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台灣藝人「我的祖國是中國」事件:或許有「委屈」,卻也是「選擇」──但我絕不願當「中國人」

評台灣藝人「我的祖國是中國」事件:或許有「委屈」,卻也是「選擇」──但我絕不願當「中國人」

昨天晚上,在我和幾位朋友的聊天群組當中,有人傳來了一個圖片,起初我沒什麼在意,隨意點開之後,差點氣得五內俱焚、腦袋中風──是的,那就是這兩天「大名鼎鼎」的,台灣藝人宋云樺之「我的祖國是中國」一說。

通篇文章非常「老派」,滿是諸如:「祖國是我夢想實現的地方」、「惠台政策給我發展和學習的空間」、「我越了解,越對祖國充滿崇敬與熱愛之情」⋯⋯等句子。

若單就文章論文章,這文采可說肉麻、老套至極,感覺就像當年我老爸在戒嚴時代的作文,最後都要加上一句「誓死追尋蔣總統反攻大陸」一樣──假如給當年的中國大陸學童寫「一封給祖國的情書」,估計成品大概也就會像是宋云樺現在的這篇「聲明」吧。

圖/宋芸樺 微博聲明

「究竟是腦袋多『抽風』,才能寫得出這種文章?」這是我看完的第一時間反應。

是「諂媚無極限」?還是「委屈集大成」?

但仔細想想,身為一個智商大概正常,心智也應算健全的人,宋小姐應該不會不知道寫出這篇文章,她會在台灣,引起怎麼樣的一個軒然大波吧?

所以我想,或許在某種程度上,身為這個事件的當事者,她「可能」也算是一個「可憐人」──就像網路上一些不明人士所「爆料」的:「宋小姐受到(北京)政府當局莫大的壓力,身為一個藝人,她真的很苦。」

這句話我倒是願意相信的──我想沒有一個正常人,會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之下,寫出這篇超越拍馬、近乎諂媚的文章;而身為一個藝人很「苦」,尤其是一個台灣藝人在中國「更苦」,我想我也是某程度上同意的,若非身歷情境,沒有人能想像一個年輕女性藝人,在那裏所要承受的壓力。

這篇文章與這起事件,更有很多人拿來跟當年的「周子瑜事件」相比,並指出「這大概就是台灣藝人現在在『大中華區』,所受到的『委屈集大成』吧。

然而,這其實不過是一種「選擇」

但即便如此,我個人還是不欣賞這位(或這些)藝人。在我看來,這篇文章或許是一種「委屈」,但也是一種「選擇」:

「選擇」了面對迫害與壓力時放下身段;「選擇」了在爭一口氣與大好前程之間,把這一口氣吐乾;「選擇」了在「鬼島台灣」與「中國大夢」之間,想方設法抓住這一場幻夢。

這是一種個人選擇,無關絕對的好或壞,而我身邊的很多朋友,也一直都做出了他們自己的選擇──說實話,宋云樺的個人選擇,與我們其他很多「選擇去大陸發展」的人,可能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她更處於漩渦之中,她的選擇,更明顯。

然而就我個人而言(再強調一次,這是我個人的評論),還是不喜歡這個選擇──雖然再過不久之後,我們可能都「不用選擇」、「沒有選擇」了:

中國無孔不入的「影響力」與日俱增

近年來,中國大陸在全世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而回來台灣這段時間,更發現這樣的影響也越來越無孔不入──很多人的手機與家電使用「小米」;也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追大陸的綜藝節目或劇集;身邊的朋友們,「發展好的」紛紛主動或被外派到大陸工作;甚至打開電視,某些新聞台還有固定的「大陸特輯」,專門報導中國的新聞與人事物。

「大陸越來越好,台灣要趕緊跟上。」;「大陸的科技應用日新月異,我們台灣拍馬都趕不上。」;「台灣一天到晚在政治鬥爭,哪像大陸中央一聲令下,政策就可以實行,建設就可以發展。」⋯⋯諸如此類的言論,更是不斷在網路論壇、部分名嘴網紅的口中被重複,直到你我耳朵長繭為止。

