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 In Asia 在日本的「羅馬夢」──專訪東京分公司CEO David Corbin

Tech In Asia 在日本的「羅馬夢」──專訪東京分公司CEO David Corbin

「我個人不會把 Tech In Asia 的定位局限於媒體。」

「TIA 的角色應該是新創生態系中的交匯點:關於新創的任何事情、都會自然而然與 TIA 相關。TIA 就像是新創公司與各界資源的中介站一樣,可以替新創與企業找人才、中介資源、傳遞訊息、促成跨界合作。」

言下之意,是否 TIA 的目標,是成為新創界的「羅馬」?

「百分之百,謝謝妳把我的描述具象化。」不知道是否因為東京待久了、還是東岸耶佛頓名校血統使然,少了典型美式熱情洋溢的驚呼與回應、取而代之的是禮貌與謙遜。Tech In Asia 的日本 CEO David Corbin 說起話來像隻感性的節拍器,節奏擺盪在語調間、善意與笑意各掛嘴角一邊,溫文又隱隱透著防備。

之前在 Dcard 上,曾有鄉民開玩笑說義聯集團超多角化經營,恐已達到對一個台灣人「包生包死包教育」的境界。如果用這個角度,來檢視 2015 年重新調整商業模式以後的 TIA 之於新創生態系的佈局,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

Tech In Asia 的日本 CEO David Corbin。

誰是 TIA?──亞太區最具代表性的新創媒體平台

身為亞太區最具代表性的新創媒體平台,Tech In Asia 創立於 2009 年,前身是新加坡創辦人 Willis Wee 在學時期的個人部落格,用以刊載亞太區新創圈的時人時事。在 2010 年代初期,亞太區新創圈風潮尚未形成,TIA 算是第一個有系統地用英語,向西方世界介紹東亞在地新創大事的媒體。

2011 年正式募得第一筆種籽資金後,TIA 的盈利模式尚且不脫媒體本業:讓旗下寫手替新創或者企業寫原生廣告(註:概念接近業配文與 FB 廣告的合體。主要介紹廣告主的商品或重大訊息,由專業記者寫成,穿插在文章之間。)

但是自 2015 年發佈開發新創資料庫 Techlist 後,TIA 逐年把觸角深入新創生態系的各項領域:專業能力訓練課程、業內快閃約會、替企業做客製化策展,2017 年起更推出了新創圈求職平台。

透過策展,解決「新創生態系」中不同角色的需求與困境

究竟逐漸走向「包山包海」的 TIA,是如何定位自己在新創生態圈中的角色?或者,究竟該如何歸類 TIA 在新創界的核心價值?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的身份,David 並沒有直接「切點」地回答,反而丟出了一個中規中矩地比方:

「我們就像條道路、或者橋樑,來填補與解決新創公司與企業界的相關問題。」

自草創期以來,TIA 在檯面上的主要服務,一個是持續性採訪新創團隊、報導新創新聞,另一項則是每年分別在新加坡、日本、雅加達舉辦的年度活動。

「我們認為,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就是了解整個生態系中,從個人、新創、到企業端等,每個相關單位的需求,以及當下困境。」在了解「業界」困境方面,以媒體起家的 TIA 擁有先天優勢:透過採訪過程,以及作者群與新創圈長期接觸下培養出的產業敏感度,TIA 的位置的確得天獨厚。

但是具體上是怎麼解決的呢?

「策展。策展的目的在於讓可以替彼此解決問題的人,能夠發現對方;或者讓聽眾有個方向去解決問題。所以我們身為策展單位的角色,第一步就是密集地整理各種資料、歸納產業問題。」

作為帶狀性策展者,通常在規劃每一期展覽的主題上,會有時代性考量,也會把主題的順序納入規劃中。例如谷中修吾在規劃街道咖啡時,會依據每個時期災區居民與社區的關係,調整協辦單位,以及活動地點;同樣透過策展來媒合資源的日本新創顧問公司 addlight,則是以企業投入資源的趨勢,來劃分展覽主題。

2015 年,從「介紹者」轉變為「媒合者」

關於「階段性角色」的問題,David 給出明確的答案:「在 2015 年以前,我們的展覽性質是凸顯新創企業。在當時,亞太區新創產業的集體聲量還尚未釀成氣候。為了彰顯策展的目的性,當時展覽的名稱是 Startup Asia。」

2015 年之後,TIA 逐步調整角色為「新創資源的媒合者」。

「我們希望無論是創業者、從業員、或者專業服務提供單位(如 VC、法律事務所、會計公司),都可以依據自己的身份與需求,在三天的展期中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源。」

唔,沒錯,但同樣身為策展人、每天活在策展人社交群中呼吸著崩潰與壓力的空氣,我客觀相信透過策展是可以達成中介媒合,但難度來自於展覽架構的設計、以及觀眾對內容掌握程度。

特別是,策展的最大變數,一是策展人對觀展閱聽眾程度的掌握度(寫文章也是)、其二是對講者/參展端內容的控制。換言之,閱聽眾的背景越是相似,程度越是一致,展覽越容易達成預期效果。

可是 TIA 的展覽目標又恰恰是是號召來自各種產業、不同身份的觀眾;倡導的價值又是「媒合與仲介」。以策展人的身份來說,前者是把一堆未爆彈往家裡堆;後者是一次達不成目的以後,大概企業金主就會抽腿、一般門票必定滯銷。

「沒有秘訣、真的沒有秘訣,就是大量密集瘋狂地做使用者訪談(user interviews)。」確認「議題」後,策展準備小組從建立假說開始,開始透過各種方式,尋找各類目標觀眾(TA),做使用者訪談、透過使用者的反應,檢測假說的可行性,再以此為依據,調整原定架構。這個循環會貫徹到議題區分、內容提案、甚至活動橋段設計的每個細節。

