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通信】20 歲到 30 歲「黃金十年」──在變動迅速的時代,我們該如何自處

【作者通信】20 歲到 30 歲「黃金十年」──在變動迅速的時代,我們該如何自處

編者導言:《換日線》成立以來,一直希望能提供一個各地作者、讀者互相交流討論的平台。透過【作者通信】企劃,我們廣邀讀者針對各類議題提問,並代為邀請旅居世界各地的作者回覆。本文由換日線作者 讀者太太 Mrs. Reader 撰寫,以自身的經驗,回答讀者關於「社會學系和新聞系的升學問題」。

讀者來信:

你好,我是目前主修法文的五專生,看見您的學歷,讓我相當嚮往,但面對升學問題的我還是相當茫然。

因此想請教您當初為何大學會選擇社會學,而研究所選擇了新聞系,社會學和新聞系中間沒有知識上的差距嗎?

在這兩個科系中您學到了什麼,以及您後來當記者的一些心路歷程,包括為何後來會離開當記者這個職業,又是如何銜接從事行銷這份職業?

希望您能和我分享您的經驗和想法,相當感謝!

──換日線讀者Winnie

作者回覆:

在回答這一連串的問題前,我要先謝謝 Winnie,她的問題讓我在忙碌的職業婦女日常中,有機會停下來,回顧塵封已久的記憶。那些當時覺得是人生中最大的選擇,現在卻被漸漸淡忘的過去。

我出生在一個台北市的小康家庭,父母與外祖父母都從商,但我的母親非常開明,並沒有要求我或弟弟必須學商,但因為母親那一輩出了一個留美博士、一個留美碩士,剩下的孩子也全都是國立大學畢業,從小她對我們的要求就是至少要讀到大學,科系則視性向發展,沒有強制要求。

圖/Mika on Unsplash

18 年前,媽媽鼓勵我留學中國

我從小就展現比同輩優異的寫作能力,作文常常被老師當作示範材料供全班傳閱,因此高二時面對分組的抉擇,選擇文組根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家中無人置疑。而高三第一次接觸到《世界文化史》,讓我眼前一亮,感覺世界對我打開了一扇窗,因此產生了大學要主攻人文學科的念頭。後來,大學聯考得知自己的分數應該足夠上政大社會系,我理所當然把它當成第一志願。

政大是一間新聞傳播相當有名的學校,我在大學期間選修了許多傳播學院的通識課,攻讀新聞研究所的想法逐漸在心中萌芽。

記得大三下學期的學期末,許多同學紛紛開始準備報名研究所的入學考試,我向母親詢問關於新聞研究所的看法。沒想到我那名有遠見的母親,在 18 年前(即2001年),就鼓勵我去中國攻讀研究所,當時她的理由是:「中國正在發展,讀研究所不如去那裡,畢業後機會也多。」

於是就這樣,我在那個留學中國十分不普遍、還必須到香港參加筆試、到中國參加面試的年代,報名參加了復旦大學研究生院的入學考試,並且順利地在 2002 年以港澳台學生組最高分考進復旦大學新聞研究所。

復旦大學。圖/維基百科

社會學和新聞學的差異,就像數學和物理學的差異

至於社會學和新聞學兩者間有什麽不同,這個問題就像問數學和物理學有哪些不一樣。就理論內容而言,它們是兩個不同的學科,研究重心和著重的知識、技能不盡相同,只是新聞學是一種包含搜集、撰寫、編輯及報導新聞的學科;而社會學是一門使用各種研究方法研究社會的學科,其宗旨是發展一套有關人類社會結構及活動的知識體系,並運用這些知識改善社會福利。

從以上定義來看,社會學比新聞學更宏觀,因為媒體是建立社會體系的一環,而新聞學比社會學更重實務操作,除了理論外還有更多的關於采訪的「術科」需要學習。但兩者也有許多相通的地方,畢竟都是社會科學,探討的也都是人類文明造成的現象與問題,以及如何讓人類社會朝更好的目標發展,所以對我來說兩者並不是天差地別。

