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亮麗的背後,其實全是無盡的眼淚──隻身勇闖米蘭,追求我的精品夢(上)
圖片

文:SM Chang


大學的時候,有一位語言學教授,曾經在課堂上,表情甚是激動,一副非要把人生的秘密傳授跟我們這些莘莘學子般地揮舞著雙臂,作勢手上有兩把刀,邊揮舞,邊說著:

「記住,人生一定要有兩把刀(指兩個專業),一條路不通了,還有另外一條路可以走!」

那時候很多同學都咯咯地笑,一向沒有幽默感的我,卻有如醍醐灌頂般地大覺悟。

我是個《魔戒》迷,一開始迷上,是因為那氣勢磅礴的場面,當然還有帥哥,以及那美到不行、好像從我的文學課本中走出來的英文,讓我如癡如醉。不過,它對我真正的影響,是一回我隨意翻閱了表妹家一整套的魔戒幕後花絮書(精裝書,好厚重一本):

你知道嗎?電影裡頭負責書寫那龍飛鳳舞的英文書法、文字的人,寫字練字其實就是他的興趣,有事沒事自己練練,就練出了一次跟這個劃時代電影合作的機會──還有劇組負責化妝、特效、服裝的人,好多人都是本來只是業餘做著自己有熱情的事,可能原本默默無聞,可能這根本就不是他們賴以維生的本業。

看了這本書,當時準備考大學、覺得前途渺茫的我,突然像是吃了定心丸:「我只要找出一件事,專心修煉,這個世界充滿了無限可能性,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畢業後進入職場,擔任華碩電腦外派在印度的行銷專員,三年後,我決定放棄幾十萬的年終,直接出發去義大利──當時就是抱著「練劍」的心態(「練刀」聽起來太沒有氣勢了),還有,「只要全心全意努力就一定會有成績」的幹勁,傾盡全力,放手一搏。

義大利郵局窗口,在義大利當過學生、自己辦理過居留證的人,對這個 logo 肯定是充滿滿滿的回憶,所有填好的文件,都要送到貼有這張貼紙的郵局窗口寄送。圖/SM Chang 提供


那時候,我對在義大利追求海外職涯的想像,天真、遠大又美好:25 歲唸書,26 歲拿到文憑,接下來開始在當地工作,熬個五年就有永久居留權,這時 30 歲,錢也存得差不多了,房子頭期款搞定,工作順利升遷,再三、四年,就可以拿身分⋯⋯。

到時候不但做著自己熱愛的工作,穿著漂亮的鞋子,還順利讓自己成功移民到嚮往的國度!一定沒問題的!我一心毫不猶豫地,拿自己最後的 20 幾歲青春,跟命運賭上了。

然而,現實是,只有 25 歲到 26 歲這一段,與上述的想像雷同──剩下的,全部都是辛苦的搏鬥,一直到 28 歲離開,我連正式的工作簽長什麼樣子也沒看過。

離開的時候,我身無分文,是朋友伸出援手借的錢,我一直到之後兩、三年,才開始有能力償還,一直到我 31 歲,才算真正的債務自由。(所以我現在愛錢愛得理直氣壯)

以下,是我在義大利的這段日子,最真實的人生經驗與體會:

砍掉重練的職涯

去義大利讀了書,才知道,大部分畢業後能留下來工作的人,都是從 intern 開始做起──也就是說,我之前在華碩電腦擔任行銷專員的經驗,完全派不上用場。對很多根本沒有工作過,才 22、23 歲的同學來說,這件事可能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對於我這個有著「30 歲計畫」的人來說,自此,就是不斷地在想辦法「趕進度」。

幸運的是,一畢業就接到 GUCCI 的面試電話,也很順利一面試就上了實習的職務。面試的時候,老闆問我:「你未來的工作,很多時候就是不斷地影印和裝訂,還要時不時幫老闆買午餐買咖啡,你可以接受嗎?」

我想都沒想:「沒有問題的,我知道這是個 intern 的職位。」當時腦子一閃而過的念頭是,半夜開卡車倒垃圾這種事都做過了,在奢侈品幫老闆買便當有什麼不行的?加上我英文好,老闆很快就決定聘用我了。

當時說好是一年,但因為我的學生居留證只剩下九個月,就先簽了九個月的合約,也沒有想太多。

那時候,一個月生活費約 500 歐元,房租則要 580 歐元,合計起來每個月都是近 4 萬元新台幣的開銷。雖然有少少的存款,和父母部分的資助,但是仍必須天天縮衣節食──愛旅行的我,在義大利兩年半,比起很多的留學生,我可說是哪裡也沒有去,因為沒有錢。

