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諾貝爾獎得主因失言丟工作;「混血兒」的說法變成「多重遺產」──在英國工作,你不能不知道的「政治正確」潛規則
圖片

上週我和英國同事一起為客戶製作一個企業傳播影片,由於客戶是擁有超過 14,000 名、來自多達 85 個不同國家員工的大型跨國公司,影片裡的「種族與性別政治正確」,便顯得格外重要。客戶不斷提醒:只要是提到員工的部分,一定要有男有女,而且必須是 1:1 的比例。種族部分也一樣,各種膚色都至少要有一個代表。

聽完客戶的 brief 後,英國同事寫 email 給動畫師交代視覺部分的細節,卻在一個地方卡住,於是拉我一起商量,該怎麽措辭才比較不會有種族歧視的成分。原來,他只是想單純表達這個分鏡裡應該要有兩個黑人、一個白人,但卻擔心如果直接冩"two black people",會有輕蔑黑人的可能。

最後我們討論了半天,決定還是用"black people"來形容黑人角色,因為不管是用"African looking people"或"darker skin people",都有種越描越黑的意味,而且還不夠精確,因為我們就是要動畫師畫兩個「喔郎」嘛!

聽起來很荒唐嗎?但這的確就是目前在英國職場上,你不得不注意的「新政治正確」。

諾貝爾獎得主「被辭職」──職場平等的重要性

之前我在專欄文章中已經提過,英國政府對職場裡的"Equality"(平等)和"Diversity"(多元)有很明確且嚴格的規定,目的就是為了確保工作場所裡所有的員工,都能享有平等的機會與免於歧視的權利。

根據英國的《平等法案》(The Equality Act),"Equality"(平等)指的是針對年齡、性別、種族、肢體障礙、懐孕、婚姻狀況、性取向、性別認同、宗教背景等 9 項指標的平等──也就是説,無論員工屬於上述類別中的哪一個族群,雇主都必須一律給予平等的機會;而"Diversity"(多元)則是指在尊重員工可能來自不同背景的前提下,認清各族群有不同的需求,提供合適的支持與協助。

"Equal Opportunity"(平等權利)的創立宗旨,正是為了避免工作場所裡出現歧視。此法在政府大力推廣下也頗有成效,尤其在政府機關、學術機構或規模達到一定程度的跨國企業裡,這種政治正確甚至已經成為不容置疑的職場潛規則,沒有灰色地帶或模糊空間。即使是同事私下開玩笑,最好都不要觸及這 9 項指標──

不在乎這種潛規則的下場,小則被懲戒或警告,大則丟掉飯碗都時有所聞: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前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UCL)教授、2001 年諾貝爾獎(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 Tim Hunt 爵士,因為在 2015 年公開發表了一段關於女性科學家的評論,內容被女權團體和社會輿論認為有輕視女性之嫌,結果情勢越演越烈,更從網路延燒到主流媒體。

最後 Tim Hunt 教授不但步上「被辭職」的命運,他所屬的學術機構也一一和他撇清關係。

到底 Tim Hunt 爵士說了什麼?以下是他在 2015 年 8 月 6 日於首爾舉辦的「世界科學記者論壇」(World Conference of Science Journalists)發表的一段致辭:

"It' s strange that such a chauvinist monster like me has been asked to speak to women scientists.

Let me tell you about my trouble with girls. Three things happen when they are in the lab: you fall in love with them, they fall in love with you, and when you criticise them they cry.

Perhaps we should make separate labs for boys and girls? Now, seriously, I' m impressed by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Korea. And women scientists played, without doubt an important role in it. Science needs women, and you should do science, despite all the obstacles, and despite monsters like me."

簡單地說,他整段演講內容,其實是想贊美科學界的女性,並鼓勵更多女性加入科學界。但很遺憾的是,他的「英式幽默」卻用錯了地方,尤其那段:"Let me tell you about my trouble with girls"的玩笑話,因為犯了沒有遵守政治正確的大忌,直接終止了他的學術生涯。

所以在英國,管你是德高望重的教授、諾貝爾獎得主,還是皇室冊封的爵士,沒有修好 Political Correctness(政治正確)這門課,或是喜歡開這種危險的玩笑,你的職業生涯隨時有可能瞬間跌至谷底,甚至直接 game over。

英國反思:無所不在的「政治正確」潛規則,是否過了頭?

政治正確的潛規則不是只存在於學術界,足球場上球員因為歧視黑人球員而遭到禁賽處分,早已不是新聞。難怪有英國人打趣地說,"black"如今在英國,已經變成最嚴重的髒話,因為它似乎是保證會讓你惹上麻煩的字眼。

由 Equal Opportunity 引發的政治正確熱潮,更已延伸到日常生活中,舉一個和我有切身關係的例子:「混血」(mixed)這個名詞如今顯然已不夠政治正確,最新出爐的「政治正確版」說法是「多重遺產」(multiple heritage)。

但身為一個混血兒的母親,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的直覺是:「太沒必要了吧!」

和一些英國籍的混血兒媽媽討論,大家的反應也一様,都覺得近年來英國這上綱到幾乎無所不在的政治正確,似乎有點過了頭。

這股覺得「政治正確過了頭」的思潮,其實也漸漸成為一股趨勢:英國主流電視台 Channel 4 就曾播出一個名為"Has Political Correctness Gone Mad?"(政治正確是否過了頭)的節目,由曾擔任平等與人權委員會(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主席、大力提倡 Equal Opportunity 的政治評論家 Trevor Phillips 主持──他曾是捍衛 Equal Opportunity 的 Campaigner,由他來評論目前英國社會的「政治正確風潮」,是否有被無限上綱的傾向,似乎是近來最有說服力的相關分析。

「政治正確」,是一個國家民主素質發展到一定程度後的必然結果。它的初衷是在保護相對弱勢的族群,但也不應該被無限上綱到讓人產生困擾的地步:畢竟語言本身是中性的,社會文化與歷史脈絡,才是促成某些字產生歧視意味的原因。

譬如,我們不應該再使用"Negro"(原意為黑人、後指涉為黑奴)這個字,是因為它和奴隸制度有著直接的連結──它是一個被不當社會制度、文化給汙名化的名詞,而非因為這個字的原始意義就是不好的──該糾正的應該是人們的觀念,而不見得是那個字本身。然而在政治正確當道的今日,不要說"Negro"是被禁用的,連與黑人有關的詞彙像"black",也可能在某種語境下被歸類為不夠政治正確。

關於何謂「政治正確」的用語,又該上綱到甚麼程度的討論,在英國仍持續進行著。但總而言之,如果你也想來英國工作,請多留心這無所不在的 PC(Political Correctness)。

《關聯閱讀》
北美洋人言論最開放自由?──「政治正確」讓我謹言慎行
當黑人小孩指著黑娃娃:他是醜娃娃──「崇白」的美國與台灣社會,需要更多的種族敏感度

《作品推薦》
國際化到底可不可以教?- 從「李文批台論」的網路留言談起
語言與夢想的力量:専訪三井住友倫敦分行副總裁 Lisa Huang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lena Rostunova@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讀者太太/英國職場放大鏡

英國人妻讀者太太 Mrs Reader,土生土長台北人,2011 年移居英國,與老公 Mr Reader 育有一子。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學系、上海復旦大學新聞研究所畢業,當過 5 年記者、2 年精品公關。目前定居英格蘭中部,任職整合行銷公司客戶經理,同時為求職網站 mit.Jobs、《30+BLOG》駐英國特約作家,撰寫關於職場、親子、生活的跨文化社會觀察與現象解析。更多介紹請參考:
臉書專頁: 讀者太太在英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