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荷語發音,關細眼睛什麼事!」──種族歧視色彩教科書在荷蘭通用多年,教育圈渾然不知

「教荷語發音,關細眼睛什麼事!」──種族歧視色彩教科書在荷蘭通用多年,教育圈渾然不知

有「最幸福兒童國度」,並在許多教育制度上高度受到讚譽的荷蘭,很諷刺地,在今年十月,因為一則家長在臉書上揭露的教科書內容,在初等教育圈裡瀰漫一股既震驚又低靡的氣息。

事件蔓延後,更如洋蔥層層剝開:教學法設計者、教師、甚至學校,眾多荷蘭知識工作者,無論基於「無心」或「有意」,卻同樣不當地傳遞既有的刻板印象,進而助長了荷蘭社會對「華裔外貌」的種族歧視。

圖/AlesiaKan@Shutterstock


「教荷語發音,關細眼睛什麼事!」
 
這個爭議,來自由 José Schraven 設計的教學法,並編寫而成的荷蘭語課本(小學三年級適用),經教育機構 Onderwijsgek 推薦,使得該教材在多所小學中用了五年後,才被具有華裔背景、孩子就讀 Laterna Magica 學校的家長發現並向學校反應,但因為校方無人回應,只好憤而轉向臉書公開指責。

接著,便在華裔荷蘭人社群間發酵,大家紛紛憶起曾遭受過的種種不愉快、嘲笑、甚至欺侮;隨後,大量的郵件和群眾找到 Onderwijsgek,該字面意:Crazy about Education,果然不但熱愛教育,還真因教育「抓狂」了。
 
先看看荷蘭語發音(ng)課程中的設計內容:

(中文)「興鄉松在香港打乒乓球。不要忘記字尾!」同時教材指示老師一邊做此動作:雙手食指上拉眼角,做出狹窄的裂縫眼。
圖/谷卓 提供


興(shing)鄉(shang)松(shong)都是教學目標:學會 -ng 結尾音,範例的字,所以「興鄉松」在此當作一人的名字,句中的「香港」、「乒乓」也都是 -ng 音。
 
為了找出相應的字音讓學生記得發音,於是該教材便創造一種「圖像記憶」,幫助加深印象──但上述段落裡,華人慣用的三音節名字、地名、體壇上較擅長的兵乓運動、狹縫眼的外表,在在都落入刻板印象,且被不謹慎地當作達成課程目標的「墊腳石」。

教材中更指示教師在教授該內容時,故意做出酷似鬼臉的模樣,無關痛癢的孩子是笑成一片,爭相模仿,但華裔淵源的孩子,卻無辜變成箭靶、無地自容。

原來在路上,常莫名出現孩子對著黃皮膚外表的人(我和朋友們都親身經歷過),嬉鬧的說「興鄉松」並雙手做出拉眼尾的姿勢,那些讓人心裏不舒服、感到被歧視的行為,事出有因。

無傷大雅?教室裡的刻板印象威脅

這樣隱含種族刻板印象的教學法,不但被使用多年,還被多所小學採用,卻從來都沒有任何人反應過此教學內容。事發之後,包括大力推薦這本荷蘭語教材的 Onderwijsgek(機構創辦人本身也是使用這本教材的教師)和該校校長都坦承: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做的是「助長」社會中的偏見與歧視,刻板印象讓一切都很自然的被「接受」了。

學校與推薦者很快就做出回應(但沒有道歉),前者寫信給所有家長,表示該教科書將立即被撤換,後者則連絡了部分表示不滿的家長(還是不忘說明自己也是受害者)。

其實,整件事之所以被批評為「助長價值觀扭曲」,是來自於傳遞者的「權威性」:教師身為「知識」的代言者,卻在無意之中,讓原本是擔綱社會教育重責的他們,竟成為製造並傳播刻板偏見給下一代的「環節」;在幼童階段受此教材和教育方式影響,也因此容易衍生成「自以為無傷大雅」,卻可能具有「歧視」意味的玩笑行為。

學校,本該是提供每位孩童自在學習,感到安全、信任的學習場域才是。教育學中有「刻板印象威脅」(Stereotype threat),意指「群體中成員的內在焦慮若被觸發,就無法拿出正常實力」,而在這樣的案例當中,華裔的荷蘭籍孩童,就有可能深受其擾。

模範少數,「不吵的人沒糖吃」

荷蘭人喜歡說自己是沒有種族歧視的國家,有一說法是歷史上的殖民罪惡感,讓他們處於良知彌補的心態,荷蘭語中還新造了 Nieuwe Nederlanders(新荷蘭人)一詞,專指那些「非白人的荷蘭籍移民者」,來顯現自己的開放包容。但說穿了,這仍然是一種區分「他我」的方式,背後的意識形態不無諷刺。

然而,華裔移民者始終都是荷蘭人眼中的「模範少數」(model minority),「努力不懈、適應力強、從不抱怨」是對我們的讚美,同時也是命運的悲歌──今日教科書的事件,不過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假若今日的受害對象是猶太人或同志族群,可能很快就會得到大眾媒體的高度關切;但通常,沒有人在意華裔荷蘭人的擔憂,任勞任怨、逆來順受的上一代華裔移民,讓荷蘭人普遍認為華裔背景的人「好欺負」,因為過往社會對他們的不公不義和語言霸凌,都會安安靜靜地被忍過、吞掉。

這也是何以整整五年來,教育圈內外都完全沒有覺察。
 
共同責任,社會進步的力量
 
事件爆發後,網路和新聞才開始關注討論,許多華裔血統的荷蘭籍高知識份子也紛紛發聲。雖然討論情緒難免激憤,但至少教育工作相關者,再也沒有人能裝作若無其事,或是為合理化自己「默許」後的雪球。

荷蘭社會對此事件的後續處理方式和態度,則實在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作者 José Schraven 並沒有為此負責,或主動承認疏失,批判與負面留言亦被從他的臉書刪除,這讓華裔荷蘭籍父母仍覺得少了一份真誠的道歉;然而,在整個大環境「結構」上,現階段的問題的確馬上得到解決,大眾亦開始有所警覺。

「從一線教師到教育專家都沒有意識到此教學法存在的問題,無論什麼原因,他們都應該為此感到慚愧。」(註一)這樣的事件被視為是社會「正向發展的力量」,它提醒人們要更敏銳、更謹慎面對此議題。

結語

真的沒有哪一個國家的教育是完美的。

在許多台灣人嚮往出國念書與生活的同時,種族問題和偏見的存在就會有意無意地持續、切身的發生著,我們除了引導孩子建立正確的觀念與信心外,也要提防自己別掉入同樣的泥淖裡看待他人。

因為主流媒體並沒有重視此事件,事情就止於 Laterna Magica 一校撤換書籍,和 Onderwijsgek 不再列入推薦教材。

但這次爆發的公開指責,著實也讓荷蘭社會注意到:成為華裔荷蘭父母的我們這一代人,已開始勇於指出盲點,參與荷蘭教育的變革,展現身為荷蘭公民的行動力,懂得不再為了各種安慰自己的原因而在委屈裡繼續隱忍,那些形象可以是美德,卻不容許被當成笑話。

註一:此句話見新聞報導頁面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aradaphotography@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