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讚:「外國留學生是日本與世界的橋樑」──JAPI 創辦人大村貴康「做政府忘記做的」,打動兩代日本首相

小泉讚:「外國留學生是日本與世界的橋樑」──JAPI 創辦人大村貴康「做政府忘記做的」,打動兩代日本首相

1989 年生的大村貴康創業路上貴人不斷,包括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任期 2001 年 4 月 26 日─2006 年 9 月 26 日)也是協助大村把 JAPI 推向國際的推手之一。


前文:
「寬鬆世代會亡國」?──JAPI創辦人大村貴康環遊世界,讓全球青年告訴「唱衰的大人」:「我們比你強!」

事業轉捩點:東京申奧成功創造時機,成立 JAPI

旅程結束,回到東京的大村默默加入同學們就業的隊伍、成為軟銀海外業務團隊的一員。旅途中與各國學生們的對話,卻一直縈繞在大村心中。一邊在軟銀朝九晚五,一邊在腦中醞釀 JAPI 的藍圖。

在此時,身為海外業務的大村佔了點軟銀的便宜:海外業務所接觸到的客戶,多是跟外國人有些往來的日本企業。大村在與客戶們餐敘時,會在有意無意間透露自己「世界一周友」的經歷,試探客戶們的興趣,接著把話題導引到「如何讓海外人才人盡其才」、「如何優化在日外國人的生活環境」。

「奧運是個轉折點:2013 年申奧成功前,每個人都拿這個話題開我玩笑;2013 年之後,客戶們開始一個個私下約我吃飯、問我打算做什麼。」大村摸著自己的額頭,哈哈大笑地說。

終於在 2013 年 6 月,大村簽下第一個針對外國留學生租屋調查的專案,順勢從軟銀辭職。即便那個研究案「做好做滿」一整年,才值一百多萬日幣,「但我覺得終於有企業認同留日學生的價值,我覺得時機終於到了。」

2013 年 8 月,JAPI 正式成立。

接著整整一年,大村靠著四處用超低廉的價格,幫各種企業調查在日留學生的生活動向,支持 JAPI 的開支。雖然一整年,營收僅四百萬日幣,扣除花費幾乎賠光積蓄,但這一年四處奔走的過程,卻讓大村遇上了做夢也想不到的貴人──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與小泉純一郎。

人脈學專家谷口智治:想打入東南亞校園,你必須跟政府合作

中間為軟銀集團的創辦人兼社長孫正義先生的老師,左二為日本知名人脈學專家谷口治智先生。


故事是這樣的:在他「拉贊助」的過程中,透過朋友介紹,大村認識了日本企業界倡導「人脈學」的知名作家谷口智治先生。大村的出發點原是想要說服谷口先生參與合作,透過谷口的知名度,共同推廣海外講座,進而招攬企業參與其中。

洽談過程中,谷口智治先生卻一針見血地點出,「若真正想達成日語人才的交流效益,終究必須跟政府合作,透過外交管道介紹學術資源,才能真正有效率地把影響力帶入東南亞校園。」

話雖沒錯,但是技術上要執行這句建言,簡直難如登天。如果與之前介紹谷中修吾一手擺平中央與地方、官僚與政客間的平衡關係相比(請參考筆者前文:他沒有名片,一人包辦顧問、媒體與行銷──善用「超精英」背景,谷中修吾把國際資源深入日本地方),那難度差異,就像選手村對上明星賽般懸殊:先不論對企業的合作關係,單以政府內部的權力位階而論,谷中需要對應的是「單一部門內的中央與地方關係」,並不牽涉國策、也無關跨國;在谷口智治先生的建議下,大村所要挑戰的卻是「外務省與文部省」兩個中央層級的跨部門協作關係,更動輒牽涉外交國策。

要知道,日本外務省素有「天下的外務省」之稱,就算在中央政府林立的霞之關內,只要落下一句「此乃外交機密」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閉門送客。據某位死不敢具名的經產省(註:相當台灣經濟部)官僚抱怨,「絕對是魔王中的魔王。」 

