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商家「自動限塑」到機場「夏日罷工」,英國人為何淡定響應不方便?

從商家「自動限塑」到機場「夏日罷工」,英國人為何淡定響應不方便?

台灣政府正式宣布:從今年 7 月 1 日開始,在政府部門、學校、百貨公司及購物中心、連鎖速食店等,開始禁用塑膠吸管,商家們的應變措施大致可分為以下幾種方式:

1. 使用就口杯
2. 撕開封膜直接飲用
3. 民眾若索取,會提供紙吸管

店家受訪時認為民眾普遍接受度都算高,但也有民眾反應:「若沒有馬上飲用,還得請店家再加一個塑膠蓋上去,反而更不環保。」或是「紙吸管在飲料裡會變軟、還會泡出紙纖維」。

英國 2020 才限塑,卻早已全民響應

在台灣的朋友問我,英國有類似的情況嗎?我回想了一下,腦海中並沒有印象看過政府頒布禁用塑膠吸管的新聞,但確實在大約一年多前,就發現「減塑」這個議題,不僅成為社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也真實地反應在日常生活中。譬如大部分的 Pub 或餐廳,都自動將吸管改為紙製材質,為此我特別上網查詢,終於找到相關報導

原來政府打算在明年 4 月起,於英格蘭地區全面禁用塑膠吸管、塑膠管棉花棒與塑膠制的飲料攪拌棒。因為根據統計,英國人每年使用了47 億個塑膠吸管,以及 18 億個塑膠管棉花棒,其中有 10% 的棉花棒直接被沖進馬桶,是造成海洋中塑膠汙染(plastic pollution)的一大元兇。

值得注意的是,關於禁用塑膠吸管的政策,要到 2020 年 4 月才落實,我卻早在去年(2018 年)就發現紙吸管普遍取代了傳統的塑膠吸管,顯示大部分的商家都自願為環保盡一份心,政府的把關只是讓這項措施能更全面、更徹底地被執行。

針對這項改變,我的觀察是英國人不但沒有抱怨,還在無形中對改用紙吸管的商家提高了正面的評價。畢竟法規還沒有正式上路,就已經自動自發改用環保材質的吸管,充分展現經營者對地球的愛護,對其品牌形象似乎有加分作用。 

除了英國的企業與商家早在去年就開始推廣這一波換吸管的風潮,根據統計,包括英國在內的歐盟各國消費者中,有 80% 的人支持禁用塑膠吸管,90% 主張禁用塑膠攪拌棒和棉花棒,證明這在環保意識高漲的歐盟各國境內,減少塑膠制品幾乎是理所當然的全民共識。

前英國環保大臣(Secretary of State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Michael Gove 也表示,解決塑膠汙染已經是刻不容緩的課題,呼籲民眾不要為了一時的便利而對環境造成數百年的傷害。

可不是嗎?除了珍珠奶茶外,喝飲料其實是個不需要吸管就能完成的動作,而且就算是喝珍奶,也只是那麽十幾分鐘的事,如果紙吸管能達到一樣的目的,還可以避免制造塑膠類垃圾,作為地球的一份子,實在沒有理由以「不方便」拒絕。

 一個國家的人民對紙吸管的接受度和反應,看似是件小事,但背後所凸顯出來的,其實是個人願意在多大程度上犧牲一己之便,來成全對整個社會甚至全地球的利益。

圖/Shutterstock

愛抱怨的英國人,為何支持不方便的「夏日大罷工」?

