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溝裡游出來的榮譽」──荷蘭人天生游泳強?他們是與水共生,把危機活成日常

「陰溝裡游出來的榮譽」──荷蘭人天生游泳強?他們是與水共生,把危機活成日常

第 29 屆,有「小奧運」之稱的世大運在台灣,還沒開幕前,荷蘭的男子水球隊團體照已經讓許多人瘋狂,甚至因預賽票券隨後被「秒殺」,而有「史上最強催票照」的說法。

但,如果不是因為「16 組腹肌與高顏質」,不知道大家是否會注意到,荷蘭的水上運動表現有多突出?這個人口總數比台灣還少的歐洲小國,他們在倫敦奧運的游泳獎牌數總成績是全球第四名,只輸給中國、美國和法國;里約奧運則是第五名,男女 10 公里海泳雙雙奪金。

歐洲的「陰溝」,認清事實始得撥雲見日

去年是史上最熱的一年,全球平均海平面也上升至新的高度。在歐洲,沒有一個大陸的邊緣國家,危機感比荷蘭嚴重──它是個備受威脅的浸水「澇國」,人稱"The gutter of Europe"(歐洲的陰溝),也就是歐洲最糟糕的位置──荷蘭大多數領土都在海平面以下,而且仍持續下沉。

但這樣的生存環境,也讓荷蘭人把游泳定位成「全民運動」──那是因應生活環境演變出來的文化,像騎腳踏車一樣基本,荷蘭人說:It' s a way of life。

我的先生來自荷蘭第二大城鹿特丹(Rotterdam),這個歐洲大港口提供了超過九萬份航運業工作,再加上隨之而來的九萬多個相關工作機會,並聚集了約六十萬的市區人口。但,鹿特丹的地理位置卻處在「最糟糕中的『最脆弱』」,當地專家斷言:「如果水從河或海進來了(海水倒灌),我們在每 100 個人中,只能疏散 15 個人。」

這是很悲觀的「滅國」事實,卻也讓他們領悟到:「撤離不是我們的選項。」

90 年代荷蘭發生兩次大水災(分別發生於 1993 年及 1995 年)曾迫使數十萬人撤離原居地,政府當局像遭當頭棒喝般被打醒,他們決定一改過去「向水爭地」的政策方向,還河流空間──而且是更多的空間──與其逃跑,或是與水鬥爭,荷蘭人轉而迎向它,致力「與水共處」(live with it)。

大膽轉念,正面思考:把危機變商機,弱勢變強項

如今,當各國都在擔憂「氣候變遷」會拖累經濟時,荷蘭人卻大膽轉念,將其看成迎面而來的「機會」。

就像是「法國紅酒」或「德國汽車」,「氣候變遷」成了荷蘭力推的「商機」:他們積極研發高科技工程(high-tech engineering)和水管理(water management)技術,並且領先群倫,讓各國紛紛前來取經;也因為這樣的「轉念思考」,荷蘭人把自己的「弱勢」變「強項」,從城市哲學、危機處理到孩童教育,特別是游泳 ABC 證書的施行,成為荷蘭公民一項榮譽的傳統。

據 WHO 統計,每年約有 36 萬人溺斃,而台灣高居全球不分年齡層溺水人數第三,過去 40 年間,每年平均有近千人溺水而亡──若聚焦在 0-14 歲兒童溺水死亡案件,還曾不幸得過「全球冠軍」。

反觀荷蘭,過去這二十多年來溺水死亡總人數約兩千(一年不到一百人),即使計算與台灣人口差異(荷蘭總人口數約 1,700 餘萬),比例仍遠遠低於台灣。其中,更有五百人來自國外(以德國人最多)。若單看 2016 年荷蘭 CBS 的統計,不幸溺水身亡的人口,主要集中在 5-10 歲的非西方兒童,是荷蘭兒童的十倍。

台灣四面環海,整座島嶼主要 21 條河流的流域面積,佔了台灣總面積近 70%,會游泳的民眾比例卻只在五成上下──暑假一來,關於戲水活動只見從政府到媒體皆不斷宣導「危險、危險」,對水可說是「懼而遠之」。

而在低地水國荷蘭,城市內走沒幾步就有運河,還可能沒有任何護欄。關於「水」,他們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教育觀?

