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 在「重新投胎比較快」的時尚圈裡,經歷還是優勢嗎?
圖片

去年的今天,我還一直認為,自己會再繼續往上唸、花上許多時間完成學業,然後努力成為一名研究中國文學的學者;然而,人生如此奇妙,今天的我,卻正期待著即將在紐約曼哈頓展開的時尚設計圈生活。

由於一路以來求學過程都很順利,學業表現也還算出色,拿過書卷獎和不同種類的獎學金,因此我幾乎不曾真誠面對自己,問問自己究竟真正喜歡什麼。總覺得,喜歡唸書,而書也唸得不錯,那就一輩子唸書好了。

能力所及之外,更重要的是「喜歡」與「熱情」

但當初我不知道的是,做研究和把書唸好,中間有著巨大的差距,直到我努力丟出四所美國東亞所博士班的申請,卻只得到哈佛碩士班候補名單的機會,再加上真正開始了碩士論文的寫作,我這才明白,原來我所喜歡的「讀書」,和「做研究」完全是兩回事。

我喜歡讀書,但我不喜歡費盡功夫尋找歷來對同一論題相關的論述,雞蛋裡挑骨頭地找出其他研究者的漏洞,加以批判而後說明自己對此一論題可能的貢獻;我也極度討厭寫註腳,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像是食物背後的成份表,重要但只有少部分人會認真閱讀;我也無法習慣在個人的論述中不斷引用重要學者的論述,以加強自己論點的強度,但這或許只是書讀得不夠的反應,我的思考不夠縝密、不夠廣泛,也不夠深入,而且很多時候,我並不那麼熱衷於追根究柢地想問題與探尋最終的答案。學術研究很有意義也很有趣,但好像不那麼適合我。

申請博班的失利,加上寫碩士論文過程中的種種自我對話,我開始對自己有了一些質疑,而在與指導教授討論論文的過程中,教授也不只一次對我說:「妳要好好問問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如果妳堅持讀博士班,以妳的能力,應該還是能做得不錯,但妳真的快樂嗎?妳還有很多其他的長處,找到它然後好好發揮。」然而我還是太倔強,覺得這些不喜歡都可以克服,我可以再努力一點,努力適應這個環境。

於是我決定再申請一次博士班。但或許是壓抑已久的興趣隱隱作祟,碩士畢業的那個暑假,我申請了獨立時尚平台的實習編輯,那也是我真正決定跨領域的關鍵轉捩點。

轉換跑道的猶豫像沒擰乾的毛巾,飽含著潮濕的水氣,我年紀不輕了,轉換跑道還來得及嗎?我沒有任何相關的基礎,申請得上嗎?就算申請上了,我跟得上其他已經在同領域奮鬥許久的人嗎?這些疑問散發著潮濕的霉味。

不過或許是寫碩士論文的過程,內心拉扯過於用力,我並沒有猶豫太久就決定背水一戰,下定決心申請美國時尚領域碩士班之後,再回去找指導教授,老師只雲淡風輕地說了:「如果妳告訴我,妳還是堅持要讀博士班,我才會比較訝異,在妳論文的字裡行間,我可以看得見妳的掙扎。」

於是一邊工作一邊著手申請,半年後,我收到了 Parsons(帕森設計學院 )的 Fashion Studies、FIT(紐約流行設計學院)的 Fashion and Textile Studies: History, Theory, Museum Practice 和 NYU(紐約大學) 的 Costume Studies 的錄取通知。我只申請了三所學校,而這三所學校皆錄取我,Parsons 還給了一筆獎學金。

「要找到妳真正喜愛的事情,並且賦予它生命力,讓作品有靈魂,這才是人文學門的核心價值。」指導教授說。看似繞了一大圈,我好像才終於找到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只要開始,就有機會。

3月底至巴黎旅行時,順道先造訪了一下 Parsons 巴黎校區周邊的環境。圖/Elise Ay 提供


大多數人認為的「光環」,皆源自於我站在相對有優勢的位置上

然而,前方所述的故事,代表我轉換跑道的順利,以及一路以來求學過程的順遂,這些事件不單是因為我很努力,更因為我站在一個相對有優勢的位置上,享受社會結構下比別人更多的資源。

我是個幸運的人。

在一個給予我完整的愛與關懷的家庭裡成長、一路上享受各方面的支持與資源,還遇到一位很好、早就看透我的指導教授,但這並非每個人都有。努力不一定會成功,許多時候,個人的付出多寡並不與結果成正比,努力固然重要,但有時候更關鍵的可能是運氣,也就是所處的社會位置。

「知道該努力」並非理所當然,有許多人根本不知道,甚至不相信努力可能會帶來一些不同。

這是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我目前也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盡可能地尊重不同的聲音,並且同情共感他人的痛苦,雖然不知道這有沒有用。

然而,這個社會位置並非固定,換了一個環境,可能也帶來角色的位移。

在「重新投胎比較快」的時尚圈裡,原本的相對優勢或許成了相對劣勢

以前的我可能幸運過頭,但即將前往異地念書的我,還沒開學就發現自己即將啟程的未來充滿著未知,舉例而言,我收到了位於曼哈頓上東區的學生宿舍分配通知,光是上東區的生活環境,我可能就會體驗到各方面的階級衝擊。此外,我即將踏進的是一個「重新投胎比較快」的時尚圈,不是星二代、非名門貴族出身、沒有享譽全球的超級編輯媽媽、沒有設計師親戚,甚至家族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曾在這個產業裡工作過,可說是一點邊都沾不上。

許多人說,要進時尚圈工作,重新投胎比較快。的確,沒有任何背景,只能靠雙倍、五倍、十倍的努力來彌補,然而,這又是個階級流動僵固的時代,再加上國際學生、跨領域等身份,原本的相對優勢,這時看似成了相對劣勢。

但是,套一句指導教授常跟我說的話:「妳不要妄自菲薄」,或許吧,跨界的身份能在時尚領域碰撞出不同的火花,過去文學研究的訓練以及在台灣成長的養分,也許會成為另類的優勢,我不知道結果究竟如何,但我只能一如往昔地勇敢面對。

人們所處的社會位置很關鍵,但努力應該還是會帶來那麼一點不同吧。

《關聯閱讀》
「臻於完美,是我對時尚設計的信念」── 此刻,我終於成為全美頂尖的帕森設計學院新生
【時尚產業觀察】從Armani到獨立設計師,都在問候「新年好」──「打進中國市場」人人會說,怎麼做?
「還是學生」,犯錯沒關係?──在英國設計系所裡,沒有這回事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主圖/Artem Furman@Shutterstock、附圖/Elise Ay 提供

Elise Ay/紐約時尚設計圈裡的文化觀察

半路出家的時尚觀察者。台大中文系、台大中文所畢業,曾短暫在歐洲讀過藝術史,差一點被哈佛錄取,之後進入 Parsons 時尚設計學院攻讀第二個碩士。信仰藝術與美,相信文字。儘管卡爾維諾說:「沒有語言不欺騙。」還是希望能以最真誠的筆調,紀錄異地生活與文化觀察的碎語呢喃。
經營個人網站:The Kaleidoscope,同時也為 A Day Magazine、The Femin、HxxA 等平台撰稿 。
Instagram:eliseai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