這讓我聯想到今年在台灣發生的兩場大規模罷工事件,一是華航機師罷工,二是長榮空服員罷工。很多人因為班機被取消,滯留在國外回不來,或是原本打算出國,卻被迫延後行程,造成網路上怨聲載道,很多人指責華航機師或長榮空服員不該這麼「自私」,還有人說「覺得不爽就不要做,你不想做的工作自然有別人搶著要」。 

罷工這種事,對英國人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除了最有名的倫敦地鐵三不五時就發起罷工,造成倫敦市區交通癱瘓,我最常搭的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他們的機師也決定在下個月(8 月)6 日開始罷工,預計屆時被迫取消的航班將不在少數,也將會有數以千計的旅客受到影響。

無獨有偶,超過 4,000 名倫敦希斯羅機場的員工,本也計劃在近期內發起罷工(罷工在 7 月 24 日,因勞資雙方同意重新協商而取消)。倫敦希斯羅機場是世界最重要的機場之一,可想而知這場罷工帶來的經濟損失將不容小覷。

夏天是歐洲人的旅遊旺季,選擇在這個時候罷工,造成的影響無疑是最大的,我問自己,我和其他英國人會抱怨嗎?答案是:絕對會!尤其英國人以愛抱怨聞名於世,碎唸一定是少不了的。但是,抱怨與碎唸只是針對當下要改變行程的不方便,而不是針對罷工本身──因為罷工是勞工的權利,是面對雇主剝削而提出的反擊與抗議,即使帶來不便,大部分的人也會支持。

尤其英國人深諳身為勞工應該團結互挺的道理,明白罷工並不是單一產業或族群的事,整體勞工都應該站在同一陣線,所以未來如果輪到他們自己的產業罷工,其他產業的勞工也會以同理心支持他們走上街頭,爭取權益。

也許有人會問:「難道不能挑一個影響層面比較小的時間段罷工,非要在旅遊旺季造成大家的不便嗎?」問題的答案要回歸到罷工本身的性質──既然目的是要爭取勞工權益,當然要挑可以將效益最大化的時間點,讓更多人關注這件事,也讓資方更沒有藉口忽略勞方的訴求,這就是為什麼英航機師和希斯羅機場員工的 summer strike(夏日罷工),能得到大部分英國人的理解與支持。

回過頭來看華航和長榮的罷工事件,我認為也應該得到社會輿論的支持,因為如果台灣人民不支持華航機師罷工,迫使資方正視機師工時過長的問題,那飛安問題有一天可能會變成我們要面對的問題;如果不挺長榮空服員爭取雇主在變更現有勞動條件與工作規則前,應事先與工會協商,以後我們在自己的產業若遇到類似的不公平待遇,台灣社會大概也不會有人挺,因為「你不想做的工作自然有別人搶著要」。

台灣人民現在犧牲的,只是航班被取消的不便,但卻能換來一個勞工聲音真正被資方聽到的工作環境,讓我們的下一代能免於受到雇主剝削。圖/Shutterstock

個人利益 vs. 社會福祉,孰輕孰重?

台灣人民現在犧牲的,只是航班被取消的不便,但卻能換來一個勞工聲音真正被資方聽到的工作環境,讓我們的下一代能免於受到雇主剝削。同樣的,或許禁用塑膠吸管會讓許多人必須從此改變喝飲料的方式,但正因為我們為地球減塑盡了一份心,我們下一代能生活在一個更好的環境。

在個人利益和群眾福祉間的取捨,中西方觀點略有不同,我認為這是建立在不同歷史與文化的基礎上──西方人講究天賦人權,爭取人權是被鼓勵的,加上英國工黨長久以來不是執政黨就是第二大黨,對國家社會的影響力無遠弗屆,所以英國人對罷工的容忍度自然較高;此外西方國家因為工業化進程較早,比我們更早就發展出環保意識,因此對於禁用塑膠吸管的配合度也較高。

相較之下,雖然傳統儒家思想中早已有了社會福利的概念,但最早將社會福利制度化地落實到現代社會中的,還是西方國家,因此社會整體的福祉優先於個人,這種觀念早已深深烙印在西方的文化脈絡中。

這麼說並不是自我否定,因為事實上東方文化中也有非常多值得西方學習的地方。這篇文章的宗旨不是在讃揚英國,貶低台灣,想筆戰的讀者可以先轉台。建議大家與其以「國外的月亮比較圓」的酸葡萄心態來看待這個課題,不如借鏡國外的經驗,以後在個人利益與社會福祉有衝突時,換個角度想,也利用這個機會思考一下如何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好。

執行編輯:陳慈晏、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