各個武裝反對派的開戰。

再加上什葉、遜尼兩派的爭鬥,伊斯蘭國等極端武力恐怖分子的崛起,還有美國、歐盟、俄羅斯等大國在中東地區地緣政治的博奕,形成了一場沒完沒了的戰爭。

而敘利亞人民就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目前為止,已經有 760 萬居民流離失所,超過 400 萬的難民流亡在外,22 萬人死亡,這些數字正持續增加當中。我們今天的兩位朋友,是少數相對幸運的年輕人,他們住在比較安全的首都大馬士革,衣食無虞,正在念大學。

半小時後,他們到了集合地點,依序下車,男生叫作 Eyad,帶了副眼鏡,有著深邃的五官、微捲的頭髮,個子不高;女生叫作 Salam,用白色頭巾把頭髮全部包起來,只露出相當立體的五官。

「在阿拉伯語裡面,Salam 代表的是和平、寧靜(Peace),你們可以這樣記我的名字。」
「As-Salāmu `Alaykum!like this?」我馬上用阿拉伯語和她打招呼,這大概也是我唯一記得的阿拉伯語。
「Yes!Yes!」她看起來很開心。

象山上的交流,「他們」和我們如此相似

我們互相自我介紹、握手寒暄後,魚貫走上階梯。雖然是平日下午,但是國外遊客相當多,原來象山步道是個國外自由行旅客的熱門行程。我和走在我旁邊的 Eyad 閒聊了起來。
 
「哈囉 Eyad,你還是學生嗎?」
「是啊,我現在大三,念的是 computer science,剩下一個學期就要畢業了,對 AI 和大數據很有興趣。」
「哦?我也是耶!我以前研究所做的是 Data mining 喔。」
「喔對!那你也對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有研究嗎?」
「當然有啊!我還上 Coursera 去修了好多相關課程,你知道 Coursera 嗎?」
「知道啊!我也是一有想學的東西就上 Coursera 去看!只是我們網路環境相當差,頻寬只有一百多K......」

Eyad 發現我是同道中人,話匣子一開,和我聊個不停。

「聽說你們前幾天在 TEDxTaoyuan 上面分享,你們的主題是什麼啊?」
「我分享我們在大馬士革做的事情。我發起了一個社群,叫作 Changemakers,我們免費教年輕人寫程式!」
「哇嗚!太酷啦!你們有多少老師啊?」
「加上我目前有三個。」
「應該很困難吧,畢竟現在敘利亞的大環境不是很好......」
「是啊,這要感謝歐盟的一些組織給我們的援助,目前第一屆還算順利......」

Eyad 不顧下樓梯危險,一邊走路一邊把他的平板電腦拿出來,播放他們教學的影片給我看。影片中的教室不算大,設備看起來也有點克難,裡面坐了二十幾個年輕人,興致勃勃地在聽課。

走了一小段階梯後,Salam 有點喘,我們停下來休息。我不免問了他們內戰的現況。

「現在政府軍拿下阿勒坡了,你們覺得內戰有可能在近期之內結束嗎?」
Salam 苦笑了一下:「我們已經不敢有這種期待了。本來一開始我們都以為一下子就會結束,結果三個月、半年、一年...現在都六年了。
「但現在川普當選,他似乎是比較親近俄國的,情勢有可能改變,或許有機會也說不定?」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一切都是被這些大國所操控的。」

Salam 講到這,眼神好像透露出點忿恨,但也沒有持續太久。我算了一下,內戰發生的時候他們可能才剛上高中而已吧,最無憂無慮的求學時光就這樣在戰火中度過,要是我也會超不爽。

我們走到觀景平台,有許多人在上面拍照,我們等了一下,也全部登上去,請一個路人幫我們拍團體照。她是一位金髮的媽媽,和先生還有兒子女兒一起來爬象山,她幫我們拍了幾張照片後,Artor 很熱情地邀請他們一起來自拍。這位媽媽拿出剛買的手機用廣角鏡,爸爸拿出自拍棒,聽說都是在夜市買的,看起來相當融入台灣。

