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當個「被寵壞」的「幸福小公主」,在這裡恐怕不太受歡迎──寫給即將成為英國人妻的妳
圖片

經營粉絲頁快 4 年,雖然最常被粉絲讀者們詢問英國求職類的問題,但或許因為我的「英國人妻」身份,有時也會被問到關於跨國婚姻的問題,譬如説以下這種:

「讀者太太妳好,我有個很私人的問題很想請教,因為最近我和男友正在籌備結婚,討論到租房和房貸時,我男友提出希望我們各付一半,令我感到很不能接受。

會這樣覺得,不是因為我沒有賺錢,而是因為我們在交往時出門都是男友付錢,我偶爾會買禮物給他或煮飯給他吃,所以當他提出要我出錢付房租或房貸時,我真的超驚訝。也可能是因為從小我就認為養家、養老婆是男人的責任,即使我知道男友的收入比我少一些,我還是覺得他應該扛起這個責任。

我不求老公養我或給我錢,但我覺得要求老婆付房租或貸款很奇怪,我想請問讀者太太,像妳這樣自立自強的新女性,對於負擔家庭支出的想法是什麼? 我一直都知道英國男人非常『講求公平』,但如果我不同意一人負擔一半的開銷,請問該如何和他們溝通呢?」

當我看到這封私訊時,似乎能看到這位讀者憂愁的小臉,她心裡大概自我拉鋸了一番後,還是不知所措,只好求助於我這「資深」的英國人妻──這位男友也許是她的第一位英籍男友,或是第一位論及婚嫁的英籍男友,她也許很愛他,但卻發現這位男友並不能符合她「從小對男人的角色期待」。

因為,媽媽或其他長輩們很可能從小就這樣告訴她:「養家」是男人的責任,要嫁就要嫁一個比自己還會賺錢、能改善生活的老公,而且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自己賺的是自己的,老公賺的也是自己的」。

雖然,一對情侶或夫妻,該如何分配彼此的財務與相關責任,都在兩人關係的範疇內彼此講好即可,旁人其實沒有權力置喙太多──但我同時也認為,這類問題或觀念,背後透露出的更不只是一個「私人選擇」的問題,而是一個「社會價值觀」的問題。

所以我決定冩作以下此篇文章,回覆這位親愛的讀者,也同時給正在和英國人交往、甚至即將和英國人共組家庭的讀者朋友們參考:

「男人該是經濟支柱」的觀念,在英國的改變

我想,關於上述讀者朋友的問題,可以從以下兩個層次來分析:

首先,這種「男人應該是經濟支柱」的想法當然不是台灣獨有,其實英國也有──但那是 40、50 年前的觀念了,是我婆婆那個年代的主流價值。

「男主外、女主內」,是當時社會期待「兩性分工」的方式,也因為如此,當時的工作環境對女性並不是十分友善,一直要到 1970 年,英國國會通過《The Equal Pay Act》,女性員工才正式開始和男性員工同工同酬;1975 年,英國國會又通過《The Sex Discrimination Act》,明文規定工作場所不得對女性有歧視的行為,否則算是違法。

而儘管英國的女權運動,早在 19 世紀末、20 世紀初就開始,但直到 1960 年代末期,才開始在職場權益方面有了大躍進。從此,英國女性在工作中,才逐步取得和男性一樣平等的機會。

根據 2016 年的官方統計,英國高階主管中有 35% 為女性,高於歐盟的平均值,在歐盟國中排名第四,僅次於拉脫維亞、立陶宛與法國(資料來源: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而我所認識的英國女性,只要是出生於 1950 年代後,絕大多數都對英國的女性平權成果都很自豪,很多人更會以女權主義者(feminist)自居──她們當中不乏優秀的職場菁英,即便只是一般受薪階級,經濟自主性也都很高──她們不見得都有婚姻,但無論單身或有伴,生活都十分自在。

而和我一起工作的 20 歲世代年輕女同事,每一位也都非常獨立──我除了從沒見過她們由男友開車接送上下班,有些能力較強的女性,甚至偶爾會當起男友的司機。

如果男女雙方同居一起生活,房租或房貸,以及所有水電雜費等的賬單這些「養家的責任」,當然也是一起分擔──這在如今我所接觸的英國年輕女性眼中,可說是完全不需要討論的常識。因為現代的英國女性認為,「老奶奶那個世代」的觀念不但與時代脫節,更是她們想擺脫都來不及的桎梏。

所以這種凡事仰賴「男性付錢」的心態,對如今大部分英國年輕世代女性來說,不但是 backward 的象征,有些女權主義者,甚至會認為這是男性霸權的封建思想遺毒。

英國女權走到今天,英國男性的觀點與態度自然也隨之改變──過去父權的傳統下,女人是男人的「資產」,結婚後在家相夫教子、操持家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現在女性不但早已不再是男性的附屬品,有時甚至能力淩駕另一半,造成許多家庭是由「女主外、男主內」,男性成為家庭主夫的現象在英國(尤其都會地區)已很普遍,社會也不會投以異樣的眼光。

