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犯生》裡的金子銀子與名字:「你的成功不能邊緣」,這個社會究竟是真多元或是假寬容?
圖片

《模犯生》這部電影,不僅細膩刻畫泰國學生所處的社會現實,更大膽揭露「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之外,每個人對於生命的忠誠與選擇。

學生時代,每個人身旁肯定都有幾個書讀得特別好、天資特別聰慧、考試 100 分的同學,人稱「資優生」。這樣的同學,走路總是有風,每個人都羨慕他天生就是讀書的料,《模犯生》這部電影裡頭的女主角小琳,便是這樣一位天才。

出身大不同,但渴望成功的路卻相同

轉學到新學校時,校長說:「你來這可讓敝校增光」,意思是她傑出的課業表現,將使整間學校因為她而聲名大噪,因此校長除了熱情歡迎她,同時也提供獎學金。小琳的爸爸只是一位教書的老師,家境普通,其實新學校的學費與額外的開銷都會造成小琳父親的負擔,但在這個名校思維盛行的社會下,擠進一所好學校是不得不的選擇,這樣的場景其實移植到台灣,學生們肯定也不陌生,在那些炎炎夏日的考生歲月,誰不是在那張小小的答案卡上絞盡腦汁,希望眼前的 A、B、C、D 四個選項,能夠在塗滿 2B 鉛筆的黑後,讓你從此人生一路順遂。

除羨慕那些很會讀書的天才型考生之外,還有一種是苦讀型考生。《模犯生》裡頭的阿班,便是這樣的角色,同樣地,會讀書的他,家境比起這所學校的其他同儕,家中不過是開著小小的洗衣店,家境不富裕,與母親一起生活的他,時常在夜晚看到母親將雙手浸泡在冰冷的水裡搓洗著一團團的衣服,阿班在這時會放下書本,接手母親的工作。這是他的生活,和小琳的家境差別不大,他們倆既是隊友,也是敵手。

一同代表學校參加的比賽,兩個人聰穎與敏捷的反應,果然不負眾望獲得冠軍,然而,回到學校裡,他們爭的是一間學校只有一個名額的國外學校申請資格。這條路,沒有朋友,只有敵手。

所有考生,面臨的都是「分數」這個大敵,有些人天生是讀書的料,有些人則反之,但每個人都有前往成功之路的途徑,就像電影裡頭完全沒有讀書慧根的葛瑞絲與阿派,他們想出的手法便是用他們擁有的「金錢」交換小琳與阿班的「頭腦」,一場場類似互助會與你情我願的交易,上演的是作弊的戲碼,然而背後,卻點出這個社會最深沉,卻被禁止點破的議題:「考上一所好學校,便是一個成功的人」。

金子銀子與名字,是社會僵化思維下不變的成功哲學

「是我們選大學,不是大學選我們!」

參加這個計畫的學生說著,人人臉上都帶著意外的笑容,在這重要考試的前夕,只要能確保高分,他們的人生就有了選擇,正確來說,是選擇權。一旦你的一時疏忽,就可能從此與這個社會成功的洪流絕緣,一個又一個學生,高喊著:「希望我們能一起飛黃騰達,成為菁英!」

菁英是什麼?菁英就是一群考試成績超群,擠進好學校,與這社會上的權貴子弟們共學,就離菁英不遠了。整個社會潛規則下實行多年的考試制度,讓所有人的人生複製再複製,通通朝著同個方向前進──考上一所好學校,取得一間知名公司的錄取信,賺著大把大把的銀子,接著買跑車、蓋高樓、在泳池畔開趴,原來成功的模樣只有單一,所有人想的事情都相同,一代接著一代。

苦讀力拚保送的學生阿班曾黯然地說:「考到獎學金是我唯一的出路」,因為他的出身不富裕,但努力之後,或許能翻轉這一切。然而,與小琳的一次攜手,讓他明白,有些事情就算努力一輩子也沒有用,終究會有些人打從出生就註定跑在你的前頭,無論你多麼努力追趕,也無法翻轉。捧著銀子,他憤慨的說:「從明天開始,世界任我們遨遊,我們即將邁向更好的未來」,有了銀子,還有什麼沒有?

菁英的同溫層,人人都想雙腳一顛,就此邁向成功的康莊大道,終於不用在夜色裡獨自奮鬥努力著,也不必在看見一間裝潢華麗的餐廳外頭,為了幾分錢而猶豫,好想向那些出生便含著金湯匙的人群走去,成為他們的一員。

小琳並不覺得幫這些人作弊拿到高分有什麼不對,她說,她是貢獻自己的能耐與實力,如果知識是價值,那伸手收取這些人一點金錢,何錯之有?

這個社會,容不下除了符合這些成功條件之外的人,你的成功不能邊緣,甚至,窮困成了成功的阻礙。

你以為,隨著社會的進步,對成功的判別能夠更寬容,實際上,很遺憾地,是相反的,處處都存在著「名牌迷思」:身上的名牌、就讀的名校、出社會後的知名大企業,你沒有這些,你不成功。

「你讀什麼學校阿?什麼系?」聽聞就讀的是名校,紛紛讚許你是學霸,你的未來必定成功。
「你在哪裡工作阿?職稱是?」同樣地,聽見你就職的是間知名企業,所有人的反應無不定眼再多瞧你幾眼。

一輩子的長路漫漫,求的是本心還是順應潮流追逐本薪

上述的場景從小到大不斷地出現,這個社會是真進步或假進步?是真多元抑或是假寬容?《模犯生》描繪的是現實,我們都無可避免的在這個社會的洪流下掙扎。遞履歷之後,面試官所看的是你的學歷、你的資歷,學校與公司,唯有名氣大的才能證明你的能耐,甚至是你活著的價值,在你我之中,有些人的出身是小琳、有些是阿班、還有一些人天生比起他人就幸運的多,是葛瑞絲或阿派,出身不同,卻用盡力氣前往相同的終點跨步,但《模犯生》的最後是想讓所有觀影者思考一個問題:

人生的決定權,是在他人,還是在自己?

你想縱容這個社會指導你該成為怎樣的一個大人,還是由你自己掌握?

有些人在途中便放棄掙扎,決定順應這個社會的潮流,做一個符合成功規則的人,還有一些人是相反地,決定加速這個進程裡頭的缺陷,從中獲取利益,只願圖的利益能在自己身上,但或許這個社會還有一群人,他不願向社會低頭,他的成功以金錢來說很廉價,但以心靈來說,卻是高貴甚至無價,他聽從自己的心,不願隨波逐流,僅管活的特別辛苦,也無怨無悔,因為活著的一刻,只求不辜負自己的本心,做一個好的人,而非做一個他人定義下成功的人。



《關聯閱讀》

「成功一定要用金錢衡量嗎?」──西班牙衝浪哥教我的富裕學
學歷、出身不代表什麼?我希望可以,但現實卻不是這樣

《作品推薦》
從《接線員》談不可承受之輕:生命這場戲,一旦出演便無權再擔任「局外人」
「表象的自由,與死亡無異」──《十年》之後,還有沒有「香港」存在?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CatchPlay 提供

作者大頭照

陳太陽/心內的情歌

八年級生,身為對生活最虔誠的信徒,始終相信活著的每天都要很用力、很費心,而旅途上的每道風景都值得留存,長愈大,愈發覺人生能擁有自己的時間太短暫,因此將所有情感寄託電影,無論是什麼樣的心情,總能在電影裡找到一片天地。
對生活的愛就像惦記在心內的一首首情歌,有時矛盾糾結、偶爾用情至深,但這一切都關乎愛。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