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觀察】雅加達選後餘波:印尼「潘查希拉」的多重轉世,佐科威政府的政教難題
圖片

暴雨驟降的時刻,雅加達的街頭頓時冷清不少。年初時,走在住宅區的巷弄中,可以看見雨滴沿著到處可見的競選旗幟不斷滴下。那時正好是雨季,也是雅加達省長選戰最激烈的時刻。住宅區中掛滿了色彩鮮明的競選旗幟,不僅豎立在道路兩旁,還出現在窗邊、牆上、或是用細線串起街道兩邊的民房,像曬衣服一般懸掛在頭頂上。

一場舉世注目的選舉,在艷陽和大雨交替中落幕。尋求連任的鍾萬學(Basuki “Ahok” Tjahaja Purnama),在選舉過程中身陷褻瀆可蘭經的官司,更引發伊斯蘭團體發起五十萬人以上的大規模示威遊行。鍾萬學敗選後不久,便遭法院判決敗訴並隨即監禁──又觸發了支持群眾在國內外發起聲援「阿學」的行動。

從雅加達到泗水、從台北火車站到洛杉磯,支持釋放鍾萬學的集會在全球遍地開花。

印尼的政治光譜朝兩極化發展:選舉過程中,激進宗教團體表達建立「伊斯蘭國家」的訴求,主張擴大實施「伊斯蘭律法」;但在此同時,支持多元族群與宗教觀念的草根動員力量也迅速成長。對國家未來不同的想像,各自透過網路社群媒體與集會活動,大聲表達自己的主張。

皮影戲與操偶師:總統大選代理人戰爭

雅加達的選舉,被視為 2019 印尼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全國性政治頭人的巨大身影,在選舉過程中頻繁現身:鍾萬學是總統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昔日擔任雅加達省長時的副手,兩人關係緊密。

而擊敗鍾萬學的當選人阿尼斯(Anies Baswaden)早年學運出身,曾於總統大選時擔任佐科威陣營發言人,卻在今年雅加達省長選舉中,與 2014 年敗給佐科威的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結盟,兩人連袂出席競選場合。

第三位候選人阿古斯(Agus Harimurti Yudhoyono)其父親為前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雖然在二月時第一輪選舉便淘汰出局,其家族依然活躍於政壇。

前述之退役中將普拉伯沃,是印尼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的前女婿。2014 年總統大選敗陣後,他不諱言將再度於2019年向佐科威挑戰總統大位。接下來兩年,普拉伯沃如何駕馭多變與極端對立的政治浪潮,將左右選情的發展。

「潘查希拉」的多重面貌與多重轉世

佐科威坐在總統府的辦公桌前,身穿白襯衫與鮮紅色的領帶,色調與身旁的紅白兩色的印尼國旗相呼應。

時值五月底,鍾萬學入獄後不久,佐科威拍攝了一支 30 秒左右的短片,堅定支持印尼的立國精神「建國五原則」(Pancasila,「潘查希拉」)。


「『潘查希拉』是我們的身體與靈魂,在我們的血液與心跳中,是維護民族與國家完整性的黏著劑。我是佐科威、我是印尼(人)、我是『潘查希拉』。」(Saya Jokowi, saya Indonesia, saya Pancasila)

儘管印尼人對「潘查希拉」耳熟能詳,佐科威政府卻首次宣布6月1號為國定假日(Hari Lahir Pancasila),並擴大「潘查希拉週(Pekan Pancasila)」紀念活動。在這一波宣傳中,佐科威政府強調「潘查希拉」的理念肯定印尼宗教與族群的多元性,對於聲勢漸長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組織,進行柔性駁斥。

事實上,自從 1945 年由印尼開國元勳提出,「潘查希拉」隨著不同政權的更迭歷經多次的轉世與重生。在立場左傾的蘇卡諾(Sukarno)總統時代,「潘查希拉」融合了民族主義、人道主義、共識民主及社會主義的精神,並強調國家中不同力量的團結合作。