「小女人」或「公主病」,在英國恐怕不太受歡迎

再來説説結婚這件事。身為「資深人妻」,我想給個良心的建議:如果想和英國人結婚,最好評估一下自己是不是典型的「小女人」或甚至有一點「公主病」,因為如果妳是,那「相愛容易相處難」這句話,恐怕將會是妳經常需要面對的挑戰。

英國人的主流思考方式,和如今許多西方國家的人一樣,非常講究個體的獨立性:他們認為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獨立的個體,滿 18 歲的成年人,就該對自己負責,而不是還在依賴父母或其他人;年邁的父母也不會期待孩子扛起照護的責任,會和孩子同住的比例更是微乎其微。

連父母、子女間都是如此,男女朋友或夫妻當然就更不會例外──成年了卻還是依賴別人,在亞洲也許會被定義為「幸運」或「幸福」,但在西方國家,卻多少會被賦予一些負面的印象。

另外,英國人在結婚時通常會交換所謂的 wedding vows(結婚誓詞), 常見的內容如下:

“I, take you, to be my husband/wife,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from this day forward until death do us part.”

這段很美的誓詞,不只是說說漂亮話而已,而是反映出英國人對婚姻的期待──兩個決定走入婚姻的人是很平等地互相承諾,會對彼此不離不棄,不管貧窮或疾病都一起患難與共。

反過來講,像影星黃曉明娶 Angelababy 時,那番讓新娘「感動落淚」的「寵壞説」,在今日英國,大概是絕對不會發生的──因爲多數英國男人娶老婆,可不是拿來「寵壞」的,而是選擇和一個可以互相扶持、一起分工,共同建立、呵護家庭的女人走一生。

説了這麼多,回到這位讀者的問題:如果不同意一人分擔一半的開銷,該如何和英籍未婚夫溝通?

我的答案是──與其和他「溝通」,不如先問自己,為何不願意分擔一半的開銷?建立一個家庭是夫妻兩人共同的責任,何況妳的收入還比另一半高,卻想把養家的責任全丟給另一方,理由只建立在「這是台灣文化對男人的期待」,這種與英國社會文化背道而馳的觀念,就算妳的未婚夫買單了,卻很可能成為以後妳嫁到英國、融入英國社會時的一大隱憂。

這個問題像是冰山的一角,看似 personal,背後卻反映出兩種文化對性別角色分工有很不同的期待與定義──雖然說價值觀這種事沒有誰對誰錯,但如果妳將來的人生是在英國落腳,或許現在,該重新檢視自己適不適合在這個文化脈絡下生活。

女權鬥士們的奮鬥帶來平等權利,但我們也別忘了義務

最後,我想從女權的觀點提醒姐妹們:如果妳自認是個新時代的女性,有自己的 career、收入也很不錯,那是因爲自幾百年前起,陸續有有許多女權鬥士據理力爭,有些人甚至不惜犧牲生命,所換來的結果──沒有她們的努力,現在我們可能還不能獨自上街、不能受高等教育、只能待在家中操持家務,沒有經濟自主權,永遠只能巴望老公帶錢回來⋯⋯而即便能外出工作,薪水與職位也仍然比男人低,更要面對職場上大大小小的不公平待遇。

女權鬥士們為我們爭取了各種平等的權利,這表示我們也要承擔平等的義務:當女人可以經濟自主,不再需要被男性支配時,就不該期待男性還是掏腰包的那一方。

再說得嚴肅一點:如果妳只想保留女權、女性主義「對自己有利」的部分,卻不願執行「兩性平等」的義務,還是認為男人就是要養家、要付所有的貸款⋯⋯

那麼很抱歉,以英國人的眼光來看,妳不是真正的現代女性,只是占了女權主義者的便宜,骨子裡,還是住在女人被視為男性資産的中世紀。

一些 food for thought,給即將成爲英國人妻的妳參考。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關聯閱讀》
當年英國,如今全球,女權時代從未真正到來
這婚怎麼結!?異國戀情的意外一課:母親堅持「沒聘金不准嫁」

《作品推薦》
【英國求職101】關於在英國找工作,10件你應該知道的事
敢於不同的勇氣──28歲「高齡」的英國志工Gap Year,讓我找到真正喜歡的自己

讀者太太/英國職場放大鏡

英國人妻讀者太太 Mrs Reader,土生土長台北人,2011 年移居英國,與老公 Mr Reader 育有一子。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學系、上海復旦大學新聞研究所畢業,當過 5 年記者、2 年精品公關。目前定居英格蘭中部,任職整合行銷公司客戶經理,同時為求職網站 mit.Jobs、《30+BLOG》駐英國特約作家,撰寫關於職場、親子、生活的跨文化社會觀察與現象解析。更多介紹請參考:
臉書專頁: 讀者太太在英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