從這兩個科系畢業,我除了學習到不同的知識與技能,更重要的是在讀研究所期間,我培養出獨立自主的能力。當年我隻身離開台北,遠赴上海攻讀碩士,這個機會促使我發展出在人生地不熟、沒有家人可依靠的環境下獨當一面的能力。

讀碩士的第二年,我自己找到一家知名上海新聞周刊的實習機會,成為報社裡第一個台灣員工。實習一年後,亦即碩士的最後一年,成功應徵上中國數一數二的中外合資媒體公司──時尚傳媒集團的駐上海編輯一職。

記得當時的導師與系上同學都覺得不可思議。我作為一個沒有任何後台的台灣人,竟然在畢業前就找到工作,而且還是一份很多人搶破頭的工作。當時( 2004 年)在中國工作的台灣人不像現在這麽多,一間有 1000 多名員工的公司裡,我算是非常稀有的少數、也是上海辦公室唯一的台灣人。

就這樣,我正式開啟了長達 5 年、橫跨兩岸的媒體人生涯。

從初出茅驢、對媒體業充滿熱情的小編輯,到意識到平面媒體正在迅速萎縮、對未來憂心忡忡的老鳥記者。2007 年,我 27 歲,入行已 4 年,雖然還是很喜歡採訪與寫作,但也萌發了轉行到公關行銷業的念頭。一方面是我對這個領域很感興趣,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記者本身具有豐富的媒體人脈,轉戰公關業的門檻相對較低,也頗受業界歡迎。

從媒體轉行到公關

為了轉行,我請教了一些成功從媒體轉品牌公關的前輩,他們建議我先把英文練好,這樣才有機會服務歐美品牌的客戶。於是,我在 2008 年成功申請到國際志工簽證,來到英國當了一年的志工,一邊練英文、一邊學習異國文化,為我的轉行之路鋪路(關於我的英國志工心路歷程請參考這篇文章《敢於不同的勇氣──28歲「高齡」的英國志工Gap Year,讓我找到真正喜歡的自己》。

2009 年我完成志工項目回到台灣,果然如願以償進入公關業,服務的客戶也是我當初計劃的國際品牌,人生第一次大轉行算是非常順利,我也很享受新的工作角色,不但和同事、客戶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我帶領的團隊更在公司內部拿下業績冠軍的成績。直到2011 年,我因為結婚必須移民英國,才不得不離開一手栽培我的公關公司。

剛來到英國的第一年,我過的其實並不順遂,原因請參考我寫的《30歳那年,我在英國休「長假」──細述我在英國的「逆境求職」心路歷程》,但在公關顧問公司服務的兩年經驗,幫助我在英國找到理想的行銷業工作,並在 2015 年正式加入英國一間歷史悠久的行銷顧問公司,成為公司裡唯一的華人客戶經理。

我進入職場今年已經邁入第 16 年,在不同地區、領域、產業工作,和來自不同國家、文化的人共事,這樣的經驗讓我領悟到一件事:大學裡讀的科系和未來從事的工作沒有絕對關聯,了解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密切關注時代趨勢、不斷學習新的知識技能,同時最重要的是,培養一套適應新環境的能力。

因為我們所處的是一個變動的時代,如果能在短時間內將自己調整好,不被新的挑戰擊垮,那你的競爭力絕對會比其他人高,何況就算你的職涯是經過縝密計劃的結果,誰能保證你不會在異國 fall in love,從此移居到一個距離台灣十萬八千里的國家呢?

親愛的 Winnie,希望這篇文章有回答到你的問題,更希望我的故事能啟發更多對未來感到迷惘的年輕朋友。

最後,我也想鼓勵你:人生 20 歲到 30 歲是我認為的「黃金十年」,請給自己多一點機會、少一些包袱。

圖/Clever Visuals on Unsplash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Mael BALLAND on Unsplash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