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去傷感的「台勞標籤」:培養正確態度,來澳洲也能從打工晉級白領上班族

撕去傷感的「台勞標籤」:培養正確態度,來澳洲也能從打工晉級白領上班族

自師院畢業以後,在外商公關公司擔任公關一年後,我決定離開台灣,給自己一個新的環境。一眨眼又逢六月,來澳洲也正式滿三年了。目前我在澳洲前三大的飲品公司內,乳品部底下的財務部門上班,待過澳洲的人絕對超過九成九以上都曾經消費過我們的產品。

很多人聽說我在這裡上班,都無法相信我沒有任何相關背景、甚至沒有澳洲認可的相關學歷;同事們更無法想像,現在坐在辦公椅上處理財務報表的我,曾經在農場開過拖拉機。

其實跟很多人一樣,我也是從打工度假起步的,但在澳洲的求職路上一路走來,其實是因為學到了下列幾個態度,才成就了現在的我:

跳脫框架思考:掌握個人優勢,在初始階段站穩腳步

提到澳洲打工度假,很多人的印象不外乎都是遠赴農場採果、在餐廳裡端盤子、到中式按摩店工作一類,有著「短期」、「勞力活」、「台勞」等等標籤的工作;原因無他,大多數的人早在一開始就無意識地選擇畫地自限,把自己侷限在小範圍的選擇裡。

如果不掙脫這些既有印象,很容易落入「我一定不行」的窠臼。因此我在澳洲學到的第一個態度,就是在職場選項的想像上,要勇於跳脫既定框架。

如何增加自己的職場選項?首先就是要獲取在當地的工作經驗。許多人或許會覺得到了澳洲一切都是從零開始,但事實上,活用在台灣的工作經歷才是正確的:當我來到澳洲,就先藉由過去的工作經驗,試著在網路上接行銷的外包案;澳洲最大也最好用的求職網站 Seek 上有很多清楚的分類,能搜尋到正職、兼職或是各種短期的職缺。

除了網站上的制式履歷,我同時也針對不同職缺的要求,擬定基礎的市場分析,並且提出可行方案,引起雇主的興趣。

舉個實例:有個職缺是由一家當地的退休金公司所刊登,要以在澳洲工作的異鄉人為主要客群目標,規劃網路行銷活動。有了這些訊息,我首先搜尋移民局的相關網頁,找出目前在澳洲有工作許可的相關簽證,並依照不同簽證可能的申請者類別,分類出最可能需要規劃退休金的潛力客群。

鎖定目標客戶後,搭配澳洲政府規定的薪資標準等數據,就能初步做出一個大範圍的市場分析及需求報告,憑藉這份剪報資料,開出職缺的公司主動與我聯繫,並告知我這些事前準備讓他們十分驚艷;就這樣通過了兩個電話面試,我成功得到了第一份短期企劃案的工作。

萬事起頭難,但一旦有了一個當地的工作經驗,履歷上的項目便會逐條增加。

跳脫框架、腳踏實地、勇於接受挑戰;有了正確態度,海外求職絕不是夢想。圖/阿鳥Iris 提供


欲速則不達:切勿貪圖捷徑,凡事以合法為基本價值

接著我受僱於一家私人的背包客人力仲介業者,負責開發客戶及面試求職者。我的雇主是個馬來西亞籍的澳洲公民,對員工出手大方:出差住宿安排在賭場酒店、員工聚餐桌上擺的是參肚鮑翅、績效好獎金也絕對不會少。每次講到這段過往朋友們都問我這麼好的工作,為什麼離開了?原因無他,道不同不相為謀。

工作幾個月後,我的表現超出老闆的預期,因此公司主動提出幫我「作簽證」的條件,希望我能繼續留下來──我這才知道,很多背包客們常在談論「花錢買的人頭簽證」、「假身分」原來都是真的,心裡明白這絕對是違法的,我斷然拒絕並且立刻請辭離開。

隔年,我看到相關新聞,這家公司的其中一個大客戶,位在維多利亞州的生菜農場被記者追查到非法雇用背包客,相關業者也都正在接受政府的相關調查,很慶幸當初沒有誤入歧途。

我學到的第二個態度:就是切勿貪圖捷徑、因小失大,不是你的你不該拿。

主動出擊全力以赴:拋開一步登天的想法,並設定階段性目標穩紮穩打

離開人力公司以後,第一年也幾乎已經過了一半。若希望留在澳洲第二年,就必須完成澳洲政府的簽證要求:於第一年的簽證期間內,在初級產業工作至少88天。確立了這個目標以後,我開始籌備農場工作。

因為不打算依賴仲介,所以我在澳洲政府網頁上搜尋整個維多利亞州內符合簽證要求的農場資料,並且一間一間打電話去問。同時我也幸運地在當地的資訊網站上找到了當地人自宅分租的房間,就這樣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我隻身一人移動前往農場。

