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接線員》談不可承受之輕:生命這場戲,一旦出演便無權再擔任「局外人」

從《接線員》談不可承受之輕:生命這場戲,一旦出演便無權再擔任「局外人」

電影《接線員》的故事背景雖然在英國,但說的卻是不分國際的社會現實與無奈。一個畢業生,因為找工作不順,而面臨種種問題,包含初入社會時的不順遂與內心的掙扎,甚至是當你面對現實的壓力,你會願意為了生活將內心的底線退到什麼程度?而在這些過程中,你又能從中獲得什麼?

2008 年的金融海嘯席捲全球,拿著文學系文憑剛畢業的小袁,求職卻四處碰壁,無意間得到一個在色情按摩院當接線員的工作。開始時,小袁猶豫再三,最後因為現實所逼,小袁對色情按摩院的老闆娘說:「我只做幾天而已,可以嗎?」且是賣聲不賣身的接線員,她的心裡確實是將這份街線員工作視為短暫度過經濟困難的暫時,卻沒想到,在這裡讓小袁發覺,曾經以為與自己毫無關聯的一群人,最後竟成了自己在異鄉的「家人」,也同時明白,不上心的那些,或許最後卻常駐在你的心頭。

賣身或賣聲,背後都僅是為了維生

「你們為什麼會想在這裡工作阿?」小袁問著在色情按摩院裡頭工作的小姐們。
「和妳一樣」,同在按摩院工作的同事捻熄手上的菸,這麼回答著。

小袁剛開始時,相信自己與她們絕對是「不一樣」的兩群人,生活肯定是兩條平行線,就連眼神都不願意正視眼前的她們,吃飯也自己吃著帶來的麵包,彷彿是在說:「我跟你們不一樣」,但說到底其實她們都是一樣的,同樣是被現實所逼。如果可以選擇,她們也想找個愛人就這麼過一輩子,也想找份能夠說出口的工作安穩度日,但現實之下,每個人都有說不出口的困難,包含同樣來自台灣的莎莎、青春活潑的馬來西亞女孩 Mei,以及為了家計而成為色情按摩員的中國女子安娜,她們四個人背景看似不同,但在大時代下,卻有無法言說的相似。

在現實之下,你的底線能退到哪裡?

這個問題,像是直率地問著螢幕前的觀者,金錢、未來、喜好、安穩、慾望......等等,當背負著現實的壓力,究竟能讓一個人拋棄原則到什麼程度?或是自始至終,都能守護自己覺得最珍貴的價值?

有時候,尤其是日子平順的時候,我們都不曾想過自己有天會「淪落」到如此下場,找不到工作,無關乎喜不喜歡,這個大環境之下,街頭上的人群來來往往,也未曾有人為了他人回眸。

還記得電影的某個段落,小袁拿著自己早已準備好的履歷表坐下,焦急地問著求職中心的人員,究竟這份履歷出了什麼問題?才導致她無法順利找到工作?然而,與她對話的窗口看完她的履歷後,竟說不出什麼具體的建議,究竟這份履歷有什麼「不妥」,他也說不上來。

探討「不妥」與否之後,隨之而來需要面對的是「妥協」。

生命並非如此順遂,但黑暗的地方仍然有光亮

或許,這就是屬於小袁命定的緣分,她以為自己出了校園,投身職場以後能夠符合她對未來的一切「想像」,但或許,人生並非總是符合想像,你轉了幾圈,最後落腳的地方是你未曾想過的地方。

在那個黑暗的按摩院裡,像是英國倫敦最黑暗的角落,一個被大眾遺忘的地方,來這裡的,只有一些渴望被滿足慾望的飢渴靈魂,他們在現實生活裡受傷、不得志,但在這裡,潛規則是手上握有幾張鈔票,代表你有多少權力。至少外人是這麼看的。

小袁就像是每一個剛出社會對未來充滿美好想像,又帶著一身傲氣的新鮮人,你總認為自己在這些年來對知識的鑽研,肯定能在這個世界上站穩一個光鮮亮麗的席次,抑或是,至少能夠安安穩穩地過日子,擁有愛自己的伴侶,接著相偕走一輩子,做著一份談不上完美但也能夠輕鬆駕馭的工作,只可惜,在現實生活裡頭,沒有人會是這場社會生存遊戲的「局外人」。

生命裡最沉重的事物,或許是曾輕如鴻毛的種種

在按摩院裡,小袁曾認為自己與眼前這群人簡直格格不入,實則在相處以後,她發覺這群人大抵來說都是善良的,各有苦衷,相較之下,為了保護自己與與謹守短暫停留的「過客」身分,她的冷眼,造成對他人莫大的傷害。

然而,當她在英國唯一的「親人」──每天生活在一起的「男友」,因為一個誤解,就連多給她解釋的機會都拒絕,並且趕她離開倆人生活在一起的公寓時,她只能回到這個按摩院,只有這裡,有人願意幫她開門,並且聽她訴說生活的苦,同時陪伴著她,守護著受傷的心靈。

在這裡,小袁的經歷像是一場夢,有惡亦有善,經歷的生離死別、體會了社會現實,有些人在自己身邊兜轉幾圈卻沒能留下,還有一些人卻悄然地走入自己荒蕪的生命。

「在永劫回歸的世界裡,每一個動作都負荷著讓人不能承受的重責大任」,生命裡頭的「輕」與「重」,究竟是絕對,抑或是相對?你以為對生命歷程而言「輕」如鴻毛的那些種種,一剎那的失去,卻在你的心頭揚起過重的反應、揮之不去的那些回憶,讓你重新審視自己生命裡頭的每一回歷程是否真的問心無愧?假若你曾更加真誠地對待身旁的人,整個故事的結局會不會就此不同?

從「局外人」走入成為譜寫故事的「圈內人」,你再也沒有資格說自己不願涉入眼前的一切,賣身或賣聲,已經不再重要,真正面臨選擇的是自己的內心,很多時候生命歷程的變化,僅出自那一刻輕忽的妥協,每一個闖入生命裡頭的相遇,其實都是一場過重的命定。

《關聯閱讀》
鄉愁永遠在路上──電影《接線員》導演盧謹明專訪
當人生並不如戲──《海邊的曼徹斯特》,幕前幕後緊抓你我的心

《作品推薦》
「表象的自由,與死亡無異」──《十年》之後,還有沒有「香港」存在?
「這世代要的真的不只有一個草東沒有派對」── 每個在舞台上發光的創作者,都曾是你們口中嘲笑的「非主流」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黑馬映像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