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從「亞洲最佳郵輪母港」出發的郵輪之旅,讓我看見台灣的「觀光競爭力」,真的可以做得更好

一趟從「亞洲最佳郵輪母港」出發的郵輪之旅,讓我看見台灣的「觀光競爭力」,真的可以做得更好

一趟由義大利遊輪公司營運,由台灣來回日本沖繩的郵輪之旅回來,讓我這個以前常常在天上飛的「前空服員」,也不得不佩服郵輪上工作人員的辛勞與專業。船上的服務,讓我看到了「精緻旅遊」的細膩。

在這艘有如移動大型飯店的巨型郵輪上,也發現了一些過去未曾在旅途中注意的事:

若家中沒有行動不便者,或許從來不知道旅遊是件奢侈的事

這次因為帶著身為盲友的弟弟,一同搭乘郵輪進行這趟旅遊,因此特別注意船上對於身障人士的相關設施與服務。

在這艘郵輪上,也看到不少乘坐輪椅的朋友,及幾位唐寶寶們,和我們一起同船出遊。

而這艘大型郵輪對身障人士的照顧,頗為周到:除了從船艙到甲板,每一層樓都有供輪椅使用者暢行無阻的過道與坡道之外,船上也備有語音指示及點字按鈕的電梯,把對身障人士的不便之處降到最低。

郵輪示意圖。圖/EA Given@Shutterstock


接著到了目的地沖繩那霸港後,弟弟說:「這裡的導盲磚又直又長」

若不是弟弟告訴我,平時我真的不太會注意這些小細節──看著他開心地說著沖繩當地設置的導盲磚,真的很便利,我才注意到平常在台灣,除了在台北以外,弟弟若沒有人帶,幾乎是完全無法出門的。這是因為台灣多數地方,至今對盲人的友善設施仍極為不足──包含有聲響的交通號誌、導盲磚,以及淨空的人行道等等。

沖繩港口體貼身障人士的設計,讓我們進一步開始討論,這樣的公共設施,不僅表現了對行動不便者或盲人的尊重程度,也代表這個國家/社會,對於人性關懷的基本要求。

下了郵輪的基隆港,一切又變得不方便了

旅程結束時,準備前往客運站轉乘回家,除了拿行李,下著雨的那天還得撐傘,眼盲的弟弟只能勾著我的手前進──下了船一路到離開基隆港口,路上一塊導盲磚都沒有,更別說是有聲交通號誌了。

而放眼到對面客運站最安全的路徑,只有一條陸橋,先別講拿著行李和傘的一般人,要怎麼提起沈重的行李,走上陸橋的樓梯了──行動不便的輪椅乘坐者,要怎麼上路橋到對面?

我們繞著圓環走了好大一圈,騎樓高高低低,更到處充滿了障礙物,連走在圓環的斑馬線上,車子也完全沒有要停讓的意思──我當下忍不住激動地喝斥無視我們多次揮手提醒,仍從我們面前疾駛而過,隨意轉彎,險些撞上弟弟的駕駛。

那一刻,心中充滿了對國民素質的失望,以及對國家基礎建設不夠落實的痛心。

若台灣的出路是「拚觀光」被國際看見,那政府真的可以做得更好

打造世界級的郵輪「母港」,可為國家帶來豐厚的港口租借及維修相關收入,但對於當地的觀光產業卻成效不彰,只有「掛靠港」及「停靠港」,才有機會讓海外的遊客,用不同的方式看見台灣。

然而,在目前港口外連一個友善行動不便者的公共措施都沒有的情況下,就算國際郵輪本身提供無障礙的旅遊方式,卻還是沒有辦法照顧到每位旅客的需求──這或許看似一件「小事」,卻能以小觀大,無怪乎許多旅客對這個「得獎的國門」,都有所微詞

基隆港於 2017 年濟州郵輪論壇中榮獲「亞洲最佳郵輪母港(註一),然而,在「106 年基隆港客輪船期預報表」中,424 個客輪航期中,卻僅有20個未經其他國內港口的掛靠港(註二)船班──這代表海外郵輪抵台的遊客,只有 4.7% 的年比率,而停靠港的船班為 0 班,顯現出海外遊客對搭乘郵輪到台灣旅遊的意願不高,而從前面提到的經驗裡,見微知著,其實並不難預料這樣的結果。

或許政府需要更有高度地去規劃觀光大計,並且真正以人為本,去思考每一個配套措施──要知道,得到國際級獎項,不盡然代表著達到了國際級的觀光水準。

註一:郵輪母港也稱郵輪基地,為郵輪提供全面的服務,郵輪在母港過夜、進行維護和修理,在母港設置郵輪公司總部或地區總部。郵輪母港所需設施可分為以下設施:①專業的郵輪碼頭及附屬設施;②配套的餐飲、酒店、商店、行、休閑娛樂等服務設施;③便捷的交通設施;④物資供應及維修保障設施。
註二:掛靠港(Transit)是郵輪作業方式之一,與母港作業(Turn Around)不同。目的是「下船後馬上把旅客帶到目的地進行旅遊」,因此可說幾乎無需旅客中心(Terminal),僅需適合的碼頭、旅客動線、足夠的交通轉運區及提供自由行的清楚標示。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rthur C.C. Hsieh@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