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一句「我不管,我明天就要!」有多傷?──當加班成為文化,只會讓你離成功更遠

老闆一句「我不管,我明天就要!」有多傷?──當加班成為文化,只會讓你離成功更遠

幾年前,當時我剛加入小公司,偶爾會聽到「共體時艱」,但那時候這句話很直白,的確就是快要不行了,所以大家一起加班。

後來到了大公司,情況有所轉變,這時候,不需要你說「共體時艱」,這句話也不流行了,相反的,加班變成文化,變成一種奇怪的風氣,它是一個自動自發的狀態,彷彿你每天不加個三、五小時的班,好像渾身都不對勁使不上力來。下班其實也不太需要諜對諜,不是老闆已經早早回家,就是辦公室剩下你跟老闆,在每一個部門好像都是如此。

那時候,印象最深刻也最爆裂的一句話,大概就是一位主管很理直氣壯的跟我們說:「你們不就是都不用睡覺做專案的嗎?」,當時聽到這句話的震驚程度,讓我當場嘴巴可以塞一個鴕鳥蛋。

那麼加班、不睡覺,真的可以讓我們增加所謂的「生產力」嗎?

從直觀角度來說,我自己每次加班超過十點後眼神開始飄忽、靈魂開始閃退、神智開始不清、效率開始低下,但我一個人沒有辦法成為一個標準值,說不定只是我不會加班,其他人很會也很擅長,說不定加班是一門藝術,跟肌肉一樣只要持續鍛鍊就會變得好棒棒。

加班的原因:貪心,於是忽略人生的一切都是有限

我們,為什麼會加班?因為工作量太大、工作做不完。

在這邊先撇除個人能力問題──比如說天生工作能力太差,人家做五分鐘你需要做五小時這種「先天缺憾」不談,我們假設大家能力都在一個平均水準,工作太多,有兩種狀況,一種是「自己找死」,另外一種是「別人給你死」。

先來談談第一種:想問一下,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跟一些覺得自己很有效率、很多工、想要做很多事的人共事過呢?

我有。

這些人非常有趣──比如說,明明知道等一下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走過去也要花很多時間,他就硬是要在這之間寫一封很長很長的 email;再比如說,明明禮拜五你跟他有一個大案子要做,他禮拜三卻又忽然答應隔壁同事要做另外一個案子;再來,明明等一下是跟朋友有聚會,很久以前也約好了,而他硬是要先去另外一朋友的場合,然後再趕場過去。

那這樣會有什麼下場呢?

首先你可能因為太趕而 email 出錯,導致後續要彌補,花很多時間,同時也因為會議遲到讓客戶不開心,客戶生氣所以很嚴重,禮拜五的案子做得不好,因為沒有投入足夠心思,而另外一個案子,也拖到最後一刻勉強完成,造成你很難過、他不開心的兩敗俱傷場面。而朋友的聚會,也只能匆匆跟幾個人淺聊,忙著趕場後,路上塞車,到另外一場時,因為你遲到,朋友也不開心。

我們為什麼會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呢?追根究底一個原因,貪心。而我們從小一直被教育,你可以做這個、那個,但實際上,我們不能,我們只能做少數的事情,人生有限、資源有限、腦力也有限。

加班與生產力:不睡覺,並不會提升工作產值

而另外一種情況,則是別人來找你麻煩:A 同事推事情給你,B 同事請假工作要你幫忙,主管有新案子給你,你跟主管說:「老闆,但是我......」,老闆只會堵上你的嘴說:「沒有但是,你晚上可以加班做,或是不要睡覺半夜做,反正我不管,我明天就是要看見。」

「反正我不管」,這句話好像無論如何,總是管用,同樣的情形可以套用在客戶對公司、情侶對另外一半、父母對孩子身上,通通都有效。

老闆的這種心態,你可以說,大概就是認為時間隨便擠一擠就有。

那麼,加班可不可以增加我們的生產力呢?可以,也不可以。

我不是故弄玄虛在學那些天橋下的算命先生。加班的確可以「短期」增加我們的生產力──原因很簡單,你工作時間比較長,當然會有比較多的產出。但很快的,這樣的產出會被抵銷掉。

為什麼呢?

因為在心理學,有一個概念叫做「決策疲勞」。

紐約時報曾經有一篇文章"Do You Suffer from Decision Fatigue?"裡面提到了一個著名的「以色列法官」研究,這篇研究主要論述,同樣罪行的犯人,在不同時段受審,他接受到的判決可能不同,如果你是在早上法官剛開庭精神奕奕的時候,他火眼金睛,而你的判決也會比較合乎標準。但如果你被人家「衝康」,或天生命賤,不小心在下午受審的話,法官昏昏欲睡,下手也會不知輕重,你就自個多保重。

背後原因為人的大腦是有限資源,使用它會耗損能量,心理學教授 Baumeister 稱大腦的這套能量系統叫做「意志力」──而做決定,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會大量耗損我們的意志力──不管你多精明、明智,你都沒有辦法不斷地做出一個又一個英明的決定,你會累,即便你沒有意識到,你的大腦,其實已經累了。

大腦累的時候,我們進入到「決策疲勞」的狀態,會有以下三種反應:

第一種,你會非常衝動

比如說不小心手滑買了很貴的網拍,不小心拿起電話在電視購物上購買物品,不小心手滑在超商買了東西,這些都是「衝動性購物」,但這還好,損傷的是你的荷包。比較嚴重一點的,稱作「衝動型決策」,當你的職位所決定的東西會影響到不只一人時,衝動,就不是我們所希望看見的特質,遺憾的是,在現在這樣的工作文化之下,疲勞無所不在,同樣的,衝動,也就無所不在。