全民動起來:游泳證書 ABC 盛會

學游泳,除了運動健身之外,當然也是為了「水上安全」。但荷蘭人把重點放在「建立孩童的信心」和「全心享受水上娛樂」上,預防溺水只是附加的必要價值──

他們明白水的威力,把過去的傷害當警惕,也持續活在威脅中,但這個社會卻從未灌輸下一代「水的可怕」或嚇阻孩子接近,反而著力於讓孩子具備一定的能力而「不再害怕」,能獨自在過深的水中仍保持冷靜,並機警地想辦法自救。

荷蘭孩童在 6 歲以前,父母就有義務、有責任幫孩子申請游泳課程,從最初階的 A 級必備技能證書開始,再往 B、C 挑戰。全面學完 A1 至 A4 的訓練後,孩子會收到「邀請信」,在公開場合隆重地與其他學員一同參加認證,他們的父母以及祖父母,則會像是參加「成年禮」般地慎重其事,齊聚泳池畔。

反之,如果沒拿到 A 級證書,只要是在公共游泳池,就一定要戴充氣臂圈,而且不被允許參加任何水上活動,這項規定也變相鼓勵孩童為證書努力──拿到證書是值得鼓勵的,無論是來自制度、家人、自我認同均如此。

在全民普遍認同與相關單位嚴謹的執行下,荷蘭孩童拿到游泳證書的比例如今已接近百分之百,「游泳」這項運動也成為荷蘭全民指標性的「基本技能」。

A 級證書:這是最初階的「會游泳」

荷蘭游泳認證的項目根據真實場域設計,實用之外還具獨創性──不只要求游泳技巧,更包括溺水發生時的應變訓練:

意外落水時沒有蛙鏡,所以要在水裡張開眼睛;
不可能著泳衣意外落水,所以要練習穿衣穿鞋時游泳;
落水時可能沒人搭救,所以要在無人幫助下攀上水面移動的漂浮墊......。

以下介紹最基礎的 A 級內容──不滿 6 歲的孩子,具備這樣的能力真的很驚人!

穿夏季衣服與鞋子(C 級則穿大外套和厚褲):

1. 直立跳進水裡,騰空踢水 15 秒
2. 踢水後直接 12.5m 抬頭蛙式,潛水從水道繩下游過
3. 轉身後直接 12.5m 仰式,爬上岸

泳衣(不配蛙鏡):

1. 以頭先入水的方式跳入泳池,閉氣 3 公尺不能浮出水面,直到穿過水中設置的洞
2. 50m 抬頭蛙式(若水道不夠長不能碰到岸邊)+ 50m 仰式
3. 頭在水下漂浮 5 秒接蛙式,再漂浮 5 秒
4. 轉身 5 秒漂浮後接仰式,再漂浮 10 秒
5. 將自己推離岸邊,5m 自由式
6. 仰看 5m 不能用手的蛙腿
7. 跳進水中騰空踢水 60 秒,水中 360 轉身兩次

結語:學習從環境中定位自己
 
有句荷蘭諺語如是說:"geen zee gaat hem te hoog."直譯為:「對他而言沒有太高的海浪」,意思是「他對任何事都勇往直前。」

我覺得這句話,很能道出荷蘭 60% 的土地都是向海爭來的事實,卻又同時正視生活環境中存在的危機,並逐漸從泥淖裡,走出一條如魚得水的國家特色之路。

當他們致力於「與水共處」,便已將視野拋出那些閘門與堤防之外,學習怎麼把危機活成日常,甚至成為可以驕傲的國家認同──

這不只培養出人民對水「敬而愛之、熟悉之」的正面態度,並具備畢生受用的技能,還能擁有「大分母」,去篩選出代表國家的水上運動菁英。

其實,台灣現階段也有個「10 年游泳發展計畫」,當時設定目標在 2018 年時,學生和警察游泳合格率達到八成。在這裡,就先不去談目前執行成效和執行率了,只期盼這座島嶼也能從環境中突破,反思對山林、海洋、溪水特色相應的教育,而不再只是空說:「危險啊!不要靠近。」



《關聯閱讀》
關注水球隊員帥氣英姿究竟專不專業?──世大運熱潮過後,你還關心水球嗎?
「小心,危險!」──德國女孩的「台灣印象」,讓我流下眼淚

《作品推薦》
小國的自覺:「願意轉變、勇於嘗試、親身實驗」──荷蘭大學課程,將不再用自己的語言?
打破社會禁忌迷思(下):給打算成為父母的你,當幼稚園四歲開始「性教育」,還會送孩子去讀嗎?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obin van Galen 推特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