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完美瑞典客戶,與他們眼中的「基本人權」

我的超完美瑞典客戶,與他們眼中的「基本人權」

說到瑞典,你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是什麽?

70 年代叱咤風雲的瑞典國寶樂團 ABBADIY 家具之王 IKEA?平價時尚的代表 H&M?以安全性能馳名於世的頂級汽車品牌 Volvo?還是全球公認的超高所得稅?

我很幸運地在 4 年前換工作到目前服務的整合行銷公司,開啟了我和瑞典的不解之緣,因為我最主要的客戶,是《富比士》雜誌評鑒 2018 年世界最佳公司(The World's Best Regarded Companies)第 24 名的一間知名瑞典企業。

4 年中我的團隊除了架設和維護客戶的網站、做各種大大小小的視覺設計、拍攝企業宣傳影片、籌劃各種大小規模的展會,還在兩年前比稿成功,正式拿下該企業內部最大的活動主辦權,經過 18 個月的籌劃,在今年將活動順利舉行,並在上個月再次比稿成功,得到該活動下一屆的主辦權。

這些和瑞典客戶緊密合作的經歷,讓我對瑞典人的思考方式以及民族性產生深刻的了解,主要顯示在以下我的四個觀察中:

一、性別平等,舉世聞名

瑞典是世界公認性別最平等的國家之一,整個社會的制度建立在公平法則的基礎上,以確保每個人無論性別,都有權工作並維持自己的生活,保持事業和家庭生活的平衡,並且在生活中無須擔心會遭到虐待或暴力的侵害。

性別平等不僅意味著男女雙方在社會各個領域都能獲得平等的資源分配,來自各個性別的意見也都能受到重視,以促進社會整體的進步。

長年努力下,瑞典在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年度《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性別差距評級表上始終保持世界前 4 名的高位。

反映在工作中,客戶的公司在全球一共有大約 100,000 名員工,其中男女性別比非常平均,就我這個項目的 Project Team 來看,決策者以女性居多,技術面則以男性為主。

有一個健全的社會福利制度,難怪我的瑞典客戶無論有沒有結婚,全部都有至少一個孩子,因為對他們來說,生不生孩子、生幾個孩子是一種個人決定,而不是在衡量了經濟壓力與收入後的妥協。圖/Shutterstock

二、高福利國家,人人生得起孩子

瑞典擁有一套涵蓋廣泛的福利體系,目的是在促進工作和生活之間的平衡,而這也是瑞典成為全球性別平等領袖的一個重要因素。

性別平等加上高福利,造成瑞典的生育率高逹 1.88%,僅低於法國的 1.92%,成為全歐洲生育率第二高的國家,如此高的生育率,背後支撐的正是完善的育兒假制度。

在瑞典,生育或收養小孩的父母可以共同分享 480 天的育兒假。育兒假可以按月、周、日甚至小時來使用。而在育兒假中的 390 天中,父母可獲得薪水的 80 %,而剩下的 90 天,每天補貼 180 瑞典克朗(約台幣 617 元)。為了鼓勵男女雙方都使用育兒假,政府還鼓勵平分育兒假的父母,可以額外獲得每天 50 瑞典克朗的免稅獎金,最多可領取 270 天。更猛的是,即使沒有工作的父母也享有帶薪育兒假

此外,瑞典在 80 年代就頒布了《同居法》,承認同居關係的法律效力,並以明文規定相關的權利和義務,保障了國民的非婚同居生育行為,讓許多不想結婚的 couple 也能無後顧之憂地生孩子。

有一個健全的社會福利制度,難怪我的瑞典客戶無論有沒有結婚,全部都有至少一個孩子,因為對他們來說,生不生孩子、生幾個孩子是一種個人決定,而不是在衡量了經濟壓力與收入後的妥協。

三、組織平面化,沒有特權的職場

瑞典企業普遍走扁平化管理,目的是使企業的決策層和操作層之間的中間管理層級盡可能減少,以促使企業快速地將決策權延伸企業生產的最前線,進而提高企業效率。這種富有彈性的新型管理模式,摒棄了傳統金字塔型管理模式的許多問題與矛盾。

我們公司作為客戶外包的 marketing agency,雖然不是直接的受雇於這間在全球 18 個國家都有設點的跨國企業,但仍深切感受到其平面化管理的組織文化。譬如我和客戶間的溝通幾乎都是直接向客戶高層報告,而對方有任何問題或需求時,也是直接和我們團隊裡各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聯絡。簡化後的溝通渠道,不但可以避免科層制常見的溝通不良問題,在執行複雜的大項目時,也直接提高了團隊的效率。

平面化的管理方式也反映在「沒有特權」這一點,其中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初次和瑞典客戶去活動場地勘景時,得知我們簽約的飯店可提供幾間 VIP 房間,所以我遵循以往辦活動的經驗,建議將這些房間留給企業高層,沒想客戶的反應竟然是:「為什麽?最好的房間應該是留給最辛苦的人,譬如妳。」

我從 2009 年起從事行銷公關業,還是第一次聽到客戶這樣說,除了感動外也很震撼,心裡忍不住對瑞典這個國家豎起大拇指。

這種「沒有特權」、「做事比做人更重要」的觀念也貫徹在整個活動企劃的宗旨,客戶總是提醒我們要以參與活動的來賓為思考重點,所有的規劃應該圍繞在他們的需求上,品牌本身的形象或企業高層的想法反而是其次。

大部分的瑞典人都會把握夏季的時間度假。圖/Shutterstock

四、完全的 work-life balance

每年大約 7 月中起到 8 月底,是我們團隊的淡季,因為瑞典客戶在每年的 7、8 月間有 5 個星期的假,整個企業呈現幾乎關閉的狀態,我們所有的工作在這段期間也暫時停擺,算是間接「被迫」和客戶一起「放假」!

因為瑞典是高緯度國家,冬天不但比地處一般緯度的國家長,冬季的日照時間也非常短,大約下午 3 點左右就會天黑,能從事戶外活動的時間非常短,因此大部分的瑞典人都會把握夏季的時間度假。

許多瑞典人會在瑞典眾多的小島中置產,買一間專門度假用的 summer house,在夏季的長假中使用。我曾利用工作的空檔造訪哥德堡附近的一座小島,親身感受島上的悠閑與寧靜,島上除了完全杜絕車輛,店家也少到只有一間雜貨店和一間餐廳,家家戶戶都有個大花園,門口也都停了一艘船,島上很安靜,居民不是在做園藝,就是出海乘風破浪去。

需要上班的日子,客戶的公司為了提高員工的效率,讓員工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最多的工作,除了實施彈性工時制,讓員工可以兼顧家庭需要,自由調整上下班時間,還特別將午休時間設定在專家計算過的 42 分鐘,目的就是避免員工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在午休上,所以能如期完成工作而不需要加班;因為對瑞典人來說,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保有私人的時間也很重要

客戶來自比我所處的英國職場還重視 work-life balance 的文化,自然能用同理心看待所有外包的 agency 或 supplier,所以絕對不會要求我們必須 24 小時待命,反而曾有過因為知道我們團隊中有人正在休假,而自動延後 deadline 的記錄──如此「佛心」,絕對是所有 agency 夢寐以求的完美客戶,但在瑞典人的價值中,這就是基本人權而已,不是什麽天大的恩惠。

能和瑞典客戶合作是我 marketing 生涯中最幸運的事,他們講求公平、對事不對人的工作態度、對職場文化的理解、對私人時間的重視,都為我樹立了一個代理商與客戶關係的新典範。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