拍了幾張照片後,我們開心地介紹我們來自敘利亞的朋友給他們認識。

「那你們是哪裡來的呢?」我問。
「我們是美國來的!」媽媽回答道。

哇嗚,好像有點尷尬耶哈哈哈,美國就是剛剛 Salam 口中操縱敘利亞內戰的大國之一(還是最大咖的),但大家似乎也不以為意,聊了起來。我們爬到象山頂,讓他們兩爬上六巨石,拍了張照後,準備下山。

Salam 試著爬上石頭。圖/張修維 提供


大家一起在象山的觀景平台上合影。圖/張修維 提供

敘利亞青年的台灣印象

我們問他們還有沒有什麼地方想去的,他們說想去買些 3C 用品、去 Uniqlo 買衣服。如果可以的話想騎騎看 Gogoro。我們討論一下,立即排好行程,決定先去三創和光華商場,再到 Uniqlo 站前店,然後去 Gogoro 在師大附近的體驗店。我們想盡力滿足他們在台灣的最後一天。
 
上車後,藍白拖拿出兩本自己的書送他們。我們趁機大力介紹這位大作家。
 
「鄭重跟你們介紹,這位是台灣的暢銷作家,已經出了五本書了!」
「對啊,他最近還拿下香港的銷售冠軍喔!」

藍白拖被我們弄得有點不好意思,露出他靦腆的笑容。
Salam 很驚訝地說:「哇!真是太棒了!沒想到我們竟然能見到暢銷作家呢!完全看不出來呢!」她接著說:「這就是我對台灣人的印象,很謙虛!要是在我們的國家,要見一位暢銷書作家,可能會像是晉見國王一樣。」

我趁機問他們:「你們在來台灣之前,對台灣有什麼認識嗎?」

「嗯......其實沒有,當然我們來之前有上網做一下功課,但其實認識不大......」
「那現在呢?對台灣有什麼印象?」
「很棒的國家,而且人們很親切,而且很謙虛,就像我剛剛說的...還有,一切都井井有條!」
「真的假的?你們有沒有去過德國?哈哈哈...」
「真的!在台北就算晚上出來亂逛,感覺也很安全!」
「這倒是啦,台北是世界上數一數二治安好的城市。」
「那你呢?你對敘利亞有什麼認識?」Salam 話鋒一轉,問我道。

因為去過阿拉伯國家旅行,所以我算是對阿拉伯世界有一點點了解,我把我知道的跟她說。
她繼續問我:「你知道遜尼派和什葉派嗎?」

「我知道,阿薩德政府是少數的什葉派,但敘利亞有七成是遜尼派,你們都是遜尼派吧?」
「對,現在有人認為我們的內戰是什葉派和遜尼派兩派的爭鬥......」

我搖搖頭:「我不這麼認為,情況太複雜了,起因還是阿拉伯之春不是嗎?因為年輕人對腐敗的政府和權貴的不滿......」
「對,但是之後其他國家的手就伸進來了,他們為了各自的利益操控這個戰爭。」

Artor 問他們:「你們會討厭美國人嗎?」
「當然不會!」Salam 很堅決的說。

是啊,這一切不過都是政客們在玩的遊戲,和國內的一般民眾其實無關。

到了三創停好車後,走到一樓,我們被麵包店傳來的香味吸引,中午還沒吃的我們,各自買了麵包啃了起來,信步走向隔壁的光華商場買東西。Eyad 想要買一個樹莓派回去玩,可是我問了幾間都沒賣,他最後在一樓買了個 D-Link 的 USB 無線路由器,Salam 則是喜獲手機用廣角鏡。

之後我們又到 Uniqlo 去,Salam 一邊用視訊和媽媽連線一邊挑衣服,可能是要順便幫家人買吧?U 牌的超熱門羽絨衣又擺出來賣了,要價 2,490,我跟 Eyad 說這大概要 80 美金。他咋舌道:現在因為敘利亞幣值大跌,一般人一個月的薪水都沒這麼多......