第二種,你會開始逃避做決定。

這時候,你不希望現狀有任何改變,於是你就會開始採取一些很保守的舉動,那就是,沒有舉動。對任何新的、可能的、好的提案,都說不。反正現在也很好啊!現在這樣不要改變我們也能活著啊!我覺得可以再想想、我覺得可以再評估,謀定而後動,其實就是根本不動。你以為是因為老闆思考很多嗎?不見得,有時候,只是他累了。

第三種狀況,你會開始注意一些非常簡單的特質。

而這種注意的方式,就是只注意「一個特質」,比如說:「我就是要找成本最低的拉!你為什麼不懂,我不懂你幹嘛要把事情搞得那麼複雜,成本低就好!」其實不是事情很複雜,是老闆累了。所以當你跟著老闆的話做出決定,他明天就來衝康你:「欸!我說你很奇怪欸,我們做事不可以只看這個點啊!你這個人就是這樣,眼界太狹隘了,怎麼可以這樣做決定呢?」

所以,下次當你滿臉黑人問號頭,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放心,你老闆不是人格分裂,而單純只是他累了。

疲憊對我們的影響相當巨大,不只是身體上,對我們的大腦,也會造成相當大的損害。

疲勞與貧窮相似,當你習慣便無法脫離

在我們工作中,你會聽到一些很神奇的理論,叫做「如果你要成功,你就是要不睡覺」。

這個概念如此強大,如此根深柢固,我也真的不知道從何而來。於是你會看到,先前網路上流行「北京大學學生半夜不睡覺去圖書館」的文章、「哈佛大學不告訴你的秘密就是半夜去圖書館」的照片,一堆人會告訴你中國學生很有「狼性」,他們半夜都不睡覺......搞得我實在很混淆,好像圖書館才是他們真正的家一樣。

好像你不睡覺,才顯得你比較投入,你不睡覺,才表示你對這件事情足夠認真。

但只要你有睡不飽的經驗,而我相信大家都有,你會覺得自己很像個鬼,比狗還要累,有體無魂就像稻草人。

你可能會洋洋得意的說:「嘿嘿,老子不必!我一天只需要睡五個小時,我就能過活了!」沒錯,你的確可以過活,只是很像鬼上身一樣,充其量,你只是「習慣疲勞」而已。

很多人會認為,睡眠是一種負擔,但實際上,睡眠是增加生產力的方法。在哈佛商評論有一篇文章"Sleep Deficit: The Performance Killer"提到,睡眠不足會對我們造成嚴重傷害,如果你熬夜通宵或一週裡面每天只睡 4 到 5 小時,就好像你血液當中有 0.1%的酒精濃度,這有多高呢?根據美國酒精濫用與酒精中毒協會定義,血液中有 0.08%的酒精濃度等於喝醉,換言之,其實你每天都在跟酒鬼們工作。

而其實「決策疲勞」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普林斯頓教授 Dean Spears 在他的研究"Economic decision-making in poverty depletes behavioral control"發現,貧窮,跟決策疲勞息息相關。

以往我們往往覺得一個人窮,是他不努力、是他偷懶、是他不思上進、他就是個魯蛇,完全不值得同情,其實不是的。人的意志力有限,當今天「購物」變成你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後,你的大腦可能沒有時間去想其他的事情。

舉例來說,買一個午餐,對我們頂多只是煩惱要吃什麼,對窮人而言,可能多買一斤肉,就意味著要少買十斗米,多買一把青菜,可能就沒辦法買肥皂,出不起孩子的奶粉錢,如果你每一次買一個小東西都需要經歷一次這種天人交戰的過程,你的大腦會迅速的疲憊,而這時候,你就沒有辦法去思考一些對你有幫助的事情,比如說,學習一些讓你可以脫離貧窮的技能。

因此,你會被「困在」貧窮當中。

同樣的,你也會被困在忙碌當中。當你每天加班到天荒地老,當你眼神慘淡的看著辦公室最後一盞燈熄滅,當你醒來的每分每秒都被一些無聊的瑣事堆滿,你沒有辦法去思考你的人生,即便你報名了什麼課程、去參加了什麼健身房的有氧,你都沒辦法成功,因為你累了,你被困在這裡,無法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也沒辦法替公司負責,你的人生剩下工作。

台灣的工作環境,就像是一群鬼在此聚首,你要稱它叫做鬼島,好像也沒有什麼不行,因為大家都累得跟鬼一樣,兩眼惺忪、四肢無力。

這是一個過度疲勞的小島。你抬頭看著天,能看見希望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看到希望,需要的是讓我們每個人都至少能夠安心闔上雙眼,好好睡一頓飽覺。

希望是什麼呢?或許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有點太過遙遠了,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頓頓好餐,跟一次次的好眠而已。

《關聯閱讀》
「沒有狼性的」上海年輕人:「我想找一份可以每天準時回家吃晚餐的工作」
【人才篇】一個地方的吸引力,不是只有錢而已──營造友善勞工的環境,才能留住專業人才

《作品推薦》
「網友的正義」失控中──正義感?還是滿足殘暴嗜血的快感?
寫給「厭世代」的你 : 又窮又忙又沒方向?請重新相信十年磨一劍的價值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MikeDotta@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