前前後後四個多月的時間裡,我待過櫻桃、藍莓、草莓、蘋果、葡萄、栗子、甚至仙人掌果等農場,然後在酒莊裡穩定下來,每天跟著酒莊主人採果、榨汁,然後學習如何釀酒。

在農場的時光帶給我許多歡樂的經歷,但更重要的是,跟每個雇主建立起的關係。每份工作我都是直接和雇主聯繫、一同作業,或許是沒有其他背包客,也或許因為我是他們第一個認識的台灣人,所有人都對我的經歷非常感興趣;在這裡我得到的第三個態度就是全力以赴,不因為工作類型大小,只要是被交付的事情我都盡力完成。

這樣的態度其實雇主都看在眼裡,也因此我得到很多平常員工沒有的機會,並且備受照顧。在確認已符合簽證標準後,我離開農場回到市區,並著手下個目標:找到一份正職工作。

勇於接受挑戰:多做並不吃虧,每道難題都是賺取寶貴經驗值

澳洲有幾個人力仲介業者,專門服務大型企業,代理尋找幾個特定職位的人選,經由這些人資業者的引薦,較容易有機會得到一般不對外開放的職缺,但同時你的雇主也會是仲介業者,而非直接成為企業員工。(類似日本所謂的「派遣公司」)

我一開始便是以這樣的外部合約聘僱身分,進入目前任職的這家公司,且合約期只有短短三週,需要使用流利的英文及其他外語能力,協助公司的特定企劃案。

和我同時一起進入公司相同職位的還有大約二十個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外語能力;特別是歐洲國家的同事們,甚至能流利地駕馭五六種不同語言,也有些人早已有許多大企業的工作經驗,每個能被選上的人都十分優秀。

然而,也許是工作習慣和風情不同,或是他們認為只有三週的合約期間,越少麻煩越好,很多時候遇到難以溝通的客戶,大家都盡量找藉口避免接觸這些特定案件。

但基於總是必須要有人來處理這些事的心態,我從來不推託棘手的客戶,這也是我在這裡學到的第四個態度。

正是這樣的工作態度,讓我能夠從這些人之中脫穎而出。主管看在眼裡,其實也都明白員工是否有認真處理事務,幸運的是,因為企劃案的執行時間延長了,所以我的合約也被主管主動延長到三個月。

再加上這段期間內,客戶的物流和價格在系統設定上出了一些問題,因此我有了與運務部門和會計部門合作的機會,也輾轉認識了會計部門一位非常欣賞我的女主管。這個機緣之下,我也認知到在專業職場上,每一段人際關係都能幫你帶來不同的際遇。

和公司同事們在聖誕酒會上喝醉前的合影。圖/阿鳥Iris 提供

建立人脈網絡:把握每個人際場合,增加專業領域的社交連結

在與人資業者的合約結束後,我暫時離開了公司,但期間一直有與之前認識的幾個同事在 LinkedIn 上聯繫,也都會互相更新彼此的近況。不久後同一層樓的財務部門裡有個比利時同事離職了,欣賞我的會計女主管某天和財務部門的主管聊天時,便順口推薦了「這個台灣女孩」。

我儘管並沒有相關學歷,之前和會計部門合作的經歷,卻彌補了這個不足;再加上有主管的直接推薦,一線牽一線的結果,讓我得到了和財務主管、經理及總監的面試機會。因此,把握每個人際交流,在澳洲職場上,同樣也是相當重要的態度之一。

澳洲的大企業招聘過程似乎都比較嚴謹,除了兩次面試以外,另外還得通過線上的英文及數學測試。面試多是針對個人的工作技巧,要從過去的工作經驗中舉例,回答相關的情境問題,例如你是否有過團隊合作經驗、如何說服工作夥伴或是客戶使用你的提案、團隊意見分歧時你的角色、你如何處理紛爭等,其他還有時間管理、問題解決的能力,在有預算與時限的情況下,你是否能有效地安排企劃、如何面對壓力之類的開放性問題, 因此快速思考與內容建構十分重要。

筆試的英文讀寫著實讓我回憶起當年高三考學測的時光,而數學講究的還是細心,題目有邏輯思考傾向,但基本多以應用題合併計算題為主。而面試和測驗的結果?如文章一開始所提到,目前我已經是個直接受雇於公司的正式員工了。

打工度假可以不只是「出國當台勞」,「用在台灣不會從事的勞力活換取較好的收入」。過程中培養出的經驗與態度,與未來發展的個人資產與優勢,才是我最大的收穫。

《關聯閱讀》
「放心吧,離開台灣一年,台灣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打工度假,是勇敢還是逃避?
澳洲打工度假,「黑工」與「白工」差在哪?
別再說年輕人出國闖蕩是逃跑──「台勞」一詞背後的錯誤偏見

 

執行、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阿鳥Iris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