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別人的傷痛當商標,只是一種設計?──如果「慰安婦」有標誌,並被歐洲店家「挪用」⋯⋯

把別人的傷痛當商標,只是一種設計?──如果「慰安婦」有標誌,並被歐洲店家「挪用」⋯⋯

上周五(9月21日)我在 BBC 的網站上,看到一則和台灣相關的新聞,頓時眼睛一亮,因為通常台灣有機會躍上「國際媒體版面」,都是因為颱風或地震等天災,難得有一則和天災無關的新聞,讓我覺得非常好奇。

然而點開新聞後,內容卻讓我既震驚,又有點爲台灣感到汗顏,原來這則〈台灣一理髮店以納粹標誌做招牌?爭議點是什麼〉的新聞事件主角,是一家新竹理髪店的老闆,因爲使用了與納粹德國的十字標誌非常相似的符號作為 logo,因而遭到廣大的輿論批評。包括德國在台協會與台北猶太中心在內,都公開表示應該儘快移除該標誌,導致原本一度堅持不肯換招牌的老闆,最後終於在輿論壓力下,將受到爭議的 logo 撤下。

不只是德國,歐洲人全都小心翼翼的「超敏感議題」

當下映入我腦海裡的,是許多年前我和當時還是男朋友的讀者先生一起去墾丁旅遊,當他看到墾丁大街上販賣紀念品的小店裡,竟然有賣納粹標誌的徽章時,那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當時我還沒有移民英國,雖然知道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歷史、不清楚厰商生產徽章的目的,也不確定誰會想買這個具有負面意義的玩意兒,但對讀者先生強烈的反應,依舊不能完全理解,心想: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現在的我在英國生活了 8 年,當我看到 BBC 那則新聞時,心情就像當年的讀者先生,除了 shock 以外,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

納粹主義和它對近代歐洲造成的歷史傷害,對整個歐洲來説,一直到今天都是個超級敏感的話題,不僅政治人物在談論這段歷史,或是發表和它有關的言論時都必須特別小心,避免踩到「反猶太主義」(Antisemitism)的紅線,一般稍有常識的人在提到這段歷史時,也會特別留意自己的措詞。

除了因為在歐洲許多人的父親、祖父,或者曾祖父都曾為了這段歷史被迫走上戰場、對抗納粹德國,有人犧牲了生命,有人受到了重傷,即便平安從戰場上回來,這段經驗對他們來說仍是很慘痛的回憶;而對猶太人本身的衝擊就更不用提了,納粹對他們的傷害不管過了幾個世代都不可能減輕,因此在歐洲,「納粹」這個名詞,可說是最具高度敏感性的兩個字。不要説用納粹的符號來當做自己的 logo了,任何和納粹沾得上邊的元素,業者絕對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不僅如此,這股對待納粹議題小心翼翼的社會氣氛,還擴大到對「反猶太主義」的徹底反對,最經典的例子就是英國工黨領袖柯爾賓(Jeremy Corbyn)──他因為遭人質疑支持「反猶太主義」,不但政治生涯出現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聲望跌到谷底,工黨最大的私人支持者之一更因此表示將不再資助工黨。

所以當一個理解歐洲文化背景與歷史脈絡的人,看到台灣竟然有店家異想天開,用和納粹標誌非常接近的符號作為 logo 時,內心的不解與震驚是可以想像的。

英國工黨領袖柯爾賓。圖/1000 Words@Shutterstock

「換位思考」:當事件切身相關,還「白目」得起來嗎?

當然,我也必須承認,造成台灣人對納粹主義和反猶太主義如此不敏感的結果,除了對歐洲歷史的不熟悉,與自身的關聯性之強弱,也是原因之一。

舉個例子來說,歐洲人對慰安婦的歷史了解程度,普遍不如台灣人高;即便有涉獵這方面的知識,也可能因為距離較遠或是沒有直接受到影響,造成他們比較不會像我們一樣高度重視這個議題,因此相較之下,「慰安婦」這個名詞在歐洲社會被討論的機會,遠遠不如在東北亞高。

話雖如此,如果「慰安婦」有一個標誌,卻被一位歐洲人用來當做自己品牌的 logo,一定也會被我們視為是「無知」、「白目」、缺乏「跨文化敏感性(Intercultural Sensitivity)」吧!

本來東西方文化就存在著很大的差異,加上距離遠、接觸少,雙方不熟悉、不理解、不習慣,本來就是可以預知的事。這也是為什麽人們常常在説建立國際觀有多重要,因為國際觀讓你在面對來自外來文化時,能馬上轉換立場,懂得用不同的角度思考,而不是硬把衡量台灣的那把尺套用在全世界。

再舉個更經典的例子:相信許多台灣人都有在國外被西方人誤會成泰國人的經驗,因為許多不了解東亞文化的西方人根本不知道台灣在哪裡,一聽到 Taiwan 就直接和 Thailand 產生連結,甚至不知道台灣人説的是中文,以為我們的官方語言是泰文的大有人在。

你覺得這様的外國人很糟糕嗎?你認為他們是井底之蛙,連台灣和泰國都分不清楚嗎?那麼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還在覺得用和納粹的標誌很接近的符號當 logo,「只是一種設計」,那你在大部分歐洲人的眼中,也是這個層級。

至於該如何建立國際觀,我認為和出國沒有絕對關係,多讀一點世界史、多看一些國際新聞、多留意地球上正在發生什麽大事,對我來說這些才是建立國際觀的方法;説穿了,就是對這個世界多一點好奇心,然後在接觸不熟悉的外來文化時,能多一份同理心,不要做出「把別人的傷痛,當成自己的商標」這種粗暴又無知的事。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匈牙利布達佩斯的多瑙河畔之鞋雕塑,紀念二戰大屠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