「我承認策展期的 4 個月內,大家的壓力都非常非常大,每年就是一整組人一起瘋掉的輪迴。」面對即將再次啟動的輪迴,David 講這句話的口氣非常真摯、眼神充滿無奈,感覺他懷抱著辦完下個展就可以出家修行,或者在印度岩窟中做瑜伽觀想以達涅槃的覺悟。

以刊載新創新聞所帶來的忠實讀者群為基礎、每年三地的年展覽為主軸,David 細數 TIA 經手的資源,計有亞太區各新創團隊、創投團隊、專業服務團隊(財、法、管)、傳統企業、各國政府和群眾等。

建立新創資料庫、客製化開放創新策展

為了強化群眾與新創團隊對 TIA 的依賴性,TIA 不但開發求職平台、免費替新創團隊發群組信宣布重大消息、旗下作者與工作人員更時常私下替新創團隊彼此介紹。另一方面,TIA 一直企圖善用 2009 年累積至今的新創報導,做成資料庫。即便 2015 年一度吸引 Y Combinator(日本創投公司)關愛眼神的 Techlist,如今已悄然從主頁面消失,「建立新創資料庫」仍是 TIA 的目標。

「我們現在在捕捉企業與新創公司各種可能的合作模式,想要整理出一些分析工具。」

「可預見的未來內,無論 TIA 其他辦公室是否會跟進,但是做新創資料庫、繼而生產產業分析報告出售給企業,對東京辦公室來說是勢在必行。」TIA 日本的事業發展經理北川補充。

近年來,拜 Open Innovation(開放式創新,指公司不需要完全依賴內部科研,而能將外部思想帶入創新,或與其他公司合作)之風吹入日本之賜,老牌大企業開始爭相舉辦「企業內部新創展」,紛紛成立專責部門、廣邀各領域新創來公司內參展、洽談跨界合作。

掌握跨國新創社群的 TIA 也順水推舟地把業務伸向「客製化開放創新策展」這一塊,並一舉贏得日本某國策等級智庫 F 社的青睞。「市況良好」,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北川完全不擔心資料庫產出後的銷路問題了。

面對同業競爭,TIA 的優勢是什麼?

有趣的是,TIA 在新創生態系中提供的幾項價值,在圈內又各自有該領域的佼佼者,而他們又不約而同悄悄把觸角伸往媒體,或者套用新創記者 John Amari 的評論:「更精確地說,各類平台與媒體的區隔愈來愈曖昧。」

例如,為了補足新創人才需求,同時提供職場人提升新世代專業能力機會,而系統性開設專業課程,並提供學員職涯媒合機會的 General Assembly、以酷炫新創活動聞名於世的 Slush、第一間專做新創求職平台的 Wantedly、在新創資料庫上則已有 Crunchbase CB Inslight 等提供參考。

究竟 TIA 該如何做出差異化呢?更露骨一點地說,面對各家在各專業領域深耕已久的競爭者,TIA 究竟還能提供出什麼獨特價值呢?

第一,我們有深耕產業多年、橫跨多國的記者群。任何其他企業投資養記者與編輯,並且讓他們與新創建立互信關係,絕對不是一朝一夕、更非一蹴而就。」

第二,我們辦活動是有主題性地在辦、企圖解決問題更從中有系統地搜集資訊。無論是事前訪談、或者參展新創,相關的資料全部建檔入庫。」

言下之意,透過記者們在採訪期間建立的線上、線下關係,讓 TIA 有信心比其他新創公司更能掌握產業需求;透過定期策展,旗下工作人員每隔幾個月就有重新聯絡新創公司的需求、更因此創造出得以即時更新新創資訊的契機。

當然,分開來做著兩件事情(採訪與策展)的媒體不少,但是隨著每家想要傳遞的訊息不同、策展前置搜集的資訊以及方式也大不相同,自然日後能開發的後續效應也不一樣。

David 舉例,像是 Slush 的活動比較強調社交性質、再帶一點啟發性,所以從工作人員到策展方式都比較活潑,會設計許多「酷炫」的橋段,現場協力人員也多是大學實習生、票務上也會對年輕族群開放優惠。

「但是我們不同,除了贊助商、或者主要協力單位,大家通通要付錢。」

「我們早期曾經經歷過發放公關票,請大家過來的時期,但也差不多是在 2015 年左右調整票務策略。因為公關票給出去的愈多,聽眾的心態參差、最後影響的是整體參與感的問題。」

「最終,我們還是要面對一個問題:我們的策展,究竟能不能解決問題?有沒有媒合到資源(close the deal)?有沒有達成我們對新創產業所承諾的價值?」每一年的聽眾,會用隔年的售票情形來為上一年打成績,算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筆者跋:雖然小的是顧問,但客戶群裡從未出現過傳媒企業。2018年新年以來,幾個科技服務業專案,都紛紛啟發我重新思考媒體的本質與社會意義。隨著直播、個人社群平台的普及,傳統定義上的媒體與其他產業的界線越來越模糊;「權威、即時、博雅」三大媒體基石也開始不斷被時代與科技的巨輪威逼。但換個角度檢視,是否堅守這三大原則,媒體的可能性也是無限大?無論是 TIA、或者接受專訪的 David Corbin 或許都尚在摸索;沒有人有答案,也絕對不敢說這就是條「正確」的路。小的做的,也僅是努力記下當下精彩的「一些過程」、希望能啟發出更多精彩。

在 A 媒體上刊載 B 媒體負責人的專訪、而且居然能順利上稿,真心感謝換日線大度、以及美麗的 C 編在過年期間不斷接受騷擾。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oshiki Kitagawa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