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街頭還在飛車潑酸,英國警方卻忙著取締休息的街友?──最高開罰 1000 鎊,《公共空間保護令》究竟「保護」了誰?

當街頭還在飛車潑酸,英國警方卻忙著取締休息的街友?──最高開罰 1000 鎊,《公共空間保護令》究竟「保護」了誰?

現代社會的隱憂:法律應該是維持公平正義的工具,但執法人員卻選擇「柿子挑軟的吃」?

上周一(5月21日)全英國還沉浸在哈利王子和美國女星梅根的「皇家婚禮」,卻傳來一則 RT 報導:一名街友在露宿街頭時,因為路過的孩子出自善意,在他的睡袋裡投了 2 英鎊,而被罰款 105 英鎊;而另一名街友則是因為在街頭乞討食物,竟被判入獄服刑 4 個月。

無家可歸、連食物都買不起的街友被開罰,和皇室大排場、受全球關注的婚禮消息成為強烈的對比。

當然,世界本來就不是公平的,我們花再多的筆墨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但我覺得有必要討論一下,究竟是什麼様的法律,給了政府取締流落街頭這  種「罪」的權力?

上街乞討、露宿街頭,最高開罰 1000 鎊──「荒謬而不人道」的新規定

這兩個案例的法源根據,是英國在 2014 年通過的《公共空間保護令》(Public Space Protection Orders,簡稱 PSPOs),不少街友認為 PSPOs 讓他們倍感壓力,必須時時注意只能在監視器看不到的地方休息,而部分輿論也認為 PSPOs 似乎成為地方政府驅趕街友的「武器」,讓本來就已經是社會底層的弱勢團體再次遭受霸淩。

看到這裡,不知你的直覺反應是什麽?我個人覺得向街友開罰單實在有夠「經典」,完全是責怪被害人(victim blaming)的代表。因爲街友的出現,其實反映出一個結構性的社會問題,它可以是極度的貧窮所致,或是精神疾病或心理健康失調衍生的結果,但並不是出自個人選擇的生活方式,或是反社會行為的表現。

如果今天有人決定上街乞討或是露宿街頭,政府應該要積極想辦法解決這個社會問題,而不是異想天開地向這個社會問題的產物開罰。

報導還指出,自從《公共空間保護令》在 2014 年正式上路,至今已有至少 51 名街友遭到罰款,金額最高爲 1000 英鎊(約台幣 4 萬)──難怪引起英國慈善團體的抨擊,指控這項法令「荒謬且不人道」,絕對有調整的必要。

到底《公共空間保護令》的內容是什麽?簡單來說,它是地方政府用來限制某些在公共空間發生的「非犯罪行為」的一條法律,前提是這些在公共場所發生的行為必須符合「嚴重影響到附近居民的生活品質」的條件。譬如:一群人在公園裡飲酒作樂、大聲喧嘩,或遛狗人士讓愛犬在公園裡的兒童遊戲區任意便溺等行爲,都算是在《公共空間保護令》規範的範圍内。

「開車不要滑手機」──只要沒有「手持」,仍然可以使用?!

圖/wikipedia

《公共空間保護令》的立意雖然很好,但許多人批評這條法律有將街友或其他類似的弱勢團體視為 soft target 之嫌,就像柿子要挑軟的吃,地方政府在開罰時似乎也刻意挑選容易被取締、且社會資源不多的人開刀。

這也讓我聯想到不久前英國政府為了杜絶駕駛人在開車時使用手機,修改相關法規,但新法規嚴格的程度令人咋舌,有些甚至不太合情理,譬如開車時全程禁止「手持」行動電話或衛星導航裝置,而「全程」的定義包括:

-  停紅燈時(蛤?)
-  塞在車陣中時(蛤?)
-  停在路邊但沒熄火時(蝦密!)
-  監督 learner driver(持有學員駕照但還沒通過路考、未取得正式駕照的人)上路時(這算唯一比較合理的規定)

換句話說,只要引擎是啟動著的,就不能「手持」行動電話,唯一的例外是打緊急電話(999)。

我的英國朋友最近就因為在開車時將手機從飲料架上移到座椅上,雖然手機連用都沒用,就被警察拍了照,當場被開單罰款 200 英鎊,加上駕照扣 6 點(扣滿 12 點就會被吊銷駕照)──注意到了嗎?這個新法規的關键字是「手持」(hold),而不是使用。

而且不同於其他的交通罰單,開車時因為手持電子產品而遭到取締,這類型的違規不得上訴!這在幾乎所有交通違規事件都能上訴的英國,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現象,充分展現有關當局要徹底執法的決心。

儘管規定如此嚴格,但由於這個新法規僅限於「手持」電子產品,也就是説,如果你使用了汽車専用手機支撐架,只要你的手沒有「拿著」手機,不管你是要傳簡訊、滑臉書、看 YouTube 影片、玩自拍……,全部都不算違規!因此許多人都批評這個新法十分荒謬,而且根本本末倒置。

小結:法律是維護正義的工具,而非霸凌弱勢的武器

當全英國各地潑酸飛車搶劫事件曾出不窮(請見〈潑酸搶劫、持刀攻擊、飛車搶手機,英國治安怎麼了?──旅人們請認清現實、學習自保〉一文),英國政府卻還在忙著取締露宿街頭的街友,或是放任超速的車輛繼續違規,卻嚴格取締不小心在開車時移動了手機位置的駕駛人,人民不禁要問:政府是不懂得孰輕孰重,還是真的「柿子挑軟的吃」?

這個現象相信不是英國獨有,而是現代社會的集體隱憂,畢竟法律應該是維持社會公平正義的工具,不該淪為執法人員霸淩社會特定族群的藉口。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