大家在 Uniqlo 店裡合照。圖/張修維 提供

不被了解的阿拉伯世界

Uniqlo 之後,我們在南陽街附近填飽肚子,眼看時間也不早了,一行人便驅車前往 Gogoro 的師大體驗店。在車上,Salam 和我們分享她此行的一些收獲。
 
「這次的旅行真的改變了我。以前我們敘利亞人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太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直到戰爭發生......」
「這趟旅行不但讓我認識了很多朋友,看了很多外面的世界,也說了很多關於我們的故事。我也因此知道其實很多人並不了解我們......」

「像我前幾天一位台灣人問我從哪裡來,我說敘利亞,她看起來一臉疑惑,在手機上一搜尋,結果臉色一變......」
我緊接著說:「她一定是搜尋到 ISIS 了。」
「對!這些西方的媒體總是散佈這種訊息,弄得好像每個敘利亞人都是恐怖份子,」Salam 很忿忿不平。

我也附和道:「沒錯,不只敘利亞人,有時所有穆斯林都被用有色眼鏡看待!就像我進入蘇丹之前,也是因為長年接收這些訊息,覺得有點怕怕的,但去了才發現,蘇丹人是我整趟旅程中遇到最熱情、友善的人,他們儘管物質貧乏到了極點,還是盡力想幫助我們。」

我接著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世界上所有人都應該揹著背包去旅行,因為旅行,我們遇見彼此、我們交談、我們相處,然後我們會了解,其實人與人之間,本質上都是一樣的。」

「所以我一直相信,當全世界的背包客人數超過某個門檻之後,這世界就和平了。」

我一口氣講完,Eyad 和 Salam 不斷點頭。Gogoro 體驗店到了,我們依序下車,和店員出示證件借車。一個帥哥帶我們到門外,解釋怎麼操作之後,給我們一人一頂安全帽,我載著 Eyad,阿帕載 Salam,開始了 Gogoro 初體驗。

大家在 Gogoro 店裡合照。圖/張修維 提供


準備出發!圖/張修維 提供

「被鼓勵的,其實可能是我自己」──夜間的電動機車之旅

Gogoro 的加速性能真的名不虛傳,令人驚艷。我們在小巷子繞了幾圈,熟悉了車子的性能之後,我和阿帕交換個眼神。

「我們要轉換成賽車模式了,準備好了嗎?」
「哦?有賽車模式?」
「對啊,抓緊!」
「好!」

我開啟競速模式,再把防暴衝裝置關掉,綠燈一亮,油門一催,我和阿帕像脫韁的野馬,衝進入夜的和平東路。

「喔耶!!!」雖然我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 Gogoro 優異的加速性能所驚艷。
「嗚呼!!!」Eyad 也嚇了一跳,驚呼了一聲,感覺得出來他手抓得很緊。

半小時的體驗時間快到了,Eyad 和 Salam 在台灣的行程也接近尾聲,我好想在剩下的這短短幾分鐘內,讓兩位來自這世界上最動盪國家的朋友,多吸一點自由和平的空氣,多體驗一點台灣的美好。在道別的時候,我給了他們深深的擁抱,想要鼓勵他們繼續加油。

但會不會是我想太多了?

就如他們在 TEXxTaoyuan 上分享的,從這幾年的敘利亞內戰中,他們學到了四件事情:

turn your pain into passion
turn your discouragements into fuels
collaboration is the key
set your vision: inspire, motivate, and build

他們說,敘利亞是痛苦的母親,而他們已經將痛苦轉為熱情。他們在無比艱難的環境中,用實際的行動,挺身而出,從自己開始做出改變,創立 TEDxYouth@Jahez、TEDxJahezWomen、TEDxers in Syria、ChangeMakers,為了敘利亞的女權發聲、為了年輕人的未來努力。

或許,受到鼓勵的,其實是我呢。

《關聯閱讀》
你的建國日,是我永遠的浩劫日──敘利亞內戰下,被世界遺忘的「無國籍難民」
「戰火中,我的恐懼從未消失,但我仍在這裡」──敘利亞的無國界醫生,見證真正的殘酷煉獄
認識敘利亞──遺忘的古文明,戰火飄零的廢墟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張修維 提供

作者大頭照

張修維/張修修的單車環球冒險

六年級後段班阿宅,把人生當做電玩來過,不斷打怪升級解任務,期望在有生之年能破關。2013 年放棄幾百萬年薪,背著吉他,騎著腳踏車環遊世界,航向屬於自己的偉大航道。跨越中國、環繞歐洲、縱貫非洲,總共騎了 25,000 公里。活著回台灣後,出版《1082萬次轉動》,和大家分享冒險故事和獨特的電玩人生哲學。
臉書專頁:Shosho Chang
網站:1082萬次轉動 帶著電玩哲學的熱血單車冒險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