未經雕琢的鑽石,要自己想辦法發光

九個月很快過去了,老闆們(部門四個正職都是我老闆)對我的表現很滿意,表示說好剩下的那三個月要再續簽,此時此刻卻發現,公司沒辦法幫我續辦簽證。

也或者是說,公司其實沒打算在我這樣資淺的人身上投入資源。老闆問我,「你想回亞洲嗎?任何一個區域,我們都可以幫你牽線想辦法。」

只是,我還沒有準備好──快兩年的時間,米蘭就是我家,我還沒準備好再一次將自己連根拔起,更何況,我以為,真心的以為,這一次的搬遷,是為了定下來。

來接替我的女孩子,偷偷地跟我說:「妳教我一次,下一次讓我自己做,請你幫我看看哪裡做不好,還有,可不可以請妳也提醒我,老闆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需求?我面試的時候,他們一直跟我說妳很好,他們是逼不得已才讓妳走,我壓力很大。」

那時候,搞到連 GUCCI 的 CEO 看到我,都大聲地對我說:「 So, you are THE girl?!」

每個人都有隱藏起來的價值,很可能在某一個時間點沒有被人看到。不是自己沒有那個價值,只是,鑽石未經雕琢,也就沒有那個身價──那顆石頭,得要遇上那麼個有技術的人,才能讓它價值連城。

經歷過這次無法續約的事,我下定了決心:我只能靠自己雕琢淬煉,成為那個讓自己變成鑽石的人。

但是,當務之急是「拿到身分」和「賺生活費」──沒簽證,留不下來;沒錢,會餓死。

盼不到工作簽證,一個人身在異鄉,哭乾了眼淚,還是得大步向前

對於處理工作簽的記憶,其實現在已經有點理不出頭緒來了,又是一段很黑暗的回憶,大致上在義大利最後一年多的過程就是,問了許多人的建議,大家都各有「偏方」(因為法條很亂,移民局的警察們有時也很看心情)。

心亂如麻的我,聽了各方各說各話後,思緒卻像是被小貓玩亂的毛線球,全纏在一塊──聽了一堆主意之後,反而毫無主意了。為了搞清楚大家說的各種方法到底又根據什麼法條,我自己也上網,花了大量時間去了解義大利的移民法規和流程──而網頁只有義大利文版。

後來有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義大利文學得那麼快?之於我,這已經不是語言能力的問題了,這是攸關生死存亡的事情!看不懂,我就邊研究邊查單字。

這中間,也試著用不同的工作簽法條,遞了申請,然後,我的簽證,就這樣卡在移民局,幾個月的時間,都出不來了。我呢?就是介於合法和非法居留的灰色地帶,每天提心弔膽地過日子。

一張紙條,作為留在義大利的唯一憑藉

當時在義大利,只要遞出了居留申請,移民局都會給一張紙條,表示「這個人申請已經收到了,在拿到正式居留證之前,這張紙條是合法居住的證明」。但是,基本上只有這張紙條,是不能出境的──也就是說,就算想去歐盟其他國家遊玩,也是不行的。

記得,把申請遞進去的時候,檢查我文件的女職員什麼也沒說,意思是所有該有的文件都有了。她給了我這一張紙條,要我幾個月之後憑著紙條領工作簽(居留證的申請必須跟居留的「原因」綁在一起的,當學生的時候申請的是學生居留,這時候申請的就是工作居留)。

那時候,心中好雀躍,想著再過一陣子就可以正式好好找工作了;領簽證的那一天,我一大早(都是一大早,不然移民局的隊伍就會很長),搭著那班平時根本不會用到的軌道電車,心中難以壓抑的興奮,我的笑臉,嘴巴都快咧到兩邊耳朵了──而接過我的紙條後,窗口內的警員一如既往,面無表情──

要去移民局的早上,都是這樣的清晨,六點多鐘;移民局早上八點開工,從我家坐軌道電車大約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加上等公車的時間,喜歡賴床、常常睡不醒的我,都是一大清早就出門。如果是夏天,天空總是溫暖且清爽,泛著美麗的藍,而這是個秋末的早上,灰藍灰藍的天空,跟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到移民局報到,卻始終拿不到居留證的我的心情,一般沈重。圖/SM Chang 提供


警員大哥進去了很久,我的心也開始往下沉,趴在窗口,望眼欲穿;他終於出來了,把那張紙條原封不動地還給了我。這時我的義大利文已經可以應付生活中大部分的雜事了,眼看他一副準備要喊下一號、完全就當作我這個人沒有站在他面前一般,我急急忙忙地問:「為什麼?」