此外,相比谷中修吾外商管顧、慶應、東大加上松下政經塾等 12 年來一路累積的黃金履歷與人脈,2014 年才不過 25 歲的大村貴康,真的「沒多少本錢」。

小泉、福田兩位前首相支持,順利敲開三道政府大門

谷口智治先生不愧是人脈學專家,會談結束後不久,大村就接到一通電話:「你可以把 JAPI 的理念準備一份簡報,在下次的文部省下村大臣讀書會中分享嗎?」

原來,日本官僚間盛行所謂的「冠名讀書會」。這種讀書會,一方面是退休官僚與現任官員間交誼的平台、一方面也是政商勢力間的集水區。

老一輩喜歡講「人夾人緣」,真的有道理。

在 2014 年,當谷口智治先生介紹剛創辦 JAPI、默默無名經濟又捉襟見肘(一整年營業額不到五百萬日幣)的大村貴康到「下村大臣讀書會」時,或許僅出於對晚輩大村的欣賞、順手提拔,但接下來的連鎖效應,卻足以改變大村的一生。

因緣際會下,引退多時的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先生當天不但碰巧出席,更對大村的理念大為激賞,事後還私下向大村表示:「外國留學生之於日本,是橋樑般非常重要的存在。至於將留日學生與日語系學生系統化,建立互動社群的構想,請務必積極地執行。(註)」而福田康夫同樣表示支持。

有了兩位前首相的「精神支持」,大村簡直像請到神明分身一樣,一舉成功敲開了三道中央政府的大門:文部省、經產省與外務省。

2017 開花結果:「日本之家」在東南亞各國一流學府開始動土,遍地開花

即便請到了「神主牌」,大村仍舊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與各部門周旋。

最終於 2015 年中,敲定合作方式:外務省透過使館資源,介紹 JAPI 給世界頂尖學術機構,讓 JAPI 可以替日本各大學宣導留學生資訊、建立社群,開銷等經費則留待隔年分別向文部省與經產省核銷。

因為經費的核銷方式採「先行代墊、隔年報銷」,所以大村在 2015 又度過了苦哈哈(其實更悲慘)的一整年。阮囊羞澀到跑回軟銀去尋求協助,「還好軟銀認列 JAPI 的宗旨、對世界的貢獻,給了一點點贊助經費。」

JAPI 在印尼知名大學,建立日本之家。


而在外務省的介紹下,東南亞各大學也開始與 JAPI 合作。「其實東南亞政府也在積極尋找國際合作橋樑。」無論是招商、或者推動產業轉型,對現在的越南、泰國、印尼、緬甸政府來說,與國際企業的產學合作是條充滿吸引力的門路。

相較於單一企業直接接觸學校,難免有圖利廠商之嫌。透過大使館直接介紹來的 JAPI,再與企業對接,對學校來說更有直接正當性。

幸運之神的眷顧下,JAPI 在 2017 年分別收到來自越南、緬甸與印尼一流學府的大禮:校內建地各一小片,可以自主破土蓋房子。

大村把 JAPI 辦公室稱為「日本之家」。平時安排在地的日本企業駐在員到日本之家,與日語系的大學生互動,寒暑假前夕,日本之家則可以變成日企與新創的實習生招聘所。

「在 2018 年,希望能把日本之家的概念,拓展到更多有日語科系的國家。」

寬鬆世代二年級的大村貴康,用七個半月的叛逆,不但走出自己的路,更可望替更多人走出屬於這個世代的路。

註:筆者日文理解能力有限,請諸位社會賢達參考首相原文:“外国人留学生は日本にとって本当に大事な架け橋的な存在です。彼らをネットワーク化することは互いの国にとっても良いこと。是非積極的に頑張って欲しい。” (大村貴康轉述)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大村貴康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