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文化,不是妳的舞衣」──從一件旗袍引發的論戰,談文化流動的「政治正確」

「這是我的文化,不是妳的舞衣」──從一件旗袍引發的論戰,談文化流動的「政治正確」

因為知道我本人是個「旗袍控」,上周三(5 月 2 日)的早餐桌上,讀者先生興沖沖地和我分享一則關於「旗袍」的新聞,並詢問我對這則新聞的想法。

事件始於美國猶他州的一名 18 歲少女 Keziah Daum ,在畢業舞會上穿了自己從復古二手衣店買來的旗袍,並在社群媒體上分享她穿著旗袍和同學們開心合影的照片,因此引發了一連串的討論:有人言之鑿鑿地指控這是種族歧視;有人覺得這只是一件洋裝,不需要如此「泛政治化」;有人則搬出「文化剽竊」(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理論,以學術界批判的立場,分析為何這様的行為冒犯了某些中國人。

而這場「論戰」,要追溯自一位華裔的 Twitter 使用者 Jeremy Lam 。他的一句:「我的文化,不是你該死的畢業舞衣。」(My culture is NOT your goddamn prom dress.)在 48 小時內,讓 Keziah Daum 的旗袍照在網路瘋傳,並成為國際新聞,攻占全球媒體版面。

圖/截自 Twitter@Jeremy Lam

但當我看到這張引起軒然大波的照片,再對照 Jeremy Lam 的評論時,直覺反應是:「這位仁兄也太反應過度(Overreacted)了吧!」一個美國妹子因為覺得中國旗袍很美,決定穿去參加畢業舞會,身為中華兒女,難道不該為了自己的文化之美受到外國人的肯定,而感到與有榮焉嗎?

是文化欣賞與「在地化」,還是「文化剽竊」(cultural appropriation)?

何況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不同文化間的流動早已是現代人生活的日常,我們每天都在介入、使用、欣賞、學習、消費其他的外來文化,甚至截取外來文化的一部分,主動將它進行在地化(localization)的加工,和本土文化融合,成為一種混血的新文化,否則路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符合臺灣人口味」的法國餐廳、日本料理、義式咖啡廰、韓國烤肉、印度咖哩呢?

想像一下,如果這些國家的人民也在 Twitter 上發文抗議,宣稱:「這是我的文化,不是你該死的晚餐」,我想大部分的 Twitter 使用者只會覺得莫名其妙,而這則發文引發後續效應,並成為國際新聞的機率,應該也是微乎其微。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張外國人穿旗袍的照片,招致如此極端的批評?許多人認為原因和「文化剽竊」(cultural appropriation)這個概念有著密切的關係。

我在大學時修過《文化社會學》,在課程中第一次聽到了「文化剽竊」這個名詞,記得當時教授在講述「文化霸權」的理論時,提到主流文化(dominant culture)的個體或群體,常在不了解完整文化脈絡的情況下,直接採用、侵佔、抄襲或複製相對弱勢的文化(minority culture),這種現象被研究文化批判的學者稱為「文化剽竊」,範疇可包含傳統、食物、時尚、象徵意義、科技、語言、歌曲等領域:

教授以迪士尼影片為例,說明無論是以中國文化為素材的《花木蘭》,或以美洲印第安文化爲背景的《寶嘉康蒂》,都可以用「文化剽竊」來解釋──因為這些影片雖然以異國文化的題材作為包裝,但卻只在非常膚淺的層次上採用了異國文化的元素──譬如《花木蘭》在造型上有著丹鳳眼、寶嘉康蒂穿著印第安部落的原始服飾,但整個故事發展還是以西方文化的思維邏輯開展,包括影像呈現方式、劇情、音樂等。

而弱勢文化因為沒有像主流文化(好萊塢電影工業)一樣,有著支配性發言權,無法對等地向世界呈現其文化的完整面貌,造成主流文化用自己的定義,形塑了世界對某些少數民族的刻板印象,甚至進而成為種族歧視者的工具。

換一個角度看:「文化流動」

儘管「文化剽竊」是一個著名的理論,但在西方社會,這其實是一個備受爭議的概念,同樣有不少反對者,認為這種理論完全是無稽之談(non-sense)──因為它增加了文化間交流的難度,對於當今世界追求的平等與多元(equality and diversity)價值反而形成一種阻礙。

文化交流本來就有許多不同的形式,而且大部分是由淺入深,如果能從容易引起共鳴的服裝、飲食等面向為起點,提高一般人對了解異國文化的興趣,未嘗不是一種值得鼓勵的文化交流模式。

我作為一個移居英國的外來移民者,每天都面對著不同程度的「文化剽竊」,我雖然可以理解「文化剽竊」理論的初衷,也了解這種現象和種族歧視間的關聯,但我個人並不贊成動輒把「文化剽竊」掛在嘴邊,對一張再單純不過的「外國人穿旗袍」照片開炮的行為。

因為對我來說,這不但不是種族歧視,反而是對中華文化的讃揚──要知道畢業舞會在西方社會是一件多麽重要的事,一個西方女孩願意穿上中國式的旗袍參加舞會,絕對表示她對這一襲服裝,有著最高的評價。

我自己的觀察也發現,中國文化和其他外來文化相比,在歐洲普遍是正面且接受度較高的異國文化,譬如上個月我在瑞典出席客戶舉辦的大中華區經銷商頒獎典禮,就注意到許多瑞典客戶在他們服裝中加入中國元素,譬如耳環、領帶、絲巾等細節,以呼應「大中華區」這個主題,當天在場的華人不但沒有人表示被歧視,相反的,他們感受到的是尊重與接納。

對我來說,「文化流動」在現代社會不只是一種普遍的現象,比起少數的所謂「剽竊」案例,更多的是促進多元文化融合的動力,與促成種族平等的關鍵──因爲了解、認識異國文化,是接受不同風土民情的「第一步」,也是尊重差異的「起點」。

Keziah Daum 穿著旗袍與同學開心合照。圖/截自 Twitter@Keziah Daum

高度接受外來文化,常是一國強大的開始

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高度接受外來文化的國家,往往也比較強盛:譬如英國文化自古就深受維京人、法國人、西班牙人的影響,而在亨利八世前,英國還是個深受義大利影響的天主教國家──這一切都造就了英國文化的多元性與豐富性,後來甚至締造了所謂「日不落國」的榮景;日本若是沒有經過「明治維新」的全盤西化與現代化改革過程(當時也遭受許多保守勢力的嚴重反彈),應該也不會成為東亞強國;中國幾個著名的盛世像唐朝、元朝和清朝,和異國文化的交流,也比其他朝代時頻繁、活躍許多;再以號稱多元民族大熔爐的美國為例,能成為當今全球第一強國,與其廣納移民的歷史有著直接的關係⋯⋯。

看到外國人穿旗袍,你聯想到的是種族歧視,還是跨文化交流?這個問題的答案,想必還是會在社群媒體上被支持兩派理論的人士爭論不休,難以達成共識,就像 Keziah Daum 已經向媒體表示,自己不但不會刪照片,還會「再穿一次」,而 Jeremy Lam 也還是堅持自己的文化不該被剽竊,旗袍是中國人的專利。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則新聞像是一面「照妖鏡」,反映出每個人如何看到族群融合、文化交流這些更鉅觀、更深層的議題。

Keziah Daum 原本的推特及後續回應。圖/截自 Twitter@Keziah Daum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witter@Keziah Daum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