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國籍事件】卡達外交手段下的犧牲者──台灣
圖片

編輯導言:自從《換日線》於 9 月 19 日刊出〈「國際打壓」不只出現在電視裡,它正真實地打在每一個海外台灣人身上:國籍一夕被變更,我的行動〉一文後,收到許多讀者來函,轉述包括卡達航空(Qatar)在內的各國航空,關於台灣組員國籍認定的現狀。

本文由曾經任職卡達航空第一線的作者安喬撰寫,除了進一步分享該航空公司的後續處理外,並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分析此事件的背後成因。

卡達國土雖小,卻有極佳的戰略位置、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以及該國政府長年以來,靈活多變、甚至可謂步步驚人的外交策略。

今年六月,卡達因其長期搖擺不定的外交立場,遭鄰近阿拉伯世界國家以「資助恐怖組織」之名,「一日七國連續斷交」並封鎖邊境至今,已超過三個月。

雖然卡達政府不斷對外宣稱:「所謂民生用品短缺之狀況,為擾亂民心之不實報導。」但過去一直仰賴經沙烏地阿拉伯的陸路運輸斷了頭,只能透過成本昂貴的空運、運送時間漫長的海運輸送物資。如今在卡達,儘管超市的生鮮商品依然陳列,不過產地大都換成了土耳其,物價也上漲了將近 1/3。

連卡達航空公司的制服,都出現「缺貨」狀態──沙烏地阿拉伯的供應鏈已斷,線上服務的員工制服就算已經破舊磨損,卻也只能得到來自公司「對於新進員工制服優先處理」的回應。

卡達政府向來習慣把「有損名譽」的消息壓下來,例如就算陸路運輸、甚至部分領空明明還是遭到鄰國封鎖,卻不斷對所有在境內的工作者信心喊話,認為他們高超的外交手腕,必定能夠逢凶化吉。

而卡達政府、王室家族成員占超過 50% 股份的卡達航空,某種程度上,也和半島電視台相同,是卡達政府的「外交活棋」之一:

以曾為卡達航空的工作者,個人的實際經驗為例,身為台灣籍的組員,時不時就會因為兩岸關係的影響,被「禁飛」中國。

此外即使沒有因為「時機敏感因素」被停止往中國航線的服務,我明確記得,還在該航空公司服役時,一旦飛抵中國,當地的地勤人員總是要求台灣組員另外簽署一份特別的名單,呈報中國海關。當時只接獲公司通知這是「當地政府規定」,我無從得知這只是單純的登記、或是洩露了我的個人資料,甚至被迫進行「國籍歸化」的動作。

雖然人在國外,卻更深切感受兩岸緊張關係與否

我更記得就在 2014 年「太陽花學運」後,所有台灣組員就被禁飛中國了。公司統一發信函給台灣籍組員指出:「因為一些邊境規定因素,所以台籍組員停止飛往中國。」

而這一停,就是 3 年。

在台灣生活的人民,或許不會這麼直接地感覺到每個「反中事件」的影響,但對外交策略著墨甚深的卡達與其準國營企業而言,台灣籍工作者,竟變成跟中國利益交換的籌碼之一。

近年卡達航空不停地增開中國航點,使卡達航空在短時間內超越阿聯酋航空,成為整個中東地區,擁有最多中國航點的航空公司。

當卡達政府無預警換掉台灣國籍

人在異鄉,對於自己國家的認同,往往更為強烈。我們尤其希望自己的一舉一動,能夠讓外國人為台灣這塊土地留下記憶點,留下良好的印象。

而我也相信,無論你認同的理想狀態是「中華民國」、「臺灣」、「中華民國在台灣」或「台灣國」,相信多數人仍然不願意把自己的「台灣人」身份,跟當今的「中國」混為一談。而我們就算孤身在外,也從來不會害怕說出"I am from Taiwan."甚至花上大把時間,也要跟不了解兩岸關係的外國人,解釋我們的觀點。

這一次卡達航空片面更改台灣組員的國籍,除了群情憤慨表達抗議之外,由於該航空在台灣並無航點,此時似乎也別無他法。

我相信那位讀者投書的現職空服員,在《換日線》刊出投書後,得到了很多人的注意與關切,也欽佩她的勇氣及愛國情懷。而就在投書刊登過後幾天,我卻得知公司的回應非但沒有道歉與收回成命,反而更強硬地通知現役的台籍空勤人員,他們被更改的不只是飛中國航班時的名單,連公司的人事系統也將「自動進行國籍變更」。

來自卡達航空 HR 主管的通知信

需要的國際撻伐及聲援,我們要得到嗎?當台灣這個「外交孤兒」,對上同時也遭到鄰國外交制裁的卡達,在後者急於爭取各國現實的外交援助同時,「台灣」彷彿成了現實考量下,必然的犧牲品。

回國屆滿一年,幾乎要忘了身為台灣人的自豪

在國外,我時常看到無數在異鄉打拼的台灣人,努力地為自己的故鄉、自己的認同,爭取更多的空間和支持。

在台灣,也有無數默默無名的小人物,在自己的崗位上,做著上述的努力。

然而,每當打開電視,總是看到政治人物們互相推卸責任,忙著彼此爭鬥而非嘗試凝聚共識;總是看到所謂名嘴、意見領袖們七嘴八舌激化衝突,口沫橫飛地分析政治人物民調選情,或某某政治人物的政治生涯考量。

請問,這些檯面上的「大人物」,到底有誰是真的在為台灣這片土地做考量?真的負起責任,對內凝聚共識與認同,對外爭取更多的國際空間?

我愛我的國家,希望自己的國家被世界看見。但真正身處在台灣,卻每天被這樣動輒劍拔弩張、對立惡鬥的氛圍,逼得想要逃離自己的國家。

如果我們連自己都不團結、甚至彼此不斷分化,要拿什麼去跟世界競爭?

《關聯閱讀》
在海外尋找台灣人身分認同,因而嚴重失眠的我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作品推薦》
她年近60,二度就業成為卡車司機──競爭力與年齡無關,重要的是終身學習
借鏡他國,「用領養代替購買」還不夠──關心毛小孩,你我可以做更多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orbis@Shutterstock (示意圖,非作者本人)

安喬/停留思考 Stop By

台灣宜蘭人,20 歲就負起保護人民的責任,24 歲到卡達的航空端盤子也同時保護著乘客的安全,趁機當起世界觀察家,30 歲變成台灣太太,還身兼作家及商務中心主管。不論是因為什麼而停留,思考是不會停止的。
著作:追著時差的任意旅行(北美及歐洲)、追著時差的任意旅行 2(亞非澳洲)
臉書專頁:Stop By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