「大陸有大陸的好,台灣有台灣的差。」

這些我知道、我感受到、我也體會到了。但是我還是打從心裡,沒有辦法喜歡與認同「頌揚中國美好同時批判台灣缺點」這樣的言論。

許多人會說:「這就是台獨份子、覺醒憤青」,然後忙著把我們貼上標籤;也有人會說:「這就是被民進黨洗腦」;還有些人會說:「台灣人就是自命清高,自以為比大陸人有水準」;甚至,有些人更會嚴厲的指控:「台灣人就是忘了自己的根,飲水不思源,忘本!」

但對我而言,這與個人的「藍綠」、「統獨」等立場並沒有如此大的關係,反而與「人的基本價值」比較相關:

待過兩岸,一個美國 19 歲女孩的故事

我遇過一個來自美國的女孩,她給了我看待「台灣」和「中國大陸」差異,一個與坊間媒體角度很不一樣的觀點。

這位美國女孩今年才 19 歲,曾經去過中國學中文好幾年。而今年暑假,她申請了美國大學的一個交換學程,得以來台灣做兩個月的短期交換。因為我朋友在經營 Airbnb ,所以她因緣際會地住到我們家當中。

圖/shutterstock

有次,她因為一個要做一個演講,來問我的意見。我們聊了很多,然後因為一個小插曲,她談起了自己分別在台灣與中國大陸兩個地方,學習中文的感受。

我本來以為她應該會很喜歡中國大陸的──因為她在那邊待了很多年,也旅行了許多地方;而我在國外認識許多想要學中文的朋友,也大都是想著「要去中國發展,因為現在那邊市場好、機會大。」他們也多對中國文化,有著諸多的嚮往。

沒想到,她居然神秘兮兮地對我說:「你知道,其實在我們外國(赴中)留學生之間,流傳著一段話嗎?」

「嗯?」我一臉疑惑,當然不會知道啊!我又不是外國留學生,更不是算命大仙。

「我來之前就一直聽別人說,如果你先去過中國、然後再到台灣的話,You will never go back。」

「啊?」我更疑惑了,難道是連美國的國際學生,都會因為來到台灣而被「政治封殺拒絕再入境」嗎?沒聽過有這樣的消息啊?

我於是懷抱「陰謀論」的心情,趕緊接著追問下去。

她說:「當然不是啦!是因為先去過中國大陸之後,你反而會更愛上台灣──你永遠沒有辦法回到當初因為想像與新鮮,而喜歡中國的那種感覺了。」

我請她再進一步地談談為什麼。

她回答:「因為這裡很棒!不是說台灣就沒有問題或缺點,但這是一種『整體感覺上的不同』:你不會覺得壓迫,不會覺得只要一卸下心防、就會『有麻煩上身』,你不需要去思考有沒有什麼話是你不能說、不該說的。

走在路上也覺得很安全,不會有『隨時可能會有人來害你』的感覺──生活在這裡覺得很自在,這就是我喜歡台灣的地方。」

網友於宋芸樺臉書留言。圖/截自宋芸樺 fb

儘管也有著「痛罵鬼島」的時候,但我永遠不會想成為一個「中國人」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故事,但從與這位美國女孩的交談中,我想我更清楚地知道了,為什麼自己就是無法「喜歡中國」。

確實,台灣有許多很差勁的地方、也有很多結構性問題,有時我自己也會因為憤怒,忍不住罵上幾句「這什麼鬼島」。而中國,的確也在許多領域不斷地進步,也確實有部分「好」的地方。

但我並不會因為台灣的「差」、因為中國的「好」,就認為我應該要更喜歡大陸、就認為我非要去大陸發展不可,甚至認為我自己是一個「中國人」。

絕對不會。因為那個國家的政府,踐踏了許多我認為作為一個人,應該要擁有的基本價值;那個國家的體制,打從心底不相信人基本的自由與人權,不懂得平等與尊重;他們或許有「狼性」,他們奉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但他們並不相信我所相信的──人的基本權利與價值。

所以,在還可以自由發聲的地方、在還可以說出真心話的地方與時代,我想大聲地說出自己不同於某些藝人的「祖國宣言」:

我是台灣人。我是台中人、我生活在台北。我生於斯、長於斯,不知道將來會不會葬於斯,但這片土地永遠是我的根,是我的家。

我出生在台灣、台灣就是我的「祖國」──或許台海兩岸分享著相同的歷史與文化、有著類似的起源與淵源,但我,永遠都不會是一個中國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宋芸樺 fb/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