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老大哥 v.s. 北韓金正恩,誰的英雄?誰的魔鬼?──你所謂的「國際觀」,是否具備起碼的公平?
圖片

「怎麼辦?金正恩是不是瘋子?!」

自從 LINE 與 iPhone 開始普及以後,重要與不重要的訊息二十四小時不打烊地透過各種群組大量放送。當教育家與傳統媒體人在批評訊息淺碟化時,大家是否注意到這個現象最大的幫兇,其實是個看起來最無辜的族群──中年爸媽叔伯阿姨姑姑,簡稱長輩。

沒錯,相信你我都曾在家庭群組中被長輩們瘋狂轉貼的「百歲中醫秘而不傳的十五個秘密」、「成功人士時間管理的二十種方法」甚至「預言歐巴馬當選的已逝預言家」……等訊息輪番轟炸過。

作者跟作者弟一直很壞心地等著看世界末日等病毒訊息在長輩間流傳的一天,沒想到這一天還真的被我們等到了。前幾天,作者媽憂心忡忡地滑著手機,作者爸心神不寧地按著遙控器,不用說,兩面螢幕的內容都是金正恩。

晚餐時,作者媽緊張地說:「怎麼辦?我覺得世界快毀滅了,那個金正恩是個瘋子。」緩一緩,抱著一絲期待地說:「川普不是強人嗎?他應該會出兵警告吧?」

嗯,既然開專欄叫說文解字,自然是以匡正視聽為宗旨,雖然作者最怕媽媽,但還是要大義滅親地點出老媽在上述兩句話犯下的謬誤與思考盲點──

一、「世界」是客觀存在的,所以不會毀滅、只會變化。

二、金正恩是不是瘋子沒有病理證據,頂多只能說他的行為是否偏離正常。有病沒病是個絕對值,需要科學證據支持;正不正常卻是相對值,大概偏離統計常態分佈的兩個標準差就算異常。

因此,下文將圍繞上開兩個主題討論:從世界秩序的形成,解釋東亞權力結構的消長,進而對於解析金正恩究竟是不是瘋子,產生與主流論述不同的反思。

「商業模型」完美、「幫派經營」成功的世界警察

撇除作者媽對「川普該不該出兵警告」的偏見,純就事實現象來說:為什麼全世界媒體看到金正恩打核彈,關注的焦點都是美國的反應?比起最有可能被殲滅的南韓、日本,為什麼我們更在乎美國政權對北韓的制裁與態度?

因為事實告訴我們:東亞世界的遊戲規則是美國訂的。

想否認也沒用,單就憑什麼一個太平洋彼端的異族國家,可以駐軍在日本橫田基地與南韓,又為什麼台灣會有充滿美國風情(以及即將搬家的美國學校)的天母,就足以說明一切。

美國憑什麼訂遊戲規則?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幫派、宗教,甚至小學生世界中得到啟發。

幫主的崛起,最開始通常是由一小群人中,武力相對強大的一個勝出。幫派得以擴張勢力,依靠著是吸納「幫眾」來擴充武力、用收「保護費」來維繫幫眾生計、保護費抽成以維持組織營運、轉投資賭場酒店以圖商業多角化經營。

美國的案例便完美契合這個「商業模型」:

二戰後期,靠著對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結束戰爭,同時在全世界取得「武力」的認同,這是確認幫主地位的第一步。接著,吸納幫眾,組成聯合國、建立聯合國軍隊,以「保護」的名義,拉起東亞防線,再靠著合縱連橫的各種貿易協定來抽取保護費。在東亞,透過與各國政府的合作,高唱東亞產業轉型,與在地企業廣設合資公司、圖多角化經營。

特別是最後這一段,遺毒滲透進我們每一位的生活中:從全球密度最高的小七、天下遠見商周封面出現頻率最高的 Terry 桑與 Morris 張,到最近重新討論的核能電廠,在在顯示角頭一手收保護費的同時,一邊轉投資的英明神武。

根據馬斯洛的「價值模型」體系,任何組織如果把核心價值建立在提供物質與事實需求的滿足,那這個組織的被取代性是很高的,因為任何第三方只要能夠提供更好、更優質的物質條件,那現有的閱聽眾就會立刻轉移。

這個理論在組織設計、品牌溝通上,被廣泛認可與援引。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打開 Google 首頁時,聯想到色彩與自由,而不是直接聯想到侵犯個資的爭議;看到小七先聯想到便利,而不是新聞曾經報導過的「一週不壞便當」。

建立宗教附庸,善用人性弱點的「美國隊長」

可是無論 Google、小七的成功都比不上人們對宗教信仰的虔誠與貢獻。宗教之所以可以在不提供任何物質對價的前提下,仍然得以吸納物質,正是他直接把價值建立在滿足群眾的心理價值。

美國深諳這個道理,於是所謂自由民主、自由市場的信條,用不同語言明載於東亞各國的課本中。宗教的附庸,同時也是幫主的嘍囉們,更是錦上添花地用簡潔有力的語言宣揚教義:基督教說信者得永生、不信者下地獄,小學生的課本上則是出現讓群眾活在恐懼與貧困中的共產政權,以及自由民主四處維護正義與秩序的美國。

可是光用文書宣傳,不足以深深撼動人心。精美的理念需要配合深入淺出的故事,輔以主角所提倡價值的系列宣傳活動,才能成功塑造形象與風格。例如主打「一灘血」故事的慈濟,用這個故事帶出組織的核心價值,還輔以積極在各大災區救災的行動,就是最佳的典範。

慈濟是台灣 Level 的,美國作為幫主為首的聯合國,卻是世界 Level 的。

聯合國底下有個 UNDP(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提供技術與訓練,協助開發中國家,透過資源、知識與經驗,通往更好的生活),對台灣的讀者來說可能不熟悉,但如果回想奧黛麗赫本懷抱非洲嬰兒的畫面,就會恍然大悟。

