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無聊」,是另一種快樂的方式
圖片

我一直對國外鮮少有補習班這件事感到好奇,去到柏林之後好像稍稍可以理解了──因為小孩和家人都在公園裡跑來跑去,誰要去補習班上課呢?

短暫旅居柏林的期間,我最喜歡週末到市集逛逛,買了一些小點心之後就到旁邊的公園發呆。在台灣,我幾乎沒有太多在公園裡待一整天的經驗,主要原因是台灣的天氣和空氣實在不大友善,當然也還因為我從來不會想要讓自己「無聊」。

在台灣,假日整天都有地方可以去,白天去百貨公司,晚上去夜市,手機可以一直滑,不然也可以一直在家裡看電視、找朋友喝下午茶,或是泡在文青咖啡店,這些對許多人來說是理所當然。

公園裡的小朋友。圖/王顥燁 提供


在柏林的市集,我跟一位老爺爺和他讀大學的孫子一起品嚐魚料理,在公園看小朋友踢球,看小小孩追著小小狗跑。不做什麼,就曬太陽。當台灣父母在臉書上分享自己幫孩子安排了多麼充實的課表,柏林父母可能正在小公園裡和鄰居閒聊,讓孩子們在綠地裡踢著球。

我並不是要批評上才藝班有什麼錯,畢竟自己也受惠於小時母親安排的各種才藝課。也許以前曾因懶散不愛練琴而挨棍子,可是現在想起來,是開心的。我想念小時候遇到的才藝班老師們,在父母忙於工作或家事,或因能力有限無法給予我更多不同養分時,是才藝班老師告訴我什麼是美、什麼是精準。

但如果說人最終的目的都是尋求快樂,小時候的才藝班,應該是要讓孩子長大後有更多選擇而因此快樂。排滿的課表看似讓小孩贏在起跑點上,會不會,也讓他輸掉了練習獨立自主做決定的機會?會不會,也讓他沒有足夠的放空時間,去長出獨立思考的腦袋,和承擔壓力的健全心靈?會不會,也失去和父母朋友一起開心大笑的珍貴時光?

柏林最大的跳蚤市場。圖/王顥燁 提供


過去,我經常容易潛意識地把自己的生活排得非常滿,社團、打工、家教,還有各種課餘活動我都不想錯過。畢業後也用工作填滿了生活的絕大部分,幾乎沒有什麼發呆的時間。終於有一天,我再也無法承受生活中的所有,於是逃難似地前往柏林,決定要好好發呆三個月。因為這三個月的「無所事事」,我才終於能夠放下總是緊繃的身心,在週末假日和家人、朋友開心的活。

在柏林短短的日子裡,我和友人毫不在意時間地閒聊,從亮亮的天聊到黑黑的夜;夏日週末晚餐後,沿著河邊散步;在假日市集裡用破爛的德文買新鮮的食材和小點心,享受一杯由義大利人煮的義式咖啡,或土耳其人烹煮的土耳其傳統料理;搭快一個小時的車,閒晃到郊外的跳蚤市場尋寶;抓著啤酒罐,在露天草地聽樂團現場演出,驚覺眼界的狹小,開心於發現一個又一個獨特的聲音。

不知道是誰不經意地說了什麼無聊的垃圾話,我們大笑。

前往柏林的旅費並不充裕,但我傾家蕩產地,找回了快樂。

《關聯閱讀》
衛道人士請注意:在柏林,人們愛「曬」自然的身體
【圖文】「無聊」的歐洲:生活中,最純粹真實的況味
對你而言,「活著」的感覺是什麼?──我逃到挪威學慢活、身分認同,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對待

《作品推薦》
巴黎,還是萬華?──美麗城「站壁」的中國大嬸,IG上看不見的巴黎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王顥燁 提供

王顥燁/小城旅人雜記

王顥燁,又名好野,劇場導演、文字工作者,正努力成為一位世界觀察家。從不限制自己無邊無際的興趣,做過藝文企劃、劇場行政、影展執行、採編公關,二十好幾才開始獨自旅行。看了魯迅所言「善於改變精神要推文藝」,想起自己還能書寫,只要有筆(或是電腦鍵盤),希望能一直寫下去。
Photo Credit:李欣哲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