「你的簽證還沒好,沒有為什麼,你一個月之後再來一次吧!」就這樣把我打發了。我此刻的心情,即使用「跌到谷底」,也早已不足以形容。

盼不到遙遙無期的工作簽證

之後,一個月再一個月,每次都是給我一句:「你的簽證還沒好,沒有為什麼。」接下來的幾個月,我也不知道自己待在義大利,是不是合法了──因為又是眾說紛紜,說是這張紙其實只能使用幾個月之類,至於「到底是幾個月」,也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我就這樣死守在米蘭,哪裡也不敢去,害怕一離開,就再也進不去了;每個月,搭上那班公車,一個月接著一個月,心上的石頭,就是不斷加疊上去。

之後幾個月,幾乎每從移民局出來,我都要坐在公車站牌邊的椅子上哭一會,才有勇氣和力氣搭上同一路軌道電車,回到我的日常生活。故作鎮靜地裝作一切都不需要擔心、想辦法繼續找工作賺錢。

直到有一次,我再也承受不了這個壓力和不確定性,才出了移民局門口,馬上跌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那時候,大概也才早上八點多,天氣微涼,路上什麼人都沒有,也顧不得什麼禮貌形象,就是好大聲好大聲,像是要把整顆心哭出來一樣地大哭。

一開始是把包包抱在自己的懷中,一會就是鼻涕眼淚,哭到呼吸困難,從包包裡拿出衛生紙,擤了鼻涕繼續哭,垃圾桶其實就在兩、三步的距離,也沒有力氣爬起來丟垃圾,要不了多久,就給擰成一團的衛生紙包圍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有位老人家出現在路上,我看了他一眼,繼續哭,沒想到他竟然走過來,看他逐漸向我接近的當下,還很脆弱地希望,「他是不是要過來問我好不好?」

老人到了我面前,居高臨下,「你自己要把垃圾撿起來丟掉,不要把我們的環境搞髒了!」

當時哭花的臉,加上老人的話帶來的驚嚇,應該是整個扭曲不成樣了吧,怯懦地邊哭邊點頭,繼續哭著,眼角的視線看到老人漸漸走遠。

然而,神奇的是,當這位老人家把我的玻璃心瞬間凍成冰塊的同時,卻也給了我站起來的勇氣,用最後一張衛生紙(真的是最後一張,哭了兩整包的面紙),擦乾眼淚,站起來,彎身一一撿起散落一地的紙團,丟入垃圾桶,背起包,我往公車站走去。

終於明白,全世界只有我在乎,自己的世界是不是支離破碎──如果我沒有辦法找到修復它的勇氣和能力,那它就永遠好不了。

下篇:「義大利求職惡夢」教我的事:用盡全力,生命自會找到出路──隻身勇闖米蘭,追求我的精品夢(下)

《關於作者》
SM Chang,摩羯座,法國知名品牌中國區買手,人生超過三分之一的時間旅居異鄉。
大學剛畢業就勇闖印度,之後進入科技業,派駐印度擔任行銷專員,三年後拎著皮箱直奔米蘭,到奢侈精品界闖蕩。衝著一股熱情,堅信人因夢想而偉大;患有嚴重的公主病,卻意外地吃苦耐勞;貪心地想透過閱讀和旅行,用一輩子的時間,過好幾輩子的生活。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asimiro PT@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在這裡,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被歡迎,」──面對義大利的不公平,異地人只能選擇妥協
在「歡迎人才」的德國辦理居留,我們所受到的羞辱──永遠的外國人,與那道無形的牆

《作品推薦》
曾經對戶外活動毫無興趣的我,為何一路走上 4256 公里的美國太平洋屋脊步道?
一個真心的擁抱,成為我闖蕩世界的起點

旅行原力/值得分享的旅行故事

人類自古以來就是旅行者,血液裡充滿了探索世界的 DNA。就好像光明原力和黑暗原力一樣,每個人都擁有旅行原力。農耕時代的來臨,讓人們固守自己的家園和財產,忘了這世界是這麼精采這麼大。但還是有些人不願待在舒適的小圈子裡,渴望走出去看世界。這裡聚集了很多當代旅人,他們都受到旅行原力的召喚,用自己的方法去探索這個世界,寫下他們的故事,分享給大家。如果你看了,自己的旅行原力也開始蠢蠢欲動,那就勇敢地踏出去吧。願旅行原力與你同在!
臉書專頁:旅行原力 Travel Force
網站:旅行原力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