UNDP 不但為美國帶來行動上的宣傳效益,也是美國探勘轉投資機會的前鋒,更是辦慈善活動酬庸世界名流的好平台。

這麼美妙的機制,全盛時期的日本曾想山寨過來,於是他們發明了 JICA(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國際協力機構)。JICA 至今活躍於東南亞開發中國家,也透過替大企業做「適地性調查」、「在地產學合作」等活動,為日本政府與企業達到一邊建立形象、一邊多角化經營的目的,越南的兩大國際機場就是最佳的證明。

可是 JICA 說穿了,仍只是個學到皮毛的山寨貨,一方面受困於日本缺乏角頭的核心武力、一方面不得不說,日本缺少點小學生的手腕,因此達不到精髓。如果潛心觀察小學生生態,會發現班級領袖通常具備以下幾個特質:

一、功課好,常當班長。

二、愛搞小團體排擠人。

三、老師前後兩面人。

小學生心態其實是「西瓜偎大邊」的自然人性表徵,就算我們變成成人,還是有時不自覺被人性的弱點操控。美國的每一步,都切中小學生心態的弱點:想求依附、怕被孤立。這種情緒有時候會超越宗教與現實理性,例如,家裡有信基督教的讀者,或許經歷過青春期為了得到同儕認同,而回家吵著從這週開始不去教堂等種種叛逆行徑。

這也說明為什麼冷戰結束後,蘇聯的附庸們一窩蜂瓦解,美國隊長的附庸還依存至今。

「平視觀點」:你是霸權的附庸,還是獨立思考的個體?

如果您在閱讀上述的論述時,曾有一絲絲的不悅,那請回想看看:

一樣是戰爭與殺戮,為什麼我們覺得美國投的原子彈在終止日本帝國主義,金正恩「試爆」的核彈就是喪心病狂?

一樣是宣洩獸慾,為什麼我們對於美軍在越戰、韓戰時期,橫跨東亞,四處製造混血兒的行徑道德譴責不深,卻熱愛報導「任何」恐怖組織、共產世界的春色無邊?

作者並沒有主張任何對錯,反之,同樣譴責暴力。但在我們直觀批判時,是否想過「非美族類」也值得一個平等的視角?如果我們批判時,沒有給予雙方被平視對待的機會,是否我們也只是霸權之下,平庸無知的附庸?

美國的「歷史資產」──川叔想甩不敢甩的包袱

如前述,一個霸權的建立到成為道德制高點、跨文化的被廣泛認可,需要近百年的投資與經營。對以往深耕政治多年的美國總統們來說,他們深諳這份歷史資產的重要性,因此苦心維護。

有趣的是,政治素人川普心中,對於美國的霸權資產的價值認知,未必等同於歷代總統,甚至可能認為這是個該「轉售」的負資產。這點從他對日本橫田基地、東亞駐軍等態度可以窺知一二。

畢竟每個人對「價值」的認知不同,有的人覺得蓋棟黃金大樓很帥氣,但對過往歷代美國總統加上候選人來說,這個行徑簡直是自己婊自己。

對川普來說,「轉售」這樣一個組織龐大、環環相扣的麻煩負資產難,但「逐步停止營運」卻相對簡單。先不論這個邏輯是否有道理,畢竟美國對東亞各國的貨幣、關稅控制能力也來自他的霸權本身。

不過如果川普把自己定位成「八年美國 CEO」的話,那他要逐步停止營運倒還頗有道理,畢竟霸權不會因為逐步停運而一夕垮掉──國際影響力只會逐步下降,不會頃刻間蕩然無存。只要川普確保在自己任期內,不會發生美國叫不動附庸國的悲劇,那一邊省下大把經費,一邊甩開麻煩的包袱,其實沒什麼不好。

一個蓋出黃金大廈的人,應該沒有那麼在乎歷史包袱吧?!

因此,過往美國的附庸們(包括我們在內)應該會逐步走向自主。但是小學生的心態還是根植人心,中印恐怕會開始在東亞展開角力戰,而失去靠山的星、日、韓、台,則可能會組成新聯盟,掙扎一陣子,日本基於歷史因素,應會在美國的默許下逐步建軍。

當「金正恩」的名字成為寓言

最後,本文想用一個寓言故事來結尾──

很久以前,有個年輕君主,父母雙亡,內有老臣弄權、庶兄外戚干政,外有強敵環伺、民生凋敝。這名少主力求振作,擒老賊、殺外戚、勤練兵、圖中興。

這個段子是個 Hybrid(混合)的古代故事,其中有康熙(少主擒鰲拜索尼)、太宗(殺建成元吉)的作為,武帝(征西域)、少康(中興)的建樹。

放在今日,他的名字叫做金正恩。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無人留意的川習會,亞洲風雲的起點
我與北韓人的第一次接觸──誰心中的理想國?

《作品推薦》
【新創個案】一家成立兩年多的「教育新創」Snapask,為何能上遍國際財經媒體,吸引跨國大腕投資?
假時尚,真出糗──讓跨國市場顧問抓狂的「科技行銷」新趨勢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ndreas.Mattsson@shutterstock

張中宜/說文解字

張中宜,台北人,台大畢業後直赴日本、而後陸續被外派新加坡、中國,曾參與日本 LIFENET 保險在東證一部的上市、日本樂天金融事業體企劃線上金融服務,後轉投顧問業,曾任日本博報堂品牌顧問,負責日商品牌的東南亞佈局策略。現為日本卡西歐史上第一個獨立顧問,享受與客戶分公司的各色人種唇槍舌戰的每一天。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