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無名英雄的史詩《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身為公開真相的記者與手無寸鐵的人民,齊心是我們唯一的武器
圖片

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改編自 1980 年 5 月發生在韓國的「光州事件」,這部電影寫實刻畫了當人們面對選擇,會願意伸手幫助眼前正經歷人間煉獄的陌生人們,還是轉身就走、回到自己安身立命的小世界?視而不見或不畏懼危險?殘忍瞬間人性與正義的選擇,直指人心最幽微的善良。

一位首爾的計程車司機和他的可愛女兒住在一起,這輛計程車,就是維繫整個家庭的生財工具。金萬燮是個樂天的計程車司機,整部電影開場就由他一人邊開著這輛首爾的綠色計程車,一面駛於道路上,一面唱著歌。回到家,他是個積欠房東數月房租的房客,女兒漸漸的長大,踩著鞋走路,爸爸問:「妳怎麼踩著鞋走路呢?」,女兒這才說:「腳長大了,這雙鞋已經穿不下了」。他們的生活並不富裕,每天晚上就是兩人窩著一張小桌,吃著白飯配隔壁鄰居給的豆芽菜,在妻子死去後,這個家只剩一輛綠色的計程車與一個可愛的女兒。

委屈的是,手無寸鐵的人民,被權力狠狠霸凌

「人要懂得忍耐,人生多的是委屈的事」,金萬燮這麼對女兒說,他樂天,日子就是開計程車載不同的乘客前往不同目的地。有天,他載著德國 ARD 電視台的記者尤爾根 ‧ 辛茲彼得,其實這個客人的來歷他並不清楚,只不過是在午餐時段不小心偷聽到隔壁桌的司機說,有個外國人,要從首爾前往光州,而且一天的代價是十萬的乘車費,十萬是金萬燮積欠的所有房租,只要完成這趟旅程,他就能安心的與女兒繼續相依住在那間破舊狹小的房子裡。

身為一名計程車司機,任務就是載乘客抵達指定的目的地。因此,封鎖對外道路的光州,仍然阻擋不了他,對於後座的乘客是誰,他不清楚,只知道帶著一台攝影機。這是他的第一個疑問。

進入光州後,街上安安靜靜,並沒有人聲熱熱鬧鬧,他覺得奇怪,但仍然繼續開著車前進,初遇一台車,上頭站滿著綁著白布條的大學生,看著眼前這樣的景像,他喃喃自語地說:「是為了遊行才上大學嗎?」,這是他的第二個疑問。

接著他想轉頭回首爾,卻又不小心載了路邊的婦人,婦人說她兒子好像受傷了,到了醫院,他不曉得為什麼裡頭傷患這麼多,醫生護士們進進出出,一個又一個的傷者被抬進來,全身是血,演前的景像,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是他的第三個疑問。

帶著三個疑問,和一個為了賺錢而不顧一切的使命感,他載著眼前的這位「乘客」深入大街小巷。

此時光州除了對外的道路外全部被封鎖外,連電話線都被切斷,宛若一座被孤立的死城,沒有記者能夠進入,也沒有人能將消息帶出。

為了陌生人,你願意伸出援手到什麼程度?眼前的光州,正顛覆著他的想像,應該是保衛人民的軍人,卻反過來拿著槍與鐵棍,無差別地傷害手無寸鐵的人民,光州的人民問自己為何該被如此對待?卻也沒有人能夠回答。

晦暗的人間煉獄,人心溫柔的花仍頑強綻放

「與其跪著苟活,不如光榮戰死」。為了民主的到來,他們犧牲,流著血、落著淚,他們哭喊著,無助卻不願退讓,問他們為什麼?他們只說,因為這一切並不合理,非得聚集人民的力量,才有機會逼退眼前這個殘暴、嗜血,儼然已失控的軍警。

明明可以轉身離開留下記者與光州人民的計程車司機,卻在一個岔路,面臨人性的抉擇,他腦中不斷回想在光州所見的景像,他們並不強求他留下,相反地,光州的人民給他新的車牌,告訴他:「走吧,希望以後你可以帶著女兒來這與我兒子一同野餐」,光州的人民很善良,就是因為善良,即便是遭權力欺壓,仍然願意真誠待人。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對不起女兒,爸爸有一個很重要的客人一定要載回來。」

面對眼前的失控,有些人心也失控成了嗜血的殺人機器,卻也還有一些人,他們抵抗、不願屈服,一位外國記者、幾位計程車司機、數不清的人民,這裡的景像需要公開讓全世界知道,眼前的事情並不合理,他們不是我最親的家人,卻也不是陌生人,我們是人,寧願光榮戰死,也不願跪著苟活,權力應該被挑戰,即使正義必須毫無道理的用血來換,這一次,我們牽起手共同面對,黑暗之中,仍然開起溫柔的花。

公義與自利,他的選擇改變了一切,通往民主的路上,不缺席是他最終的決定。

或許,能夠將訊息公開給全世界知道的是記者尤爾根 ‧ 辛茲彼得,但這條公開事實的路上,有太多無名的英雄給予成全。

最後,或許看看韓國曾發生的光州事件,再轉頭看看台灣與香港甚至是這幾年的國際事件,你會發覺有種奇妙的既視感──電影裡的情節與現實,有幾分相似,霸凌與被霸凌、反對與認同、積極鎮壓與流血反抗云云。



《關聯閱讀》

「泰國版的二二八」──1976年法政大學屠殺事件,當權者至今不願面對的陰影
巴西原住民抗議行動現場:催淚瓦斯之下,我們吟唱

《作品推薦》
《模犯生》裡的金子銀子與名字:「你的成功不能邊緣」,這個社會究竟是真多元或是假寬容?
從《接線員》談不可承受之輕:生命這場戲,一旦出演便無權再擔任「局外人」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GaragePlay 臉書專頁

陳太陽/心內的情歌

八年級生,身為對生活最虔誠的信徒,始終相信活著的每天都要很用力、很費心,而旅途上的每道風景都值得留存,長愈大,愈發覺人生能擁有自己的時間太短暫,因此將所有情感寄託電影,無論是什麼樣的心情,總能在電影裡找到一片天地。
對生活的愛就像惦記在心內的一首首情歌,有時矛盾糾結、偶爾用情至深,但這一切都關乎愛。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