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通信】「出國逐夢」不會只有一條路,重要的是你有沒有「重新開始、把自己當白紙」的勇氣

【作者通信】「出國逐夢」不會只有一條路,重要的是你有沒有「重新開始、把自己當白紙」的勇氣

編者導言:《換日線》成立以來,一直希望能提供一個各地作者、讀者互相交流討論的平台。透過【作者通信】企劃,我們廣邀讀者針對各類議題提問,並代為邀請旅居世界各地的作者回覆。本文由換日線作者讀者太太 Mrs. Reader 撰寫,以自身的經驗,回答讀者關於「出國逐夢,契機、條件與挑戰?」的問題。

讀者來信:

你好,

我是一名剛要升大二的學生,一直想在大學期間有個出國交換的經驗,但是對於這個想法始終不敢下定決心。一方面因為怕家中的經濟負擔不了,二方面又因為害怕自己是否能一個人在國外生活──雖然大學提供的資源不少,但總是缺乏那一份勇氣去實踐。

看了換日線許多文章,有時會多了一點點的勇氣,但卻又會被自己的猶豫不決打垮。

想請問作者們,當初是因什麼契機而堅定自己的夢想?在外地生活遇到過什麼困難?出國了,對自己的未來會有所幫助嗎?

謝謝你~

──換日線讀者Ingrid

作者回覆:

Dear Ingrid:

看到你的信,我仿佛看到 10 年前的自己,因此決定提筆回信給你。

我今年 37 歲,定居英國,任職於一家行銷公司擔任客戶經理,是公司裡唯一的華人。但你知道嗎? 10 年前我在台灣,作夢也想不到我會在英國生活,還有著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

這一切,其實始於 10 年前的一個決定,一個下定決心要出走台灣的念頭。

想去英國生活的動機第一次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時,我只是個 17 歲的高中生,但當時的我和你完全一樣:一方面覺得家中經濟可能負擔不了,二方面又不確定自己是否能一個人在國外生活。所以,當時我沒有去國外讀書或當交換學生,反而是在台灣讀完大學,再去上海唸研究所。因為新聞學是我主攻的專業,畢業後順理成章進入媒體,但我卻始終沒有忘記我的「英國夢」。

兼顧「夢想」和「經濟」的出國方式,未必只有一條單行道

在我當記者的五年職業生涯中,因為採訪的關係認識很多有趣的人,其中包括一位改變我一生的重要人物──她是當時在《聯合晚報》工作的一個同行。在一次去外地採訪的過程中我們變成朋友,她聽到我想去英國,就和我分享自己去比利時當志工的經驗,並鼓勵我在滿 30 歲前,申請她參與過的這項「國際交換青年(International Cultural Youth Exchange)」計劃

由於 10 年前英國還沒有開放度假打工簽證(Tier 5 Youth Mobility Scheme Visa,簡稱 YMS 簽),所以想要在英國生活並且有工作經驗,最經濟、最可以「說走就走」的方式,就是參與這項計劃──於是我在和母親討論過後,決定提出申請,並在 2008 年通過兩次面試,申請到有效期是一年的英國志工簽證(Volunteer Visa)。

就這樣,我踏上英國的土地,本以為只是一場為期一年的短暫冒險,沒想到後來卻因為種種原因、機遇,加上遇到英國籍的「讀者先生」,所以在志工計劃結束後過了兩年,我又回到英國,還在這裡建立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這過程中的故事、體會太多,如果你有興趣知道更多,可以參考我的這篇文章:〈敢於不同的勇氣──28歲「高齡」的英國志工Gap Year,讓我找到真正喜歡的自己〉)

會分享這段經歷,是想要對你說,如果「夢想」足夠堅定,通往它的路徑必不只有一條,更未必要和他人一樣──多看看、多找找,並聽聽周遭不同朋友的經驗和說法,相信你必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條路。

我的英國路看似順遂,但其實過程中的辛酸,真的只有自己知道。對我個人來説,異國生活最大的困難不外乎以下兩點:

1. 面對 Cultural Shock(文化衝擊),如何調整觀念:

英國社會與台灣文化有許多不同,甚至相反的主流價值──譬如這裡(尤其都會區)男女平等的觀念「根深蒂固」,如今很少英國女生是走要男友當工具人的「公主路線」,英國男生大多數也不會買帳;英國人講究個體的獨立性,很少超過 18 歲的成年人還和父母同住,「養兒防老」的觀念更是不存在,因為絕大多數英國人認為,只要是成年人,就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這種價值反映到職場裡,最明顯的就是雇主通常給予員工很高的自主性,所以英國公司較沒有「微觀管理」(Micromanagement)的情況,但相對的,也比較沒有前輩會照顧你、提醒你,自己要學會主動爭取機會與福利。

另外,作為民主制度的發源地,英國鼓勵「獨立思考」與「辯論」的能力:不分年齡、性別、職業,人人都有一套自己看待事情的見解,如果想法和別人不同,通常也會平心靜氣地討論彼此的歧異──無論在社交場合或職場,這種「能夠侃侃而談自己觀點」的能力是一種基本能力,但這對於身為 80 年代台灣教育產物下的我而言,卻是自己花了最多功夫加強的地方。

2. 重新開始、把自己當成白紙的勇氣:

除了異國文化的刺激,我覺得更需要努力去克服的,是自我心理調適的問題。

我第一次到英國時因為是當志工,工作內容是在校園裡協助有肢體障礙的大學生打理日常生活,因此我給自己的心理建設是:暫時忘記我在台灣是個碩士,還有 5 年的媒體工作經驗,是被公關捧在手心的雜誌編輯──我把自己當成一張白紙,認認真真地做好志工的工作,和大學生們打成一片。

讀者太太和所協助的案主 Joe 的合照。圖/讀者太太 提供


2011 年我嫁到英國,找工作時也遇到不少挫折:因為即使在台灣、中國有漂亮的學歷與工作經歷,但「在英國」我就是個 nobody──既沒有英國的學歷,經歷也只有在大學裡做志工的工作經驗。

那年我 30 歲,看著自己以前在台灣的同事一一升官,我卻連個最基本的行銷職缺都應徵不上,心裡的苦悶真的只有自己才懂。還好我天性樂觀,韌性也很強,我再次把自己當成一張白紙,把工作的選項放寛到不只是行銷相關,終於順利先找到一份教育業的工作,並且在兩年後轉到我夢想中的行銷業,成為公司裡唯一的華人客戶經理。

從志工簽、配偶簽,到成為英國公民,我的英國路走得沒有比別人輕鬆,但我總是以樂觀的心態面對,並以讓我最自豪的韌性證明「有志者事竟成」這句話。

最後,對我來說,出國最重要的意義,不在薪水或職銜的高低,而是讓我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以及認同的社會價值。

希望我的分享對你有幫助,也希望十年後,當你和我一樣回首當年,會很慶幸自己當時做了這個勇敢的決定。

──讀者太太

*你/妳也有話或問題想要對《換日線》的作者說嗎?歡迎把想說的話寫下來告訴我們,透過「你問我答」,讓交流更有意義!
【作者通信】表單任意門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