「潘查希拉」的彈性,為印尼政治與宗教之間的關係創造了折衷的空間:既非世俗國家,亦非伊斯蘭國家。「建國五原則」第一條即是「信仰至上的真神」(Ketuhunan yang maha esa),強調宗教信仰在印尼人心目中的核心地位,卻對於宗教的內涵保持詮釋空間──1945 年印尼建國之際,一度為了「潘查希拉」中是否該提及「伊斯蘭律法」而經歷一番爭論,最後拍板定案加以否決,即是在國族的想像中容納基督教、印度教、佛教等不同信仰。

然而「潘查希拉」的模糊性,也使得印尼政府在不同時空情境中,得以用「潘查希拉」為名推動南轅北轍的政策。1960 年代末期,軍頭蘇哈托掌權開啟「新秩序(Orde Baru)」時期,「潘查希拉」是蘇哈托政府宣揚愛國精神的標竿,卻也成為打壓異己的工具:不論是共產黨人士、民主異議分子、無神論者或是激進伊斯蘭宗教團體,皆可能以違背『潘查希拉』為罪名遭到逮捕入獄。

經過近二十年的民主化,今年雅加達省長選舉的餘波中,「潘查希拉」又成為印尼自由派人士的寄託。許多印尼藝人與網友熱烈響應,貼出「我是印尼人,我是『潘查希拉』」的標語。參與這一波發聲行動的網友強調:雖然印尼是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他們堅定反對印尼成為法制上的伊斯蘭國家,並期望印尼社會對不同宗教信仰展現包容。

國內外政治挑戰下的「潘查希拉」

七月底,佐科威政府宣布解散激進主張之「伊斯蘭解放黨」(Hizbut Tahrir),成為印尼1998年民主化以來,首度以維繫國家團結為由解散民間團體。

佐科威親自簽署代行條例,授予政府權力解散違反「潘查希拉」價值的組織。這個舉動儘管獲得國內部分溫和派伊斯蘭組織的讚賞,卻也遭致人權團體批評,認為此舉將激化對立,並憂心蘇哈托時期「新秩序」的幽靈,將再度壟罩印尼的公民社會。

對內,佐科威政府面臨激進伊斯蘭團體的崛起,還有與之結盟的普拉伯沃在 2019 年總統大選來勢洶洶。對外,則是擔憂東南亞地區恐怖主義興起:在鄰國菲律賓,民答那峨的戰火持續進行,公開宣示效忠「伊斯蘭國」(ISIS)的恐怖組織長時間佔領馬拉威等市鎮,戰亂中菲律賓軍警已經指認出數十名印尼籍、馬來西亞籍聖戰士,顯示東南亞恐怖組織跨國網絡已然悄悄成形。

複雜的時局中,印尼政府並非迎面進行宗教論辯,而是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藉以肯定印尼宗教與族群的多元性。「潘查希拉」可以幻化重生、可以再詮釋──因為「潘查希拉」即是國家。

就像暴雨過後雅加達市區淹水的街道一般,混濁的雨水久久不能退去。在這個不平靜的雨季過後,如何在各種激烈的浪潮中取得平衡,依舊是佐科威政府的難題。

《關聯閱讀》
【鍾萬學事件】拜託台灣的「華人」們,放過印尼與鍾萬學吧!
小英的新南向政策,東南亞怎麼看?──來自印尼頂大的觀察

《作品推薦》
【東南亞記事】海嘯 ‧ 神蹟 ‧ 伊斯蘭──歷史交織的群島上,與汶萊青年對話
【東南亞記事】在馬來西亞雨林之中,尋找客家先人安息之地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siaTravel@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李問/狂飆三輪車

李問,新竹人,芝加哥大學人類學碩士,曾任Taipei Times(英文台北時報)記者,現從事政策研究與口筆譯工作。關注印尼與東南亞政治及族群議題,不知不覺已走訪東南亞八個國家。擺盪在外交實務和文化田野調查之間,走跳各地偏愛搭乘蛇行甩尾的三輪車。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