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高盛」黃金入場券,她卻因「無聊」而放棄──日本新創CEO平野未來三度創業:「我討厭輸、討厭平庸」

「東大+高盛」黃金入場券,她卻因「無聊」而放棄──日本新創CEO平野未來三度創業:「我討厭輸、討厭平庸」

「我來,我見,我征服。」──凱薩大帝

「為什麼要隨波逐流?我偏要與眾不同。」
「我討厭輸。」

在訪談平野未來(Miku Hirano)──日本人工智慧新創 Cinnamon CEO 的對話中,反覆出現這兩句話。

這兩句話,不但可以用來概括平野自東大畢業至今的多數生涯規劃選擇,更進一步貼切地傳達出她從 2010 年代初期開始,堅守人工智慧新創領域,更遠征東南亞各國甚至台灣的「志氣」從何而來。

以下,與其說是一篇關於一位日本女性工程師創業的故事,更像是「新創界」凱薩大帝在發表「我來、我見、我征服」的宣言:

平野未來大事記。


放棄「東大+高盛」的黃金入場券,只因「太無聊了!」

平野未來的創業計畫,始於學生時代的實習經驗。

英語流利、外型甜美,又頂著東大光環、還出身素有「男子學院」之稱的東大理工科,學生時期的平野輕鬆拿到高盛證券的實習生機會。在以品牌掛帥的日本就職市場,「東大+高盛」的黃金組合,完全等於一張畢業後平步青雲的入場券,加上進入任何一間「大手」企業核心團隊的任意門。

「高盛那實習無聊到不行,我覺得每天花在辦公桌前的時間沒有任何意義。」平野說起話來不疾不徐,斷句、用語卻乾脆利落、鏗鏘有力,「我沒有辦法想像自己一輩子要做這麼無聊的工作。」

高盛雖然把平野給「無聊跑了」;無聊,卻給了她一閃的靈光。

這份實習經驗讓平野認知到自己無法忍受日復一日、機械化的辦公室工作,更排斥主流價值觀下,人云亦云的平庸。2007 年,研究所還沒畢業的平野決心擁抱自己不安分的靈魂,著手創立社群關係分析公司 Naked Technology。

只有好想法不夠,還需要「對的時機」

「從 2007 年創業到現在,我學到的教訓就是創業時機,真、的、很、重、要。」這真的很重要,重要到平野眼帶殺氣,幾乎一字頓一秒。

這份重要的教訓,來自 2007 年開始、一連串失敗的痛苦領悟:

時間回到 2007 年,當時臉書與智慧型手機的風氣尚未席捲亞洲,網路社群關係尚以匿名聊天室、Msn 即時通訊軟體為主。拿著手上來自類似日本「創業育成基金」的 2,500 萬日幣,平野與東大同學堀田創聯手,用大數據分析社群使用者之間的「人際關係圖」。

當時的構想來自平野本人少女時期的聊天室經驗:如果能透過分析每個社群網站用戶在人際網絡、所在地以及興趣社群的交集,那是否能為彼此帶來更多火花?

以 2017 年今日的目光回顧,會恍然大悟聯想到 Facebook 的共同朋友功能、甚至是 Tinder 的推薦系統(付費會員),但在 2007 年,「社群」方才出現雛形的當下,「無論大數據分析、或者人工智慧自動推薦,都言之過早。」

另一方面,Naked Technology 團隊碰巧遇到了時代的轉折點:智慧型手機的市佔率逐步提高,求購者 Mixi 出現。

同為東大出身的新創,Mixi 原本是個校內版的求職資訊網站。2004 年開始逐步轉型成匿名社群網站、主打興趣社群。在 Facebook 與 Twitter 之風吹進日本前,Mixi 曾一度穩坐社群網站使用者之冠,更吸引藝人、政客等紛紛駐站開設專頁。因為起步較早,即便到了 2010 年代,Mixi 的開發主力仍是以電腦網頁為主的 HTML,它看上 Naked Technology 對智慧型手機的開發能力,向平野等人表達收購意願。

