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他國,「用領養代替購買」還不夠──關心毛小孩,你我可以做更多
圖片

我相信大家一定都認同「寵物不棄養」及「用領養代替購買」的作法。甚至有人相信,這是唯一可以改變流浪動物因疾病、意外、虐待而遭受撲殺的辦法。

許多電影也紀錄著一幕幕收容所裡,動物們乞求被收養的眼神,他們聲聲的哀號總是讓人眼淚直流,我也看見許多動保團體,不停地為牠們奔波、不遺餘力地付出著。

只不過,路上走失或被丟棄的毛小孩們依然很多。每次想要伸出援手幫忙,卻又害怕自己沒有能力給牠一個適合的家;想要聯絡收容所,但一想到收容所的環境就卻步;或許給他們自由的空間,用自己的本能生活,不比到收容所差吧?

無數個假設性問題在腦海中閃過的同時,他們已經消失在視線之外。

把寵物真正視為社會的一份子,而不是工具

承認吧!有多少人擁有寵物,只是想給自己找個伴而一時興起;或只是把他們當成哄小孩的玩具?如果大家真的都把寵物視為家中或社會的一份子,為什麼還是有很多人沒有去幫牠們註冊身份?

在動物保護法第十九條中,明確規範了飼養寵物需要註冊(註),但重點來了,要如何發現走失的寵物是否註冊?當法令和主管機關並沒有強烈要求飼主「必須」植晶片與制定相關罰則的前提之下,又怎麼能真正減少棄養的現象呢?

記得有次在日內瓦等公車時,看見一位太太牽著兩隻寵物,牠們除了主人為他們戴的項圈之外,還多了一塊灰白的標誌,太太跟我說,這可是政府強制規定必須配戴的識別證,這個識別證跟晶片的功能很像:除了容易被確認身份之外,飼主必須讓每位寵物擁有保險,萬一飼主因故不能照顧他們,保險金可以確保他們繼續受到良好的照顧。

在飼養的源頭控管,比起鼓勵領養來得更有效

正因為瑞士政府把寵物當成社會的一份子,在每一個生命被交付給任何家庭之前,都是需要通過評估的:包含飼主的經濟狀況、工作時間長短、家內可活動空間及心理狀態。

如果我們在決定生育下一代前會考慮這些項目,那為什麼台灣人飼養寵物前,卻不一定都會將這些條件列入考量?

不養寵物,不代表不愛動物

我的弟弟身為全盲人士,我們一直都希望能藉由導盲犬來改善弟弟的生活,可是家人總是反覆評估弟弟的身體狀況及經濟能力──雖然導盲犬可以有效地引導陪伴盲人的生活,但我們總問自己是否有這個能力,讓導盲犬成為家中的一份子,而不只是把他當工具而已。

愛動物不應該只是嘴上說說,如果只想把寵物關在小小的家裡面,每日眼巴巴地等你回家,或許這不是真正的愛。

領養,然後呢?

絕大部分的收容所,會建議收養流浪動物的飼主,帶寵物去做簡單的健康檢查,並且完成註冊登記手續。只是,目前植入晶片仍然不是必做的步驟──如果沒有真正地把落實制度並加以執行,無論多少的呼籲及努力,很快就會付諸流水。

若你真的愛你的毛小孩,就不會連個身份都不給──台灣政府應該強制每位飼主負起對生命的責任,無論是領養或購買,應該讓被認證的身份外顯,否則無法達到真正的管控。

讓我們一起發自內心地尊重生命,借鏡他國作法,更進一步,從根本來解決流浪動物的困境。

註:《動物保育法》第 19 條:中央主管機關得指定公告應辦理登記之寵物。前項寵物之出生、取得、轉讓、遺失及死亡,飼主應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或其委託之民間機構、團體辦理登記;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給與登記寵物身分標識,並應植入晶片。前項寵物之登記程序、期限、絕育獎勵與其他應遵行事項及標識管理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關聯閱讀》
當都市人遇上農家──從美國和台灣的兩則動保小新聞談起
尊重動物、嚴控買賣,德國看不見流浪狗。那台灣呢?

《作品推薦》
「被斷交」的卡達與台灣──國際事務「與我無關」,又如何期待他人的理解與尊重?
翻轉教育,教育翻轉了什麼?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alkansCa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安喬/停留思考 Stop By

台灣宜蘭人,20 歲就負起保護人民的責任,24 歲到卡達的航空端盤子也同時保護著乘客的安全,趁機當起世界觀察家,30 歲變成台灣太太,還身兼作家及商務中心主管。不論是因為什麼而停留,思考是不會停止的。
著作:追著時差的任意旅行(北美及歐洲)、追著時差的任意旅行 2(亞非澳洲)
臉書專頁:Stop By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