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絕對是最後一次延期了(?)──「拖」歐歹戲中,英國人發展出的「Pre-Brexit」日常

真的、絕對是最後一次延期了(?)──「拖」歐歹戲中,英國人發展出的「Pre-Brexit」日常

5 月的第一天,收到來自市政府的投票通知——原來 5 月 23 日,是選下屆歐洲議會議員(Members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MEP)的日子。

我問同事 A :「我們不是要離開歐盟了嗎?選歐洲議會議員要幹嘛?」同事 A 和同事 B 互看一眼,愣了幾秒後雙手一攤、一臉無奈地說:「我哪知道?我連我們到底會不會真的離開歐盟都不知道!」同事 B 皺眉頭說:「不要再提 Brexit 這個字,我已經聽到很煩了!」

不斷超越前集的荒謬劇,「拖」歐已近 3 年

以上場景,可以說是目前英格蘭人的「前脫歐(Pre-Brexit)」日常。面對高度的政治不確定性,如今多數英國人不是無奈、困惑,就是已經無感、甚至厭煩。

因為自從 2016 年 6 月 23 日 Brexit 公投開票結果出爐,脫歐派以 4% 險勝後,脫歐這場鬧劇,就天天在新聞裡上演。而且每當人們覺得劇情發展到極致的荒謬時,過一陣子馬上又會有更荒謬的劇情超越「前一集」。

關於這個現象,其實我已在專欄中多次提到。事實上,打從我在 2017 年於《換日線》發表第一篇與脫歐有關的文章起,已經陸續寫過共 5 篇評論 Brexit 的文章;但一直到兩年後的現在,我仍始終沒有機會寫一篇「後脫歐時代」的評論——因為英國始終沒有正式脫歐。

原定離開歐盟的日期,從啟動《Article 50》時,信誓旦旦提到的 2019 年 3 月 29 日,延到 2019年 4 月 12 日;卻又在到 4 月 11 日時,傳出歐盟正式宣布將英國的脫歐日期「再次」延期到2019 年 10 月 31 日。這感覺像極了一對結婚多年的怨偶,明明已經完全不愛對方了,而且還向全世界宣布要分手,卻為了談不攏離婚條款和贍養費,遲遲無法順利離婚。

而脫歐這個在過去 3 年內快把國家搞到分裂的話題,也從 4 月 11 日後,暫時從英國媒體的頭條新聞裡退燒了一陣子——因為不只英國的老百姓對於遙遙無期、一延再延的脫歐日程漸漸感到麻木,媒體似乎也對這個歹戲拖棚的話題失去了耐性。

儘管歐盟一再落下狠話,說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延期」,但多數英國人其實早已對這番說詞不置可否。畢竟完全沒有轉圜餘地與過渡期(transition period)的硬脫歐(Hard Brexit),無論對英國人還是歐盟人來說,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因此許多英國人相信,如果英國和歐盟在新的 deadline 前談不出一個「deal」,脫歐日期還是有可能會再被推遲。

脫歐黨領導人 Nigel Farage。圖/Shutterstock

不想再等了,「脱歐黨」應運而生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該忘了 2016 年公投時,有 52%、近 1,700 萬英國公民,用公投票支持離開歐盟。

這些人在投票時,或許並沒有考慮到如今「 No deal 」(無協議脫歐)的問題,他們只是很單純地想要離開歐盟,不願再受到歐盟的控制,要「做英國自己的主人」。我們可以想像這些人現在的心情除了無奈以外,應該還有一絲憤怒,因為他們覺得政府正在挑戰他們對民主制度的信任。

在這種政治氛圍下,「脫歐黨」(The Brexit Party)應運而生,而且領導人正是在 2016 年公投時被視為 Brexit 派的關鍵人物——前英國獨立黨(UKIP)的黨魁 Nigel Farage 。顧名思義,脫歐黨的訴求就是無論如何、儘快完成脫歐。

值得注意的是,脫歐黨的支持者來源,除了 2016 年公投贊成離開歐洲的選民外,也有許多是當初雖然反對離歐,但因為受不了近 3 年來英國社會被嚴重分化的局面,或是看不下去政治人物為了私利不斷導致談判破局,因此希望儘快把這一切結束的 Remainer 。

「前脫歐」日常中,反而務實地認清英國與世界的關係

然而無論是哪一種族群,在這段不斷被延長的「前脫歐」(Pre-Brexit)階段,我觀察到身邊的英格蘭人,其實早已在這未知的僵局中,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Pre-Brexit」日常:

除了之前提到,在心理上感到無奈困惑或無感厭煩;許多務實的英國人,也發展出一套「自我保護機制」。因為其實不管拖到何時才脫歐,結果是有緩衝期的「軟脫歐」、還是一翻兩瞪眼的「硬脫歐」、甚至如果最後竟然因為二次公投而取消脫歐,老百姓的日子還是一樣要過。與其什麼都不做,等待提案已三次被推翻的英國首相 Teresa May 突然奇跡般地和國會達成協議,還不如在自己能控制的範圍內,先做好應變措施。

以英國人最關心的經濟問題為例,許多企業為了防止 No-Deal Brexit 對產業造成的衝擊,早已經打好預防針。根據報導,目前有近三成的英國企業,正在計劃或已經將部分重心移往國外,而早已在英國境外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的英國企業,也占了10%;超過 30,000 間英國企業表示,會考慮在歐盟境內成立辦公室,以避免未來英國離開歐洲單一市場後導致的關稅問題。

事實上,除了 Sony 和 Panasonic 這種大型跨國企業,已將歐洲總部從英國移往歐陸;中小企業如我們公司,也由於主要客戶都在歐盟,其實早在去年底就開始籌劃成立歐盟分公司的相關事宜。經過幾個月的考察,終於在本月份宣布位於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分公司正式開張——這是我們公司成立 50 年多年來,第一次在英國境外成立分公司。由此可見,企業老闆們對於脫歐的效應完全不敢輕忽,也讓我對 Brexit 造成的經濟影響特別有感。

隨著進度一再延宕,對脱歐議題漸漸麻木的英國人,在發展出適合自己的「Pre-Brexit」日常外,許多人其實也開始重新思考英國與世界的關係,譬如以往的「大英國本位主義」在輿論中漸漸消失,企業更開始認知到如果重視歐盟市場,需要在歐盟成立分公司;或是既然要離開歐盟單一市場,是否乾脆開始往非歐盟市場發展?

這些因為變革而產生的多元思考方向,在我看來都是新的契機。套句英文俗諺:“ It's a blessing in disguise” ;但英國人是否真能「因禍得福」,還是得看他們如何在巨大的變動中靈活思考,把危機化為轉機。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