徒有好想法,卻因為時機不對、經驗不足的平野平野與堀田等「開國元勳」考量到發展性,只得在 2011 年協助 Mixi 完成對 Naked Technology 的收購,宣告功成身退。

大膽放眼世界,卻落得慘賠殺出

賣卻公司後,平野開始一段東南亞放空之旅。而她的第一站,來到了越南。

「感官徹底被打開,耳目一新。」回到東京後,平野立刻找上老搭檔堀田。

梭哈賣卻 Naked Technology 得到的資金,2012 年 10 月,新公司 Cinnamon 在新加坡成立。這次,她決定帶著人工智慧技術遠征東南亞。

基於對社群的熱情,加上周遊列國旅程中親眼所見的東南使用者特性:愛照相、愛分享,二次創業的平野團隊決定挑戰「圖像分享社群」,推出相片分享 App「Koala」。

這次放眼國際的平野團隊,考量星國相較於日本,在國際資金與人才市場的高能見度及優越的地理位置,大膽選擇在新加坡設立公司、鎖定東南亞市場,並逐步在曼谷、河內等地開設據點。

2014 年,她更挟帶由日本 Cyber Agent 領投的 1.5 億日幣資金,揮軍台灣、在台北設立子公司。

「當時,我的目標是中國市場,所以想把台北當作跳板。」從 2017 年底的現在回顧當時,平野不太好意思地說。

一路狂飆、燒資金,同時面對各國本土品牌與國際網路霸權的多面夾擊,Koala 一路苦撐。直到 2015 年,面對逼近破產的財務狀況,創業團隊不得不調整事業方向,重新思索出路。

「到了 2015 年,公司帳戶已經提不出 500 塊美金了。」

愈戰愈勇:沉潛東南亞,發現新趨勢

「凡打不死我的,必使我堅強。」──尼采

2015 年,與創業夥伴協調後,平野紛紛關閉了海外據點,逐步結束所有 Koala 相關業務。回歸原點,平野與團隊靜下心來梳爬 2008 年開始一路創業的脈絡,得到「人工智慧」這個答案。

從 Naked Technology 做社群關係分析與朋友自動推薦時期,平野就開始把目光聚焦在人工智慧上。出於工程師的專業素養,以及對平庸與重複的厭惡,當年不到 25 歲的平野堅信,不分軟硬體,多數重複性高的工作可以被機器人取代。

「人工智慧在當時是很新的議題,沒幾個人懂、大學也很少相關訓練。」

當時,日本根本沒幾個人講得出「機器學習」這個術語,甚至連平野本人至今都不確定當年這個術語是否已經誕生。

人工智慧的基礎是數據,而最最最原始簡單的人工智慧成果應用之一,就是自動推薦系統。無論數據分析或者自動推薦,都恰巧是平野等人所學專業,更是 2008 年創業的起始點。

2015 年,在東南亞繞了一大圈的平野等人,決定保留開銷最低的越南據點,輔以自己熟悉的專業知識技術,再度放手一搏。

這次平野等人的創業靈感,來自長年的新創產品的開發經驗,以及跨國市場的實際觀察:市場上的數據科學家(data scientist)供不應求,而亞太區頂尖大學的育才速度趕不上市場需求。

誠如前述,數據分析能力是人工智慧的基礎。但無論人工智慧、或者「大數據」這些市場趨勢都是近十年內興起的風潮,人才市場上哪裡來那麼多的供給,足以滿足所有科技公司的需求呢?

「我統計過,截至 Cinnamon 轉型做專業人工智慧、數據分析外包工作的 2015 年為止,全日本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工智慧工程師不超過四百人。」這四百人不到的族群,分散各處,扣掉海外進修、半路出家等等變因,活躍在人才市場上、具有革與新技術開發潛力的人口應該不到兩百人。

日本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尚為亞太科技先進國家,人才稀缺便已如此嚴重,遑論其他國家。

可想而知,在動輒上萬人的日本科技製造業或者網路企業內,這些碩果僅存的工程師們光是要想辦法在各自服務的企業體中苦苦浮沈掙扎、提升既有團隊資訊處理能力,應該就十分吃力了,更別提行有餘力兼做技術革新。

涓滴成河:量產人工智慧人才,改善日本企業困境

「所謂創業,無非就是找到縫隙、從事填補縫隙的工作。」──邱永漢

俗話說人生沒有冤枉路,平野這條創業路上累積的點點滴滴,似乎逐漸串出了形狀。

有鑒於人才市場的供給不足,人工智慧相關技術開發進度落後、使用者數據蒐集與運用效率皆低落,逐漸成為日本大企業的共同弊病;讓情況雪上加霜的是,在階級制度森嚴的日本企業體制內,逐漸步入中老年的管理階層多是出身「日本製造、品質第一」的商品開發時代,對網路時代的數據想像力不足,在數據時代帶領企業追趕時代潮流盡顯疲態。

2015 年,重新出發的 Cinnamon 專心做好一件事:量產人工智慧人才團隊,開發產業相關技術。平野與老搭檔堀田在越南開始挨家挨戶拜訪前三大國立大學的所有工程相關系所,透過產學合作,廣招「廣義的工程師」們。

「『廣義的工程師們』指的是所有受過基礎工學院訓練的學生們,只要他們願意加入我們為期半年的人工智慧工程師訓練營,就全部歡迎。」

這為期 6 個月的訓練課程,由通曉越南語的崛田親自設計,內容包括 2 個月的基礎理論訓練、以及 4 個月的分組研修。兩個月的基礎理論課程結訓前,會進行第一次成果考核,篩選前 35% 的學生,針對各自有興趣的開發領域進行探索,例如 OCR、聲音辨識技術,或者聊天機器人等。

6 個月的培訓期間,Cinnamon不但提供課程、支付在學學生高於家教行情的薪水,期滿結束後更不用合約硬性綁定學生。換言之,學生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接受 Cinnamon 提出的聘書,還是帶著  6 個月所學成果轉投其他公司。

「我很清楚我們的目的,是要廣招有潛力的工程師、透過訓練補足市場需求。再說,我們光是在 2017 年一年內,已經在越南成功結訓 60 位足以獨當一面的人工智慧工程師,相比日本人才市場的總額 400 人,就已經佔了 20%。」平野的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

有了足量的人才當後盾,Cinnamon 的產能一躍千里。目前的主打商品,以 OCR 為基礎開發處來的文字辨識技術產品 Flax Scanner,對日語手寫文字的辨識率已經達到 99.2%。

「受惠最大的應該是人力資源、個人金融、郵務等,消耗大量人力在重新輸入消費者手寫內容的產業。」頻繁往返東京與河內的平野,正積極開展上述企業客戶。

爸爸的忠告:今天的最熱門,將是明日黃花

訪談到了尾聲,忍不住問今年才剛成為母親的平野小姐,如何兼顧家庭呢與婚姻呢?

「好不容易等到了人工智慧的時機,現在以工作為重。」

然而,在這段漫長的衝撞的過程中,家人不曾出生干涉嗎?出身典型中產家庭,身為律師爸爸、兼職房仲的媽媽,在習慣穩定生活之時,難道沒有勸退女兒的「天馬行空」嗎?

「我媽有阻止我去唸東大,但我不理她。」哈哈笑出聲音來,她笑瞇著眼睛說,「不過我申請到高盛實習生時,爸說過一句話:『不要選擇最熱門的產業,因為今天的最熱門、就是明日黃花。』」平野正色地說出。

坐在她對面的我,被她說這句話時的信仰與生命力,深深震撼著。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平野未來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